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十章 黑色曼陀罗

第二百十章 黑色曼陀罗

        到了外面,看着神色憔悴的妻子,周父叹着:“你进去劝劝吧。”

        “哎!”周母叹口气进去。

        “你们先退下。”她进去,母女就无需避讳了,直接让丫鬟退出去。

        等屋内只剩下她与女儿二人了,才小心翼翼坐到床榻旁,轻声说:“瑶儿,娘跟你说几句话。”

        周瑶躺着,明显睫毛颤了颤。

        周母见了,知道她虽不想说话,但却听着。

        原本以为女儿去见了一趟,回来死了这心,发现情况比她想的要糟一些,女儿比她想的还要痴情。

        但也难怪,两家可是世交,青梅竹马,十余年的感情了,再说邵思森的确是万中无一,再难觅的良缘。

        心中叹了一声,周母带着小心,轻声继续说:“娘知道你难过,说实在,娘也难过,娘也懂你的心。”

        “但人生聚散本无常,有些事,既已经发生了,活着的人,总要朝前看,你说对吧?”

        “你的身子本就弱,该放宽心,别乱想,免得又生了病。”

        见周瑶还是不说话,柔声继续劝:“你真想念了,身子好了,才能亲自去邵墓前看看,给他逢年过节也上柱香,送些吃食。”

        “虽邵家不会忘了这些,可你做了,就是你的心意。而做这些,则都需有个好身子,病歪歪连床都下不了,岂不是想念了,去都无法去?”

        “你且放心,邵家早答应了这事,只要你好起来,随时可去。”

        周瑶慢慢睁开眼睛,转向了说话的母亲。

        母亲当年是名震京城的美人,保养得当,此时看上去仅仅是少妇,只是担忧自己,苍白的脸上带着一股倦容,还有细细皱纹爬上。

        周瑶心中一痛。

        见周瑶忍不住咳嗽,周母忙伸手将她慢慢扶起,给她垫上软枕,却没看到沉默着的少女眉心,隐隐有白色曼陀罗花瓣,骤然浮现。

        等她抬头时,花瓣已消失不见了。

        “瑶儿,要不要喝水?饿不饿?娘让人给你煮了些羹汤,现在就送进来喂你喝,好不好?”周母小心翼翼问。

        周瑶却只是怔怔地看向她,问:“娘,这世上真有鬼神吗?”

        周母心里就是一惊。

        “这孩子,莫非是寄希望于鬼神,想要再见思森那孩子?”

        周母望着女儿,担心女儿魔怔,有心说没有,直接断了女儿的念想。

        但一是周母也深信有鬼神,下意识不敢说出这样大不敬的话,二是又怕这样直接断了女儿的念想,反会刺激女儿,当下左右为难。

        最终还是小心翼翼说着:“鬼神肯定是有,不过,纵是人死后有鬼魂,也不能在这世上久留,还是得投胎才是。”

        本想再说什么,却没想到周瑶竟听了,点了点螓首。

        “我明白的,娘,您和邵伯母的担心,我都明白,我会好好活着,不让你们伤心。”

        说着,为了表示自己不骗人:“我有些饿了,您可叫人送羹汤过来。”

        周母见她这样说,放心了些,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面庞:“对,你活的好,才是我们期盼的,我这就她们进来服侍你。”

        正要出去,又听到周瑶说:“对了,娘,我还想继续学琴。”

        “好好好!娘答应你,这就给你准备琴,连同着教琴的女师傅。”周母这次是真松了一口气,连声答应下来。

        出去时,原本脸上带上了一丝喜气。

        对于周母来说,邵思森去了,虽是打击,可终只是没与女儿成亲的准女婿,而不是真女婿。

        伤心也是有限,更多的其实是遗憾,对女儿的担心罢了。

        这本就是人之常情,亲疏有别。

        “你们几个,去将小厨房上熬着的羹汤端来,服侍小姐喝了。”

        “你们几个,去我的私库,看看梧桐琴是否还在,在就拿出来修一修弦音……”

        “你们几个去……”

        依次吩咐了个遍,整个院落都忙碌了起来。

        周母才终于呼了口气,坐了下来。

        周父别看是从三品大员,刚才愣是没找到时机问话,此刻找了空档,问老妻:“瑶儿如何了?”

        “已好多了,我就说,让瑶儿亲眼去看一看,定能解开一些心结,执意拦着,怕是一直都觉得遗憾,过不去这个坎。”周母低声说:“现在还想弹琴,这是好事,能有点寄托,哀思就淡了。”

        周父也跟着松了口气:“你出来时,我见你面带一丝喜色,就知道瑶儿应该是想开了些。”

        “虽是仍悲痛,但只要寻些事,让她忙起来,过个半年一年,总能过去。”

        人嘛,不就是这样?

        很多人遇到丧子之痛,过个几年,虽仍想起来痛入心扉,整个人衰老下去,但只要还有别的盼头,总能熬过去。

        就怕是再没了盼头,没了斗志,了无生趣,才是真完了。

        周母将刚才答应女儿的事,与周父说了,周父连连点首。

        “这事容易,只要瑶儿能结开心结,莫说请教琴的女师傅,就是将皇上的琴待诏找来几个过来,我都能舍下这张老脸去。”

        周母又说:“既是这样,不如就去请了两位到家里来?我倒陪嫁了一把梧桐琴,怕女儿不喜欢,她之前琴,还是几年前用的,现在再用不好。”

        “这也好办,立刻去寻琴,也不拘着一定是古琴,有制琴大师可请为瑶儿做一把。”周父立刻说着。

        几代的官宦人家,现在在本朝又是光禄寺卿,周家并不缺钱。

        光是周母自己的嫁妆,这些年不断赚钱盈利,想要买几把好琴,都是不痛不痒的事。

        但他们不知是,丫鬟忙碌着闺房内,虽周瑶被小心翼翼喂了半碗羹汤,又被扶着躺下了,一切都正常,没有异样。

        但当轻纱帐帘被落下,遮住了里面景象,少女眉心再次浮现了曼陀罗花瓣。

        而第一次出现时是白色的曼陀罗花瓣,此刻已变成墨汁一样的黑色。

        黑得妖异,黑得令人望之生畏。

        而苍白冷淡的脸上,此刻勾起了唇,露出了一丝笑意。

        “放心,我答应你,必在黄泉照顾你的邵郎。”唇微启,低低声音带着淡定:“你这身子本来不行,又吐了心血,活不了一二年了。”

        “我也可以答应延寿,至少让你活到你弟弟结婚成年,你爹娘有了寄托的时间点上。”

        “不过你也得听我的话,多看,多接触人。”

        “放心,我不干涉你,不要求你嫁给他,只要看看他在干什么,把他的记录下来即可。”

        “这是一条幼龙,我要完整看着它长大。”

        “所以你也得努力,我听闻他的妻子想当棋圣,那我们就当京城第一琴圣好了,这样才能亲近幼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