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前魏龙子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前魏龙子

        曹易颜上了牛车,就闭目养神,想到刚才听到的话,心中若有所思。

        “苏子籍的客卿,被林玉清的人打了?”

        “虽说这二者一个是郑朝的太孙,一个是林国的宗室公子,都是皇亲国戚,两国也有着敌视,但连齐、蜀、鲁三王都试图拉拢过林玉清,苏子籍难道不拉拢,反要结仇?”

        “哦,又或是为了给太子报仇,被林玉清的人察觉到了?”

        “我得到的情报无错的话,郑朝太子还在时,不仅有贤名,也有才名,与林玉清关系不错,甚至庇护过林玉清,出入甚密。”

        “只是郑朝太子出事,林玉清沉寂一段时间,再出来就是与贵女贵公子多多来往密切了。”

        “这些年,几乎没有人记得京城当年的故事。”

        “难道这二人,在我不知道时,已经有了暗斗?”

        曹易颜出去时,就已交代了人探查此事,自获得了诸脉的认可,自己的人手和势力,就一下大增,才行出一段路,那人就得了消息来回禀,曹易颜让牛车停下,令其上车回话。

        “可查到了什么?”曹易颜问。

        结果这人给了一个没有想到的答案,令曹易颜也难得错愕了。

        “你是说,苏子籍的人,只是试图查一查林玉清的事,就被林玉清的人借地痞教训了一顿?并没有出人命,彼此之间,目前只是摩擦?”

        曹易颜垂眸听着,想到了虽对二人来说只是摩擦,但对自己来说,是个机会,眼睛一亮。

        “有些意思。”

        问不出情况,令这人下去,牛车前行,曹易颜独坐车内,不禁陷入了沉思。

        “苏子籍并不是为了寻仇,仆人被这样打了,以他的性格,怕也不会就这么忍气吞声。”

        “但苏子籍也并非是冲动之辈,一旦他发现林玉清在京城的势力之大,怕是会徐徐图之。”

        “这对于他来说无所谓,可我等不得了,这样的机会,若是错过,下次再得可就难了。”

        这样想着,立刻对车夫说着:“暂不要回去,直接去城外。”

        坐回,手指轻轻在膝盖上敲了几下。

        “以大郑皇帝的手段,林玉清必还不知道苏子籍乃是郑朝太孙,二人斗起来,那才叫有趣。”

        但自己不推波助澜一把,这期望怕是会落空。

        毕竟林玉清即便不知情,但以其能在京城蛰伏二十年而没被皇帝杀了,就说明为人很谨慎。

        此时林国内部也不算太平,到了新一代夺嫡时了,林玉清此时怕很想回国,而苏子籍明面上又已是这一届会元,林玉清怕不愿节外生枝。

        “既是开始了,哪容得你们不争、不斗?”

        出了城,离开了压制且有着炼丹士警惕的地界,曹易颜伸出手,手上出现了一只小小纸鹤。

        这个纸鹤一跃出车窗,就飞了出去。

        而牛车继续前行,一直到距城三十余里一处郊区别院才停下。

        “你且在外面等着。”

        没让人跟进去,曹易颜自己入了门,这宅院内静悄悄,虽打扫得很干净,显得空寂,只有一二个仆人,曹易颜径直到了书房,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书房极大,显得空旷,唯有书架上放着几本常见的杂书,可见这里虽是曹易颜的一处产业,并不怎么过来,就连椅上都有着一些浮尘。

        曹易颜也不介意,只轻轻一拂,就坐下了。

        过了会,一阵风从外面吹进来,将门吹得开开关关,曹易颜只安静翻看一本书,直到有脚步进来,才抬起了头。

        “你来了。”他冲着来人微笑道。

        “啊,你既找我有急事,本座自然要来。”来人虽穿着斗篷,看身形很高大,但压制着仍溢出的妖气,曹易颜都不必去细闻,就能感觉到。

        仔细端详,就会发现是当年的天机妖。

        天机妖急匆匆而来,本以为对方突然有了急事,结果到了,见曹易颜不紧不慢地悠闲姿态,顿时有些不悦。

        尤其曹易颜说完,就又自顾自低头看书,更觉得无名之火窜起。

        它嘶哑着声音催促:“到底你有什么事?这里是京师,哪怕只是郊区,对妖族的压制也很严重,有话赶紧说,这里我可呆不惯。”

        曹易颜再次抬头看一眼,示意先坐下,莫要着急。

        但这一眼,立刻就让天机妖发现了什么,见曹易颜神态自在,只坐着,就有着说不出的味道,脸色一下变得怪异起来。

        “难怪,你还是成功了,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称呼你是大魏龙子,或者大魏太子?”

        它也拉了把椅子大刺刺坐下,但望向曹易颜眼神里,出现了忌惮。

        大魏国祚484年,影响非常大,现在虽灭,可只要皇室宗亲还有龙气,血脉也还没有彻底淡化,仍有希望复国。

        但同样,残余龙气分散得越多、越广,就越难再聚拢。

        而现在,看曹易颜身上,已隐隐有龙气缠绕,这可不是一二个人气运能做到,非要彻底集合差不多所有残余大魏龙气才能做到。

        有这表现,大致可以看出,当年逃脱的大魏皇室血脉后人,基本都已被曹易颜诛杀殆尽了。

        这实在是足够狠,足够有耐心才能做到。

        “你这可是高看我了。”曹易颜这时才抬眸,看着这天机妖,微笑:“我如果能复大魏,才是太子,甚至皇帝,现在无一郡之地,算什么太子?”

        将手里的书卷放到一侧,慢悠悠说:“放心,我答应你们妖族的事,不管到了何时,都绝不悔。”

        “必和当年一样,封王封君。”

        “若你不信,我可以大魏龙子之名对天盟誓,待我有那一日,必会取消你们妖族一部分压制。”

        天机妖原本有些莫测的神情,听到这话终于缓和了下来。

        曹易颜似笑非笑看它:“但不成功,我虽得不了好,可你们妖族,以后只会越发艰难,这一点,你也应该清楚。现在,就到了你们帮我干活的时间了。”

        “你想怎么样?”天机妖说。

        对曹易颜,此人现在有着遮掩天机的前魏龙气,这对妖类来说,有着不小的克制,天机妖现在也有些摸不准。

        虽然以龙子的名义发誓,的确是个约束,可焉知过程里,不会拿自己一方的妖族当炮灰?

        若自己这一方的妖怪,死在成功前,那纵是到时真承诺了兑现,能享受到这些的也是别妖,与自己无关了。

        因此,天机妖虽因曹易颜的话神情缓和了,但此刻仍是要问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