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龙虎将军

第一百九十章 龙虎将军

        说罢赵督监展读圣旨,苏子籍在人群中听着,前面都是一些官面话,念到后面,才是到了正题。

        “只封了木桑龙虎将军?”这结果有些出乎苏子籍的意料,原本还觉得,朝廷起码会封木桑一个西南侯,没想到只是个龙虎将军。

        龙虎将军和公侯伯子男五爵有区别,子男不说,公侯伯在以前,都是国爵,有这些爵位,就隐隐有自治的名分,而现在这品级虽高,正二品,却只是散官,并无实权。

        扫一眼,就能看到跪在山寨寨主前面的木桑,脸色阴沉下来,苏子籍则暗暗冷笑:“看来朝廷对木桑并不放心,这就好。”

        随后就是封赏早早归降的寨主。

        五十七家山寨,其中最早归降一批中,有三个寨子是实力最强,寨主竟然也被封了将军,虽是比龙虎将军稍次一些的奉国将军,同样是散官,可对于山寨的很多人来说,他们其实并不是很能区分两个将军的不同,只会觉得经过了这一番封赏,很多人与木桑在身份上几乎平起平坐了。

        “这也算是事实上的分裂了。”苏子籍暗暗想着,看着木桑此刻涨红了的脸色,心里爽快。

        “叫你继续装!”

        “都请起吧。”赵督监宣读完圣旨,立刻将它供在了香案上,随后对着跪着的众人说。

        大郑以崔兆全、钱之栋为首,山寨以木桑跟几个奉了将军的寨主为首,都同时起身。

        “崔大人,下面的宴会,也由你来支持吧,毕竟你是正钦差不是?”大概是懒得去应付山寨的人,赵督监办完了自己的事,就不再管了。

        崔兆全暗骂了一句,也只能忍了。

        就凭这阉贼能手握圣旨,甚至这圣旨什么时到了,他都不知情,崔兆全就不敢再次撕破脸。

        这说明赵公公有快速与京城通信的手段。

        “诸位寨主,从今日起,你们就都是大郑子民,是我等同僚,里面已备了酒席,还请入内,一起庆祝!”

        木桑此时脸色已是恢复过来,问:“投降的寨子,真能立刻发放粮食,不拖延?”

        崔兆全看他一眼:“木桑寨主信不过旁人,还信不过本官?你且入内,本官代你去看着,放心,我大郑对诚意归降的人向来宽容大度,还不至于在这种小事上说话不算数。”

        “那就好。”木桑点点头,迈步进去。

        宴席上,钱之栋早已入内,他盯着入口,看到木桑跟寨主一一走进来,不由感慨万千。

        “可惜,还是这结果。”

        “木桑已降,西南即将了了,我怕也要回京了,多少布置都花成流水!”

        等自己一调,西南军或整顿,或调防,没几年,怕经营多年的势力就消泯的无影无踪。

        “唉,大势如此,奈何?只能看这次封赏了。”钱之栋想着帐内一封折子,这是和多个幕僚推敲多夜的心血。

        既要夺得最大功劳,又不能和两个钦差完全撕破脸,分寸很难把握。

        只是目光一转,却看见了一个人影,神色有些阴沉,思索:“苏子籍坏我大事,走前,必须找机会除了!”

        要是在军中经营,或忍了,现在就要离军,何必再忍耐,找个机会杀了就是。

        苏子籍因着身份,并没有进入宴会,而转而跟着看热闹的人,在外面,眼角余光看到崔兆全竟也带着几人出来,苏子籍微微冷笑,往后退了几步,并不上前见礼。

        崔兆全此刻被陆续赶到营地里的山民吸引了注意,并没有对人群多看。

        “大人,这第一批的山民武器都已收缴完,一共六千男子,三千妇孺,一千多孩童,是否立刻发下粮食?”有人上前禀报。

        崔兆全紧紧锁住乌压压的一片,一挥手:“发!”

        就有士兵以寨为单位,按人头发了大米下去。

        “阿娘,我饿,我要吃!”原本安静的小孩,看到了发到母亲手里的大米,立刻哭叫了起来。

        本转身离开的崔兆全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大人?”亲兵不解问了一句。

        崔兆全一抬手,亲兵立刻止声,崔兆全则慢慢过去,仔细打量着那些带着孩子的山民女子。

        这些女子的穿着打扮与大郑女子有着不同,耳朵上都带着大串的耳饰,看起来闪闪发光。

        但身上穿外套是一些不值钱的兽皮,怀里抱着的孩子,倒照顾得不错,能看出,孩子穿的衣服,质地是最好最保暖也最柔软。

        可这样被精心呵护着的孩子,很多都脸色蜡黄,哭起来猫叫一样。

        崔兆全的目光落在一个正从米袋里抓了一把米的女子,在他的注视下,这个女子也不避着,直接就将生米塞入嘴里,快速咀嚼,几乎片刻,就嘴对嘴,喂给了她怀里的婴孩。

        “木桑欺我!”看到这一幕,崔兆全哪还不知道,这些山寨早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他有些后悔,连这些山民最宝贵的财富——孩子,都被饿成这样,成年人就算能强撑着,又能撑几日?

        当时木桑的底气,分明是伪装!

        “当时我直接当机立断呵斥、拒绝,不仅不会有事,最多半个月,就能平定,哪像现在,虽收降了反贼,办得不温不火。”

        “效果大打折扣,皇上得知这事,怕会觉得我办事不利。”崔兆全叹着气,转身离开,结果才走几步,这一次,终于看到人群中的苏子籍。

        苏子籍与他目光对碰下一刻,就别开了,站在人群中,并不上前。

        崔兆全目光一沉,其实原本自己很欣赏苏子籍,苏子籍也有意亲近,两人在海上还很亲近。

        “可惜,可惜……”崔兆全其实还想着苏子籍主动上前问好,自己也趁机下台,给予些照顾,现在看来,两人关系不但已彻底完了,还算是结了仇怨。

        “哼,年轻气盛。”

        就算本官要杀你,也是为国为民,你还敢怨望,就是不当人子!

        对面的苏子籍,不知道崔兆全的想法,也不怕崔兆全对自己态度有什么看法,都能默许杀自己,更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想让我碎牙和血吞?你还不配,等着吧,立刻就给你个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