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状元

第二百八十一章 状元

        大学士在走出御书房,从托着锦盒的男子身侧走过时,一股阴寒,使他心里打了个突,没敢停留,更没敢多想,更快出去了。

        御书房内,皇帝坐回到龙椅,过了一会,才对赵公公说:让他进来吧。

        是。赵公公忙躬身出去,对等候在外面有一会的炼丹士使了个眼神,炼丹士就跟着进来。

        皇帝问:如何?

        炼丹士答:请皇上您一观便知。

        说着,就从锦盒里小心翼翼取出玉盘,呈了上去。

        送到面前,炼丹士又忙后退几步,这才恭敬叩拜,再起身站好,不说话了。

        皇帝看着面前摆着的玉盘,拉下黄缎,就看见洁白无瑕的盘底有一幅图,看着还算清晰。

        虽不及测试时悬浮虚影来得震撼,但皇帝曾经见识过多次虚影,现在年纪衰老,早就只喜欢凡事看到结果,而不亲自监督过程了。

        这最终的图,就是一条明显在雷鸣中受了伤的小龙。

        想到之前殿试时外面异象,皇帝对血脉疑心渐去,可别的疑心又渐起了。

        皇上,臣和赵公公全程监督,还有三位殿内人记录,苏子籍的确是前太子血脉无疑。持玉盘炼丹士说着。

        结果如此,倒去了我的心病一件。皇帝点了点头:这次测试,你回去后就记录入档。

        想了想,又说着:记录在密档上。好了,下去吧。

        臣告退。持玉盘的炼丹士,将玉盘重新放回锦盒,小心翼翼捧起,躬身慢慢退了出去。

        直到御书房内只剩下了皇帝与赵公公两个人,皇帝才突然说:听闻苏子籍的妻子在去棋馆参加棋赛的路上,遇到了袭击?连我的宝贝女儿新平也受了惊,可有此事?

        赵公公是临到御书房才接到消息,本想着一会就禀报皇帝,没想到皇帝竟比他得到消息还快,这时突然被问起,就是一惊,连忙应是。

        这事,奴婢也是刚刚才得知,已吩咐了人去查探后续情况。

        这话说完,御书房内就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皇帝微微蹙着眉,来回踱步,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赵公公偶尔抬头偷看一眼,就忙收敛了,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

        皇帝沉吟良久,终于又踱步坐了回去,再次看起了苏子籍的文章,这一看,又体会出几分来。

        看似和会试时差不多,其实隐含的那种气韵更足了,几乎让人无懈可击,摘减不了一字。

        不想他有如此文才。

        皇帝最终手指点了点,说着:能胜过这文章的,的确没有,就点他当这一届状元吧!

        提笔就在卷子上头空白处,御笔亲批了甲这一个字,到时送回到考官去,那边的人自然就明白自己是怎么样的意思。

        他握着笔的手,现在已有些不稳,本想着在上面写个姬字,临下笔,突然之间莫名其妙有一阵厌恶,又丢下了笔。

        起身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眼前浮现出苏子籍风华正茂的模样,沉吟良久,对赵公公说:让永安宫的女官进来。

        赵公公立刻应是,悄无声息退了出去,片刻就带着女官重新入内。

        皇帝此时虽心情烦躁,但看到永安宫的女官,还是勉强压下了,淡声:这卷子,你且给皇后送去。

        是。见没了别的吩咐,女官立刻应声,接过卷子,退出了御书房。

        永安宫

        娘娘,天色不早了,可要用膳?朝霞轻声问着倚靠在榻上的女子。

        皇后淡淡说着:暂时不必,先让人温着吧。

        是!朝霞见皇后明显在等着去了御书房的女官,忙退了出去。

        朝着门外也张望着,终于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回来,朝霞忙上前,低声说:娘娘心情似是不好,你一会说话,可得小心一些,万不可再让娘娘不高兴了。她难得这几日吃得多一些,睡得也好一些

        回来的这位女官,点头:我晓得,这次我带回的消息,应该能让娘娘开怀。

        娘娘似乎很看重这个苏子籍的少年,现在如愿得了状元,皇上不仅不怪娘娘关心前朝的科举取士,还特意将卷子也一并送来,这得是多大情义。

        这样想着,女官就捧着装有卷子的匣子,走进了内殿。

        见了皇后,就将匣子呈上,禀告:娘娘,这是皇上让奴婢带回来给您看,苏子籍已被钦点为状元,这里装的就是他的殿试卷子。

        皇后没有如她所料露出欣喜,而是若有所思的接过,抽出了卷子,只看了一眼,在甲字上转了转,就又放下,问了一句:皇上还有别的话么?

        女官有些不解,但还是回答:回娘娘,没有了。

        好,我知道了,东西放下,你出去吧。皇后淡淡说着。

        女官只能退下。

        等殿内只剩下皇后一人,她神色一变,脸色气的煞白:状元,状元算什么,仅仅是个臣子。

        哼,到了这时,你还不肯给他一个名分,你也太让我寒心了。

        说完这话,皇后又自己笑了,只是笑容带着嘲讽,还夹着一丝苦涩。

        空空的宫殿内,只有不远处的烛光,随风闪烁,似是在嘲笑着她残存的天真。

        事到如今,我竟还会对他抱有期待。她慢慢摇着头:果然,他的那些花言巧语,还是让我有了一丝动摇,我竟真的相信他后悔了。

        皇上到——就在她冷笑着时,忽然听到永安宫宫门口有人喊了一声。

        这就像是一个开关,让原本沉寂的宫殿内,一下子活了起来。

        无论是外面的太监宫女,还是这整座宫殿,都仿佛因整个国家主人的到来,而生出光彩来,但往日还陪着一起表演的皇后,却突然觉得倦了。

        她淡淡蹙眉,只慢慢踱步过去。

        有女官从外面进来,提醒:娘娘,皇上带着几个人到永安宫了,已到宫门口。

        那就随本宫出去迎驾吧。皇后冷淡地说着。

        虽说帝后十几年都是关系冷淡,但表面上二人都彼此保持着该有礼敬,皇后只是不出永安宫而已,但皇帝来了,她或称病不见,见了也会客气。

        唯从前段时间,二人的关系破冰,整个永安宫,就仿佛一下子从奢华冷宫,重新恢复了皇后宫中该有的气氛。

        此时见皇后态度冷淡,女官张嘴想劝什么,到底还是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