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丝不甘心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丝不甘心

        “公子,这木箱里怕都是银子,一箱差不多有千两,这……”这可至少一万多两银子!

        孙百户也不禁动容,虽说他曾经在上官带领下抄过官员的家,但搜出来的银子都必须上报朝廷。

        但这次却不同,地处偏远,没有监督,自己跟苏公子又是带队的人……

        苏子籍随手拿起一个元宝掂了掂,只见银元宝耀人眼目,郡兵都都直了眼,目光跟着掂,冷笑:“这样多银子,不知道吸了多少人的血。”

        前魏在皇朝后期,算是贪腐了,一个宰相一年的收入,在潜规则允许下,也不过一年一万。

        前朝平乱,官至从一品,受封弘毅侯的名臣江呈国,死后遗产清点,不过是18000两。

        前朝宰相余子城,权倾朝野十一年,最后抄家也不过是金银折价13万两,地4500亩罢了。

        郑继魏制,但尚在开国阶段,吏风清廉,半合法的灰色收入,所得只有前魏一半,不过是年五六千两银子罢了。

        因此这一万两,的确非常多了,这就是走私获得的惊人财富。

        苏子籍回过头,看向孙百户,挥手让郡兵下去,只剩皇城司的人,看着几个皇城司的人眼巴巴看着,不由一笑,平静伸出一根手指,说着:“你们皇城司有专门抄家的人,今晚行动,凡地产、住宅,全部移交给郡县。”

        孙百户点首,就算自己行动,但也要分点油水给当地郡县,要不,许多事就不好干了。

        “凡搜出的银子,一半登记入公单上交给朝廷。”

        孙百户又颌首,不交,就是态度问题,一查一个准,交了,至于应该交多少,就是扯皮的事了。

        “余下一半,五成必须献给赵公公,剩下的五成,你们拿三,我拿二,如何?”

        “您不愧是厚道人,我替外面的兄弟们谢谢苏公子了!”孙百户心中一喜。

        郡兵有一就不错了,换句话说,就是皇城司这几个人和苏子籍平分,看起来有点吃亏,但是这是上官应该拿的规矩。

        而且,别看这么分,落到手里的没多少,但也要看总数有多少!

        光是这财力最弱的一个马队,都至少抄出白银一万多两,就算只是一半的三成,几个马队搜罗下来,也十分可观了!

        再说,哪个大户有了钱,就只存着现银了?

        库银当然是大头,但浮财也不小,光是搜刮一下能带走的绢绸、女眷的首饰,这些就可以让每个人都再发一笔横财了。

        这果然是个肥的冒油的差事!

        孙百户现在不仅感谢愿意跟他们一起发财的苏公子,更感激留下自己的赵公公,一半中的五成送给赵公公,毫无异议,也是规矩!

        而苏子籍才是这次行动的主导者以及情报提供者,拿一半的二成,他也并无不服。

        看着孙百户的神色,苏子籍嘴唇一动,想说女眷的首饰,其实折银并不多,是她们傍身的最后资本,还是不要搜刮了,可一想获得这大罪,就算皇城司的人不搜刮,地方官府的公差也会搜刮,又把话咽了下去了。

        “苏公子,请先容我出去,与兄弟们说说,好让他们高兴高兴。”孙百户面露微笑,冲着苏子籍一拱手。

        今晚这首胜,肯定要有个收尾的时间,剩下几个马队,都不在这附近,等稍稍停留后再走,也来得及。

        左右苏子籍也不是真为了全部剿灭马队,这只是目的之一而已。

        所以苏子籍点了下头:“孙百户请便。”

        “不过六个马队只去其一,这阵子怕是还要折腾。”苏子籍说:“我给你一个时辰,没有问题吧?”

        说着,神色又变的冷酷:“还有,女眷的问题,你们询问我不管,但是不许出那档事,要不,我请公公的令,斩了你们。”

        他在询问上重重加了语气,表示完全理解你们想干什么。

        孙百户连连点首,立刻就表示:“放心,这方面,朝廷也有明确的规矩,断不会出这事,至于别的马队,这等勾结反贼的马队,打击是义无反顾,之后怎么做,公子尽管吩咐就是!”

        孙百户出去,苏子籍留在这库房内都能听到片刻响起的欢呼声。

        与此同时,一片连营已扎在了山外一处林地。

        这里算是坡地,又有着稀疏的林子遮掩,就算发现这里有人扎营,想从山上探查情况也会受阻。

        距离着狭道山还有五六里,穿过狭道山的山路,再往里深入,就是敌酋精锐盘踞的地界。

        因为赶路到了这里,两位钦差都不打算让疲惫将士立刻去迎敌,原地扎营,下令暂时休息。

        钱之栋的大军靠后扎营,与两位钦差的营地连接又界限分明。

        但钱之栋为了让两位钦差安心,将自己的帐篷设在了距离钦差大帐不远。

        刚刚去跟两位钦差议事,出来后,几个将领就跟过来,又在钱之栋的帐篷里开了个小会。

        这时,幕僚简渠从外面掀帐帘进来。

        钱之栋见简渠脸上表情淡定,可眼眸亮着,心里一动,又议了几句,吩咐了事,让诸将去办事,才问简渠:“可是有事?”

        简渠问了钱之栋:“大帅可想过,这次战事结束,接连大胜,西南可还会让大帅留下镇守?”

        钱之栋有些不悦,这种事,他们之前就有猜测,简渠此时无缘无故提起,难道是为了奚落自己?

        不,简渠不敢。

        “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办法,能让我留下?”钱之栋问着,能留下当然好,这就是西南王!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上有了想法,岂是我这样小小幕僚能阻止?而且恕我直言,此战无论胜负,怕朝廷都不会让您继续留在西难了。”

        钱之栋站起来,在帐篷里转了转,虽神色不快,但没有说话。

        “可您是西南军的大帅,可直达天听,只要皇上认为您建有大功,就算回去了,未必不会比现在风光。”

        在西南再风光,也不过就是做个土皇帝,还要忍受朝廷催促战事,更要与敌酋作战,享受都享得不安生。

        可能带着大胜归朝,封侯封伯,不仅是自己风光,后代都能沾光,一跃成为勋贵。

        世袭的爵位,对于开始渐渐年老了的武将来说,是极有诱惑。

        简渠虽没有挑明了说,只暗示性提了意见,但钱之栋听明白了简渠的话。

        虽出于身份不同,这种意见,其实有偏差,钱之栋宁可当个西南王也不想去中枢,但既然不可能,那这意见其实不错了。

        钱之栋神色一动,似乎有所启发,沉吟:“这事,我需要考虑一下。”

        “你且回去,总要等再迎来几个胜利,才好向朝廷报功。”

        “到时,还需要你这个幕僚起草文书。”

        “这是属下的荣幸。”简渠笑着,看着简渠笑眯眯的离开,站在帐篷内的钱之栋笑容一敛,神色阴沉。

        “哼,连你也想着后路了么?”

        严格的说,简渠并没有背叛钱之栋,但是只要一想,手下的诸将以及谋士,个个只想着退路,想封赏,想养老,队伍不散也散了。

        钱之栋心中浮现出一阵悲哀。

        想当年,自己十几岁就打天下时,虽跟随的人少,可气势如虎,恍惚之间,有着天命加身之感。

        可这时间太短暂了,转眼就是大郑建立,虽自己当时势力小,不过千人,又早早从龙,并不被大郑视为外人,以后步步提拔,可到了现在,不仅仅是谋士,许多跟了十几年二十年的将军,也仅仅只想封妻荫子,庇佑子孙。

        这就是大势,叫钱之栋拿什么去和朝廷争?

        “也罢,就最后捞一把,不过争功?文字上这点倾斜又算什么,能争得几分,简渠还是太小家子气!”

        “要争,总得争个大的!”

        钱之栋也随后踏步出去,望着远方夜幕下的连绵群山,神情阴冷又充满了落寞。

        诸将光芒渐渐凋零,现在又到自己了么?

        我并不是不认命,只是还有一丝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