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钱卿之首级

第一百六十三章 钱卿之首级

        终于使简渠入我计囊之中了。”

        “我把大功交给了钦差,郑继魏制,非军功不封爵,这可是能封伯封侯的大功,就算是崔兆全和赵督监再大公无私,也断不会把此功让给别人。”

        “只要大帅与钦差争功,两个钦差本就不满,这下必是暴怒,哼哼,一个代表兵部,一个代表大内,除非钱大帅立刻起兵谋反,要不,根本撑不住这两人的铁锤。”

        “只要再有个导火索,就能见到钱卿之级了。”

        “要破此局,其实非常简单,只要不贪心就可,可钱帅您,能不贪么?”

        “看你到底会使什么招数,我很期待!”

        苏子籍重新落座,这好酒好菜,除酒被简渠喝了一些,菜都没怎么动,自己就慢慢斟酒,喝着,吃着。

        原本的笑意,也收敛了,突然苏子籍在这只有自己一人帐篷内轻声说:“出来吧,你也饿了吧?”

        一道白影,在角落轻盈出来。

        跟之前刚在土里钻出来时不同,大约苏子籍与简渠说话这时间,小狐狸给自己整理了下,此刻迈着矜持步伐出来的小狐狸,又恢复了优雅与美丽。

        一双透亮的眸子,正望着苏子籍。

        苏子籍凝视着它,轻轻一笑,朝它勾勾手,小狐狸这才继续过来。

        “跟你商量个事。”苏子籍递给它一个鸡腿,低声说。

        小狐狸十分优雅捧爪几口就吃掉了鸡腿,歪头看着他。

        苏子籍便继续说了:“钱之栋有了大帅府,只平日偶尔也会回营地,那简渠作幕僚,无家无业,一直住在营地……”

        这只是苏子籍的感慨,但很快就话题一转,怂恿:“你不是擅长挖洞么,去他的帐篷打个洞,帮我监视下,好不好?”

        “唧唧!”小狐狸先一呆,似乎没想到苏子籍竟会提出这样建议,随后就直接用爪子举着,连声谴责,转身走了。

        苏子籍唤了几声,以鸡腿诱惑,它都没回头,还走得更快。

        “气性倒是不小。”见它很快就钻进洞跑了,苏子籍笑了笑,不得不过去,将洞口自己掩上。

        就想到了它走时,头上那根草居然还在,偏偏它一副优雅从容模样,完全没现,就忍不住又笑出声。

        接着,张眼望望外面,虽说天已麻苍苍,看不清楚,但还能看见帐篷外面,在邵思森告之捷报,就一直很热闹,苏子籍能感觉到,大家都很兴奋,不仅是钦差队伍里的人高兴,就连钱之栋的甲兵,也都很高兴。

        许是战事结束,军中将士就能归家,离家两年,有几个不思念家人?

        这就是军心了。

        “苏贤弟可睡了?”就在这时,帐篷外隐约看到一道人影,邵思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苏子籍想了下:“还不曾,邵兄进来就是。”

        邵思森立刻就掀帐帘进来,满脸兴奋:“苏贤弟,我就知道你也睡不着!你是没看到,那些寨主个个态度谦卑,歌功颂德,他们说的话肉麻极了,但不得不说,看着他们那姿态就很解气!”

        作大郑士子,邵思森这样又是出生时就已是大郑人,自然对朝廷更有归属感,那些往日与朝廷为敌的寨主,现在一个个转而吹捧,怎能不让他这旁观者心生自豪?

        但他同时也带来一个消息:“对了,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有事告诉你。”

        “大帅跟两位钦差大人决定趁机进攻,我已决定跟去了,你是否要同去?”

        “这可是难得的大功,又能见证胜利,苏贤弟,你身体还撑得住,可不能错过啊!”

        这算是良言了。

        但苏子籍沉思良久,就摇了摇头:“我身体抱恙,跟去了也是拖累,还是不去了。”

        见邵思森还想劝,就故意露出一丝疲惫神态,邵思森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他是真的信了苏子籍身体抱恙,可惜地说:“既是这样,我就自己去找尚书大人,你且好好休息,到时大军起拔了,应该会有人一起留下,你在这里也算是安全。”

        这么一想,留下也未必不好。

        邵思森想了就去做,离开了苏子籍的帐篷,就去找了崔兆全,恰赵督监也在。

        听了邵思森的请求,崔兆全迟疑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不过,你要知道,战场上刀剑无眼,不可能有人专门护着你……”

        “在来之前,学生就已想清楚了,请两位钦差放心,学生已做好了准备!”邵思森立刻说着。

        都这样说了,崔兆全自然不好再拦着。

        但只看见邵思森一人过来,却不见另一个太学生,崔兆全就忍不住问:“苏子籍可知道这事?”

        难道是没有通知到?又或者眼前这人心怀嫉妒不通知?

        邵思森回着:“来之前,学生去找过他,已说明了此事,他身体抱恙,怕拖累大家,所以这次便不去了。”

        见崔兆全脸色就是一沉,忙解释:“苏子籍脸色苍白,的确带着病容,我之前去找他时,他就已头痛欲裂,这样的情况,的确不适宜跟去。”

        崔兆全却仍有些不快,因他在邵思森来之前,刚刚得到了禀报,说是钱之栋的幕僚简渠去找了苏子籍,二人一起喝酒,这样的情况,也叫身体抱恙?

        难道他之前看走了眼,原以为遇到个俊才,没想到,竟是贪生怕死之辈?甚至还巧舌如簧,借病避战?

        “这苏子籍既身体抱恙,强行跟去,不仅不会多一个战力,反还需别人照顾,就准他留在后方吧!”赵督监突然说着。

        他心中雪亮,明白彼此的尴尬,既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苏子籍要避嫌,自然要帮一把,免得崔兆全不明真相,坏了事。

        而崔兆全就算再不高兴,在这等小事上,也要给赵督监一个面子。

        “就依赵公公所言吧,你下去准备。”挥手,就让邵思森出去,才出去,就听到了号角声响起。

        “这是大军要起拔了。”邵思森深深的吸了口气:“大丈夫提三尺剑,建功立业,安能退居在后?”

        就算为苏子籍说话,他也不由暗暗得意,自己已经在崔兆全面前,扳回了一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