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又有何兆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又有何兆

        这次雷光的威力,相比之前,直接减弱了三分之一,别看只是三分之一,立刻让龙宫的防御压力骤减。

        “天劫已在减弱,撑住,都撑住!”贝女惊喜交加,尖叫着。

        听到她这一声的妖兵,齐齐怒吼出声,不顾身体极限已到,疯狂朝着大阵内输入力量。

        如果不能撑到天劫结束,任由天雷不断轰下,不仅龙君可能身陨,龙宫毁了,它们也要重新丧失力量,成为没有力量和智慧的虾蟹,已经尝过了苏醒之后重新为妖的滋味,怎么能任由龙宫被毁?

        唯有拼了,才有一线生机!

        京城·永安宫

        永安宫这段日子,明显变化不小,皇帝近期屡次赏赐,并且还屡次到皇后处坐坐,哪怕有时并不说话,只是各作各事,偶然看了一眼。

        可今日,殿里依旧是静悄悄,侍女太监行走都悄无声息,因皇后娘娘今天明显心情不好,在净室内独自待着,这些做奴婢的自然也因主子的心情而表现出自己的喜怒哀乐,皇后娘娘这样,自然不敢欢笑嬉闹。

        “请保佑我孙苏子籍,让他能考取状元,更能回归姬姓,名列玉堞……”在唯有一个蒲团的净室内,皇后正面对小窗,朝着窗外昏暗的天空祈祷。

        仿佛是为了回应,原本一声高过一声的雷声,在慢慢弱下来。

        但风,却越大了,种的青竹在风中瑟瑟抖动,黑沉沉的天穹,依旧尚未完全消散。

        大殿·殿试

        “咳咳!”苏子籍再次感觉到一股腥甜涌上来,勉强又咽了,又突然觉得心口一疼,闷哼了一声,这次再没忍住,以拳抵口,轻轻咳嗽了两声。

        虽声音不大,可在这安静得能清楚听到写字声的大殿上,立刻就引起了礼部官员们跟附近考生的注目。

        殿试是由大学士跟礼部负责,一个是主持者,一方则监管考试的人。

        虽到了这种地方,敢于作弊的人已万中无一,但为了避免有人铤而走险,这些礼部官员时不时就会在下面转上几圈。

        苏子籍出的声音,自然就引起了一个官员的注意,他缓步走来,就停在苏子籍的身后默默看着。

        见别人都已在草稿纸上书写了许多,苏子籍却只写了寥寥几行,就在心中咦了一声。

        “难道苏子籍是徒有虚名?或身体欠佳,暂时并无灵感?”

        若真是因身体原因而没有灵感,写不出好文章,那这会元,怕最后得一个二甲的进士都是运气好了。

        官员正诧异着,突见暗暗觉得可惜的苏子籍神色一松,喘息了下,笔就动了起来,甚至都不必思考一样,用笔如神,所写内容,字字珠玑。

        官员也是二甲进士出身,又因身为礼部官员,见识过几场殿试,苏子籍这一奋起,立刻就让他也松了口气。

        “看来,是我多虑了,刚才只是这苏子籍在思考,并无异常。”

        既无异常,哪怕对这苏子籍所写文章看得入神,也不好一直站在这里,不一会,就只能离开,去别的地方转了。

        “咦,难受消解了不少。”苏子籍惊讶的感受着:“刚才似乎有针刺我的心一样,本以为难受加倍。”

        “不想反而难受立刻消减了不少。”

        “这是何故?”

        不过这时来不及多思考,现在比刚才好受了许多,脑海也重归清明,不敢耽误时间,立刻快书写。

        到了现在的水平,但凡是身体无事,没有突事件,不过是殿试的题目,自然不会让他有任何为难。

        甚至都不必思考,文章就能信手拈来。

        整个殿试,只剩下二百余考生,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只听沙沙的书写声,但方才春雷骤响时就惊动了的俞谦之和刘湛,已在京城一处聚头。

        二人平时在外人看来,都自有气度,不说仙风道骨,也是从容不迫,但此刻都微沉着脸,同时立于屋檐下,抬头看着天空之云,如走蛇,如盘龙,变化中透着诡秘与玄机。

        这时,一丝黑气,混入搅动云中,令本就风云变色的天空之景,更是诡秘。

        刘湛微微变了色:“有人竟然敢在这种天机变化时,施法魇镇龙气,这是疯了么?”

        “俞真人,你怎么看?”

        俞谦之也紧锁了双眉,死死盯着,这天机越乱了,还夹杂着魇镇的气息,虽在他们看来,这魇镇之术无论多强大,都是跳梁小丑——在天机运转时试图阻碍天意,镇压龙气,这是找死!

        可这人偏偏就是这么胆大如斯,真这样做了,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让俞谦之心中弦绷得越紧了。

        “咦,感觉这等胆大妄为,死是肯定了,还祸及其家族或势力,可也导致天机偏转了,就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变数!”

        施术的人是必死无疑,自己这般活着的人,又该怎么办,刘湛面对这情况,与俞谦之面面相觑,都叹一口气。

        “可惜,我们不精于天机术,实在看不清。”

        “要是萧怀慧在,或者惠道能出山就好了。”

        可惜的是随萧怀慧的赐死,让桐山观一脉受到了严厉打击,十七年过去,到现在桐山观还没缓过这口气,逼的这代的观主惠道,下令永毁天机术,使得后辈求当奴才而不可得。

        郊区一处山岗上,风雨侵袭,并没有让谢真人衣袍有任何影响,仍是干爽,风卷衣摆袍袖,呼呼作响,他从容立着,抬头望天。

        看到和刘湛二人所看的景象时,也只是若有所思而已。

        而在御书房内,皇帝却在接见治水的钦差罗裴,皇帝静静听完罗裴述职,淡淡说:“你终于回来了,你说的临新、文崖二处坝,不仅仅你有述职,朕也派人去查看,坝高石坚,询之河道衙门,可为数十年基业。”

        皇帝说着,望了一眼,罗裴出京时,尚是一派雅致,只有零星白,有大臣体面,现在脸色蜡黄,满是皱纹,白更已过半,不由得心里一动:“你这干的很好,朕稍后会有恩旨,只是你说的龙女册封……”

        罗裴得了皇帝赞许,叩谢恩,却说:“皇上昼夜宵旰,臣怎敢言累?而且要说辛苦,臣也比不上祁弘新——只是龙女册封,事关重大,还请皇上决断。”

        顿了一顿,又大胆的说着:“皇上,正因为她是龙女,而不是龙君,因此此事可有作为。”

        皇帝还是沉吟不决,挥手让罗裴却步躬身退出,也咳嗽了一会,又端茶抿了几口,润了喉咙,方觉得好些了。

        听着窗外雷声雨声仍不停歇,他若有所思推开了窗,亦抬头望着,片刻喃喃:“朕一直心神不宁,烈风迅雷,予朕又有何兆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