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对父子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对父子

        “两位钦差出事了,据说是因冒进,此刻大军被围在了饿狼岭!”

        “而因怕同样中了埋伏,钱大帅的大军已向后撤退了十里,与敌军对峙。”

        苏子籍立刻不等询问,把事情直接说了,听到钦差被围,钱之栋后退,秦凤良顿时大惊失色。

        “这事耽搁不得!我立刻就点兵,前去救援两位大人!”秦凤良说着就吩咐武官:“快去请诸将!”

        “且慢!”苏子籍却突然叫停:“此事还得商议!”

        “苏公子,你这是何意?”秦凤良望去还没说话,帐外走进一人,开口就问。

        来人正是秦凤良之子秦茂。

        秦茂已在外面听了片刻,此刻脸上带着焦急,问着苏子籍:“两位钦差被围,敌酋必定想要活捉钦差,好羞辱威胁朝廷,难道你此次过来,并不是让我父去救援?”

        “秦将军!”苏子籍却没时间去跟秦茂解释,只冲着秦凤良说:“请你立刻带兵抵达金鸡口,营救之事交给我,只需给我一千兵,让他们听我调遣即可!”

        秦茂很不理解,还要继续询问,秦凤良沉思了下,却露出恍然,也不问军情,就只问苏子籍:“你就是被两位钦差看重的太学生之一?”

        他虽让下官调查过钦差的随行人员,但也只是交代注意,就如钱之栋也只是让简渠去接触而自己并不曾去见一样,秦凤良同样没真把随从人员放在眼里。

        两个随行的太学生,他也只是听到过情报,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端详,一看下,暗想:“这样标致,真不像说出刚才的话。”

        苏子籍就回答:“是,我是苏子籍。”

        “苏子籍?广陵省解元?好!”眼中露出赞赏,秦凤良当机立刻说:“一千兵太少,让秦茂带两千人随你一起去!”

        “这……我求之不得啊!”二人的目光稍稍对撞了一下,似乎明白秦凤良的意思,苏子籍立刻就答应了。

        因着点兵需要一点时间,秦凤良请苏子籍去旁帐稍作休息。

        等苏子籍出去了,外面开始了点兵,秦茂站在父亲的营帐内,不解问:“父亲,孩儿怎么有些糊涂了,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为什么钦差的事这样急,你们连讨论也不讨论?”

        秦凤良有点无语的看了这个儿子一眼,可孩子再傻,也是自己的,总不能扔了不管。

        他只能向儿子解释:“苏子籍此人,实在是不可小看,最重要的还这样年轻,你跟着他做事,可不能有所失礼。”

        又解释:“两位钦差虽冒进,但率领的都是精兵,敌酋打到现在,已损失很大,虽围困,短时间内危险不大,这看似紧急,也只是看似而已。”

        “反是断后的钱之栋,他当时退兵,必是有了自己的心思。”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相比下,他反比敌酋更危险,也是我们首先要被提防的对象!”

        “要是我跟进,贸然入局,钱之栋再翻了脸,把金鸡口一关,我们就困死在内,内无粮草,外无救援,整个西南忠于朝廷的队伍,必全军覆灭,钱之栋就可短时间内直接控制西南,形成割据。”

        “虽这逆天命而行,必死无葬身之地,但西南之局,怕是要糜烂数年。”

        秦茂怔怔的听着,想不到这里面这样多黑心肠,苦思良久,才眼睛一亮:“孩儿明白了,苏子籍让您带兵去金鸡口,是为了震慑钱之栋?”

        好在还没蠢到家。

        秦凤良点头:“我带兵去金鸡口,等于切断了钱之栋的后路和粮草,钱之栋就算要反,杀了钦差,也困死在山里。”

        “哪怕钱之栋万一和敌酋联手,西南也不至于崩塌,至少半壁在朝廷手里。”

        “并且我不亲自去救援,也算是给钱之栋一个机会。”

        “有了我,钱之栋分析利弊,必会出兵解围。”

        “可我带兵直接杀过去,哪怕钱之栋没有异心,逼反钱之栋可能性不大,也会激化矛盾,在这关键时刻,内部动乱,至少便宜了敌酋,想必,这不是钦差愿意见到,更不是朝廷愿意见到的事。”

        苏子籍将这些事都考虑得明明白白,实在不可小觑。

        “苏子籍能比我们先得到消息,手里必有力量,看来,钦差也留了后手。”

        以为这是两位钦差留下的后手,秦凤良不禁暗自庆幸,自己最先靠拢了钦差。

        有自己监督威慑,钱之栋又知道在时间尚短情况下,被围钦差不会出事,人不死,一旦出来,就会追究不肯救援的事。

        他来不及进行下一步计划,必只能中途放弃,前去营救。

        看似凶险的情况,实际上很快就能破解。

        苏子籍请派一千兵卒,看似冒险解围,其实就是一点风险都没有的捞功,而自己让儿子秦茂跟着一起去,也是去分功。

        秦凤良将这些也都掰碎了讲给秦茂听,听得秦茂目瞪口呆。

        “竟这样多心肠,比起我,你们反倒像是一对父子了……”

        都是一样奸诈,他一脸郁闷地看着自己的亲爹,这话就脱口而出了。

        于是,前一刻还是慈父的秦凤良,下一刻就一巴掌扇到了秦茂的脑袋上。

        “行了,你该滚了!”

        秦茂带着一脸郁闷出去,秦凤良随后也跟出去,却站在这大帐门口,朝着营地外看去。

        这时,有人来到跟前,小声禀报了一句。

        “竟跟着个百户,还不肯入营……”秦凤良遥望孙百户的方向,心里叹着:“看来,这苏子籍连我都不放心,还留着人在外面,这是怕我也起了心思?”

        要是全进了营,一股脑全杀了,也就杀了,说是闯入军营,坏了军纪,谁能为死人出头?

        有了人在外面,除非把外面都杀了,要不得不偿失。

        能在这么紧急时,还走一步想三步,真可谓算无遗策了。

        再看看自己已翻身上马,准备跟着出去的儿子,秦凤良嘴唇动了动,到底没再多叮嘱。

        自己这个儿子,虽有些傻,但在战斗却有天赋,也许,反能让心眼儿多的人更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