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十九章 际天所覆

第二百十九章 际天所覆

        一个小太监见地上散落着折子,跪爬过去就要收拾,突然被不知何时起身走过来的皇帝一脚踹倒。

        “朕没有叫你收拾,你敢如此放肆?”

        小太监吓得浑身发抖,就要磕头求饶,赵公公瞪了一眼,做了个让他滚去一旁的无声提示。

        小太监忙将即将脱口的求饶声又咽了回去,悄无声息跪爬退到一侧。

        正陷入某种回忆中的皇帝,果然没有多去理会。

        与其说,刚才话是在呵斥小太监,倒不如说是在说给自己听。

        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纪,皇帝的内心深处,却并不服,瞰着殿内,自己夺得大位,也并不轻松,可以说是呕心沥血,机关算尽,甚至博上了性命才获得。

        初尝了大位,朱笔一摇,生死贵贱都在手中,更有一纸诏书颁下,天下风云变色,实在让新登基的自己,夜不能寝。

        皇帝的眼前,仿佛再次出现了那个曾伴着自己多年的清隽身影,逆着光,对自己说:“陛下,既您问了,那臣就不再隐瞒,您……只有三年帝命。”

        三年帝命……不是寿命只剩三年,而是做皇帝的时间,只有三年了。

        若及时退位,让位给太子,那他还能作太上皇,继续享受着荣华富贵,继续活下去。

        可依旧要占着龙椅,三年一到,不是突降大病让他不得不退,就是有事发生,让他不得不松开紧握着权利的手。

        那时的皇帝,听到这话,顿时怒不可遏,但随之升起则是难以抑制的恐惧。

        是的,恐惧。

        那种滋味,他从不曾想过,会在成为帝王后再次出现,且让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太祖固是英雄,可平天下时日太少,仅仅在位十一年。

        这是非常的危险的数字。

        边疆尚未清平,国内诸将未尚剪除,如果自己仅仅三年,朝野怎么看大郑?

        历代皇朝,开国之初,都必须有二三十年有为之君才算稳固,自己如果仅仅三年,向来贤德,或者说太过贤德的太子,能不能坐稳皇位,会不会大权旁落?

        而且,朕并不是庸碌之君!

        皇帝自认是太祖儿子中最有才干的,权利一旦掌了,再让放下,比得不到还要让人痛苦。

        因此,成年且有着贤名的太子谋逆了。

        接着,赐死萧怀慧。

        再者,多年恩爱夫妻一朝离心,让他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

        再给皇帝一次重来的机会,是否还会这么做?

        皇帝一动不动,其实仔细看,发觉人瘦得可怜,满脸皱纹一动不动,诉说这位皇帝一生的忧患和功业。

        承寿元年十二月,慕容靖谋反,被平定,灭族。

        承寿二年三月,灭昌国、其王被抓到太庙献俘,皇帝命其在朝堂献舞。

        承寿三年十二月,赐死卫国公罗顺,其族男女数百人流放。

        承寿五年正月,大郑节度使张仲武出兵大破西域,烧帐十万,杀其汗,传首京城,枭之四方馆门,又取羊牛三万,辎贮五百乘,献捷京师

        承寿七年三月,西域十姓来降

        承寿十一年七月,灭徐国

        到这时,除草原尚有方、鲜二部,而西南部尚有林国,可所谓际天所覆,悉臣而属之,薄海内外,无不州县,其中看似顺当,不知道有多少布局,多少筹谋,多少杀伐果断。

        “万岁!”赵公公轻声叫着,见皇帝毫无反应,又近前一步,小心翼翼:“万岁,您站的久了,还请休息下,保重龙体。”

        皇帝的喉结动了一下,睁开的眼扫看着四周,忍不住再次暗叹一声。

        “怀慧,不要怪朕。”

        “朕也是受到了蛊惑,被妖人给蒙蔽了。”

        “而且,朕对不起福儿,却对的起大郑,周疆已清,列将剪除,大郑帝业已稳如泰山,不会三世而亡。”

        怀着这样心情,皇帝却心中浮现出悲哀,只觉得口中又苦又涩,不理会赵公公的话,地上散落着的折子,被他随手拣起一份,打开看着。

        赵公公虽沉默着,但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皇帝身上,此刻眼皮就是一跳。

        这些折子在被送到皇帝手里之前,就先经过了这个首脑太监的手。

        没有比他更清楚这几份折子里内容了,无它,都是关于苏子籍的折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齐、蜀二王这次终于学精了,还是鲁王又跟着蹦跶了起来,潜伏着的人,反其道而行之,除少数折子是怀疑苏子籍立功一事,觉得别有真相。

        别的皆是先对皇帝歌功颂德一番,又将苏子籍夸成了一朵花。

        少年英才、文武全才、智勇无双都用上了,更提议给苏子籍实权,让其能早日进入官场,好一展抱负才华。

        赵公公暗暗冷笑,这虽是反其道而行之的捧杀,可还是不小心,皇帝当政十八年,什么没有见过?

        真为苏子籍,怎会说这样的话?

        希望他能早日进入官场,一展抱负?

        会试在即,以苏子籍之才,一个进士跑不掉,还用得着直接封官,绝了科举入仕的正途?

        不过是一些不入流小官,被人当成棋子,什么都不知,就以为可凭借这样讨好了主子。

        却不知,皇帝最忌讳,其实就是这种试图挑战自己权威的事。

        但不得不说,就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的确有着一点效果。

        见皇帝的脸上浮现出冷意,赵公公心里一叹。

        皇帝连看了几份,将几份折子俱往地上一扔,冷冷一笑。

        “科举的事,你给我盯着,朕不允许有人,包括几个逆子,插手此事。”

        “还有苏子籍,他的卷子,到时递上来,朕要亲自批阅。”

        “对了,殿试完,再测试一下他的血脉,明白么?”皇帝沉沉的说着。

        “是,老奴一定办好这差事。”赵公公弯腰,只是口中应是,心里想:“到现在了,测了已不止一次,陛下仍有一丝怀疑?”

        但不管测几次,只要皇帝吩咐,他自然只能照办。

        看着他退下,渐渐远去,皇帝一挥手,令人将地上折子收拾了。

        又过了一会,才又说着:“来人。”

        “奴婢在。”有人从暗处走出,跪下。

        “朕要见辩玄,请他入宫。”皇帝徐徐说着,似乎半月前大怒,呵斥辩玄闭庙思过的并是自己。

        “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