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遇龙(中)

第二百八十九章 遇龙(中)

        楚先生这才说:“王爷,是妖族出事了,妖族内与我们有联系的妖,递了信过来,说是……说是龙君苏醒了!”

        “什么意思?”齐王心一沉,知道不好,却有些不解的皱眉。

        楚先生擦完了血,脸色还是有点青白:“所谓的龙君,并不仅仅是指龙,更不是靠武力强压万妖。”

        “当年的龙君,能号令万妖,靠的并不仅仅是实力,还有着一项权柄,能让它呼风唤雨,真正能主宰旱泽。”

        “现在这权柄重现,虽依妖族的感应,不及以前十分之一,但也意味蟠龙湖的小龙,渐渐得到了承认,已开始成为龙君了。”

        “龙不是本来就能呼风唤雨……”齐王随口说着,说了半句,立刻醒悟过来。

        龙呼风唤雨是传说,但是现实里一旦真有这种存在,这太可怕了。

        朝廷命脉,全依靠农业,而龙君能对它影响,就是直接影响国运。

        “为什么发生了这事?”齐王惊怒不已,在房间内走着,猛回身看向楚先生:“可据本王所知,妖族与朝廷,都不愿让幼龙成为龙君,它之前醒来时间也不长,更不曾出过水府,没有朝廷册封,怎么会突然就拥有这样的权柄,开始被上天承认了?”

        “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说这幼龙,天纵奇才,更有天时地利人和,能在醒来后短时间内崛起,倒也说得过去。

        但妖族对幼龙恶意满满,支持幼龙成龙君的妖族只是极少数,更多的是早就习惯了各自为政,还有与自己这样的皇族联合,打算以后能正大光明受到敕封。

        这样与人类势力联合,光是齐王猜测就不止是一批,妖族也喜欢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怕是除了自己,暗地里还有着别的扶持之人。

        朝廷也一直都没有给幼龙册封,更不曾在各地建立新的神祠来增加香火。

        以上这些,足以说明幼龙醒来后处境很不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也不积极,似乎是个怂货,无论怎么样诱惑,都从不曾出过水府,这样的话,除了似乎接受过传承,再无助益,它是怎么得到上天承认?

        齐王满腹不甘,怎么想都想不通。

        楚先生见他又脸上带上了焦躁,顿时也不敢随意插话了。

        毕竟齐王每当这样状态时,脾气都是很差,听不进话去。

        “王爷,沈先生到了。”就在这时,外面的人忽然通禀。

        这位沈先生,乃是齐王笼络到手的一个炼丹士。

        因着身份缘故,平时几乎不会出现在齐王以及齐王臣子面前,唯有遇到一些非常重要还涉及到妖族事时,他才会到。

        齐王刚才就已起了要将此人叫过来商量的心思,倒没想到他竟直接来了。

        “请他进来。”对这样的人,齐王的脾气往往显得好一些。

        片刻之后,一个身材消瘦,个子很高,给人的感觉颇有些松竹之姿的人,就从外面走进来。

        一系青衫,三十余岁,白面短须,相貌平庸,此时走进来,见齐王表情仍有些不好,一礼:“见过王爷。”

        “沈先生,你既是来了,应是也听说了万妖令出现,龙君觉醒的消息了?”

        “回王爷,在下自是因此而来。”

        齐王也懒得再去书房议事,索性就让他们各自在椅子上坐下,他也坐在一把椅子上,问:“沈先生,难道我们的计划,就要取消了?”

        “王爷,龙君既已觉醒,再想扼杀就难了,除非立刻动手,方还能有一线可能。”

        “不仅要立刻,而且它既是觉醒,有了上天认可,若要除去,怕要王爷亲自去,这样才能成功,也可顺势得了它身上的天眷。”

        “王爷,这事或还是个机会。”

        沈先生的话,倒让齐王心里一动。

        他自是知道并相信天眷的重要,自己能投胎成皇子,就是天眷,天眷真能达到一定程度,就是立刻造反都能成功,因冥冥之中,自有助力。

        但去蟠龙湖,就得出京,而诸王想要出京,可不太容易,不仅会被一些朝臣反对,而且父皇里,恐怕也会起了疑心。

        但若办成此事,好处太过诱人。

        齐王想了想,就说:“那我明天就向父皇请求出京。”

        皇宫

        戒备森严的宫殿里,一个穿着道袍的男子正拧着眉,看着炉火,就是当日检查苏子籍血脉的炼丹士。

        熊熊的火焰晃动,火光将他的脸衬托得更冷漠。

        笑起来的时候给人感觉阴冷,不笑的时候则是冷漠,但这人也不是个孤家寡人,跟着他进了皇宫的弟子就有两个,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孤儿出身,从几岁时就收了,带在身边,面对他们时,这道人的神情往往要稍稍柔和一些。

        虽这差别在外人看来并不大,两个道童也很怕自己的师父。

        “知道为师现在所炼的,是何物吗?”收回目光,见两个弟子都瞅着,他忽然开口问。

        “弟子不知。”

        “还请师父教导!”

        两个弟子立刻恭敬说。

        道人点点头,指着这丹炉:“为师正在炼的乃是藤原丹,补中益气,凡人服之益精填髓,尤利小儿,必须以妖丹炼之……”

        “是摸索出来的三个有效丹方之一。”

        “有了它,我等炼丹士,才不是乡间野巫之流,而能登堂入室,被皇帝所重。”

        “啪!”就在正说着时,殿内突然传来一声脆响。

        不仅是道人听了停下了,两个道童也吓了一跳,忙看过去。

        “不好!”道人目光一扫,突然落到一处,立刻就急匆匆走了过去,竟是连丹炉也顾不上了。

        就见那声音来源处,有着一条衔珠的玉龙雕像,而刚才一声脆响,恰是这玉龙嘴里衔着的珠子突然落地了。

        这珠子与龙乃是一体雕成,莫说是这样突然落珠了,就是遇到地震,多半也是摔得整体碎了,而不该是一颗被该牢牢衔在龙口里的珠子单单掉落下来。

        “这玉龙本是龙君,这等异象,莫非是……”道人虽并不精通此道,但有真本事的炼丹士,自然也不至于和乡野骗子一般,半点不会只靠蒙人,而且这本是大魏对应龙君的雕像,自有神妙。

        只稍一凝神,就能占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