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十一章 新门客

第二百十一章 新门客

        早春雨雪落,高门迎客来。

        因京城已连成两个皇朝的帝都,东贵西富的讲究,也随着权贵的聚集而居,以及皇宫的位置,而自然而然形成了。

        这与风水没有关系,无非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与蜀王府其实不过是隔着几条街齐王府,就位于京城西面一处,附近都是宗亲皇室,权贵云集。

        此时雪雨,访客不多,齐王府大门虽紧闭,但侧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中年的管事站在台阶处,见一辆牛车驶来,端起了矜持的笑容,就见穿从五品官服的男子在牛车上下来。

        “邵大人,请。”管事这才迎过去,笑着说。

        态度恭敬,但这恭敬中却透着一种自傲,可惜官员第一次到王府来,此时已被这王府大门气派给震住,两侧站着一动不动甲兵,让他下意识屏住呼吸,管事的态度,适时安抚了紧张的心情。

        “有劳。”喉咙吞咽了一下,官员努力平静的说着,并没有发现管事隐藏的轻视。

        二人从侧门而入。

        从大路走,走出不到百米,转入一条石子铺成小路,又走了一段,上了走廊,走廊接着走廊,令人仿若置身迷宫。

        路上仆人个个衣着光鲜,丫鬟个个明眸皓齿眉目,虽谈不上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官员不敢多看一眼,每次遇到就立刻移开目光,端是君子风范。

        管事见了,先暗暗摇头。

        自家王爷是什么样的人,再没有比他们这些近身服侍的人更清楚了,这位邵大人的脾气禀性,怕是难入王爷的眼。

        齐王府占地面积虽不大,毕竟京城大小有限,可相比普通官员住宅,已是大了不少,加上巧妙修建、雕琢,院子套院子,园中有园,光精致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美轮美奂从不重复走廊雕画,就令人目不暇接。

        邵覃乃是二甲进士出身,也曾进过宫,但此刻觉得,这王府虽不如皇宫恢弘,但论细节享受,也没输到哪里去了。

        他进翰林院已有数年,因曾是二甲进士,虽不是能言善辩之辈,却在文采方面又过人之处,进了翰林院,也算是踏实做事,还参与过编书,算有成绩,这才从进翰林院时的庶吉士,升到了现在从五品侍读学士。

        在去年,自己曾拜会过齐王一次,不过当时自己位份太低,只混了个面,不想今日,突然之间齐王召见,暗示可接纳,这真的喜出望外。

        “齐王有贤名,这是我亲眼所见,更亲耳听别人提过,能礼贤下士,这岂不正是明主之相?”

        “我饱读诗书,不正是为了辅佐一明主,好一展抱负?”

        “不立太子,人心不稳,而太子除齐王,又有谁适合?”

        “就是为了国之稳定,人心安定,我亦应辅佐未来贤主。”

        所谓的书生意气,正是这般。

        邵覃虽已三十余岁,可一直在翰林院就职,性情中自然有着文人一面。

        今日,正是邵覃正式来拜见主公时。

        齐王府正院大书房里,齐王正与幕僚文寻鹏在说话,听到外面侍从禀报,知道是邵覃来见自己了,便看一眼文寻鹏,文寻鹏立刻就走到了一旁的屏风后暂时避开。

        “请邵大人进来?”齐王独坐在椅上朗声笑着。

        邵覃这才恭敬进入。

        “臣邵覃,见过王爷。”

        齐王就是一挑眉:“怎么,敬之你还称呼本王为王爷?”

        邵覃忙又恭敬一礼:“臣邵覃,拜见主公!”

        态度极郑重。

        “好,好,好!”齐王起身,走了几步来到邵覃面前,亲手搀扶起来。

        “敬之的诗词,本王可闻名已久,更知你有实干为民的志向,你且放心,本王不会亏待了跟着本王的人。”

        “你既有才,又有志向,来日本王便举荐你去六部历练。”

        “你可不要让本王失望哦。”

        “臣一定尽心尽力,必不辜负王爷的信任!”

        齐王与其闲聊一会,又勉励几句,就让其退下了。

        就算如此,邵覃也心中火热。

        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齐王可是呼声最高的皇子,对方何等尊贵,不仅亲自接待自己,勉励自己,还知道自己的字,语气亲近,让他恨不得立刻以国士报之。

        邵覃走后,引其进来的管事又进来,向齐王禀报了邵覃进来的言行,才静悄悄的退下。

        “恭喜王爷,又多了一个得用的门客!”这时避在屏风后的文寻鹏才转出来,出本心,他实在不知道齐王看中了这人啥,但不妨碍对齐王道喜。

        齐王漫不经心的一笑:“文先生,与你相比,他自然是万万不如,甚至低到令我有点失望的程度。”

        走回到座椅处坐下,齐王有点不太满意评价:“邵覃还算有点文才,可过于端正庄重,有些放不开,这是克己的功夫,不算上等人。”

        “虽二甲出身不错,未来必也能一步步稳妥升迁,可还是派不上多大用处,无非是帮忙吆喝罢了。”

        对齐王来说,投靠者或是位高权重,或是精明能干,又或敢打敢杀,再或治理一方也可。

        要是和文寻鹏一样,懂得屠龙术来辅佐自己也行。

        可惜的是邵覃一个都靠不上。

        而且太过端着的人,必有着许多顾忌,不会真成为自己的心腹,做不出指哪打哪的事。

        也不是真没有令他满意,但那些官员,多半聪明滑不留手,并不愿意在此时站队,而又有底气,齐、蜀二王都只能争取,不敢针对,生怕将他们推到了对方。

        想想,就让齐王郁闷。

        文寻鹏已在齐王面前很有些脸面,将那位庆先生挤得几乎让齐王一时半刻都想不起来,此时自然是不吝啬于拍一番马屁了。

        他笑着:“王爷,您这可是为难人了,就是最上等人,见了您,又岂能不庄重恭敬呢?”

        又正容说着:“邵覃虽谈不上大才,但毕竟是二甲进士,这些年稳当升迁,还有个兄长邵英是是太常寺少卿,人脉不错,就这点也有可取之处。”

        “再说这侍读学士,虽职司仅仅是掌制诰、史册、文翰之事,但实是皇帝的顾问,能参与政事、典礼,就这点就值得拉拢。”

        “别的不说,关键时传个消息,就值了。”

        齐王听了,果郁气消去大半,合上了折扇,指着文寻鹏笑:“你说的对,要不是这样,我何必接见一个五品官。”

        “再说,也不是我看中了,是有人引荐,与他当个中间人。”说着,齐王又打开了折扇,折扇上是淋漓尽致的泼墨画,画的是一种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