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强弩之末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强弩之末

        现在敌酋和朝廷谈不拢,是要价太高,别说是独立,就算是封个西南王,也超出了朝廷的底线。

        可是敌酋要价这样高,敌酋下面,已经损失惨重的一百七十寨呢?

        而且不需要招降全部,有三分之一就可以,到时战后,不但要杀一儆百,死硬者就要株连,要不,怎么能儆后来者?

        而且,不杀的人就要安抚,有叛徒和不叛,矛盾重重,官府可分而治之。

        要是全降了,反不好处理。

        苏子籍的话没有说完,赵督监已犹醍醐灌顶,什么都明白了。

        打到现在,不知道死了多少山寨儿郎,敌酋是骑虎难下,要不能争个西南王的帽子,这口心气一散,手下山寨的反噬就会到来,到时必会死无葬身之地。

        都是死,为什么不死撑着,说不定有转机。

        但损失惨重的一百七十寨,就没有这必要了,打到现在这地步,大部分山寨都只想回到以前,要价已经低的不能再低。

        要是绕过了敌酋,与各个寨主接触,只要许其平安,又或加一官半职,只怕许多已经抗不下去的山寨,立刻反水降了。

        敌酋形容的好,就是这强弩之末四个字,手下山寨一散,他就死路一条,连想打都不能打了。

        至于后面两句,全降和部分降之的处理,更是着眼于治平,不仅仅是军事了。

        苏子籍这几句话,句句精辟入里,仿佛大势都在心中。

        赵督监当年在军营,才初入宫(阉割),曾见过这神态一次,太祖在火把下,虽一时不利,被敌方大军重重包围,可镇定如恒,来回踱步,谈论大事,胸怀必胜,可所谓气吞山河如龙。

        不肖今上,不肖太子,更肖太祖。

        苏子籍见他怔得发呆,暗自懊悔把话说得太直太深,正思挽回,赵督监已回过神来,竟向苏子籍一揖,说:真正受教了,有此阳略,敌酋再难有活路了,西南也可速平。

        不想公子心怀韬略,擅长兵法。欣喜过后,赵督监又沉思良久,才再次开了口。

        他望向苏子籍,目光中盛满了复杂的情绪,虽这些情绪很快就被压下,可能让一个首脑太监当着面就这样失态,可见苏子籍的身份才华以及行事糅合到一起,带来冲击有多大。

        公公,崔大人毕竟是正钦差,公公欲有作为,还宜与之沟通下才好。苏子籍又作了揖。

        好,我就拿这策略与崔大人和军中大将说。

        因着心情激荡,连自称都由咱家不自觉变成了我,至于为什么不以苏子籍自己名义,这都不需要问,是官场基本的常识。

        说完,所乘坐的大船已是快要到岸了。

        望着已能看到一些黑点的人影,赵督监对苏子籍说:快靠岸了,公子先回去收拾,这些事,咱家回头,若有后续,会再找你。

        苏子籍应了一声,转身走到船边,跳回自己的船,直到走进船舱,他都能感觉到被人一直注视着的感觉。

        赵公公是皇帝的亲信,可似乎对我又有着很复杂的观感,既像是忠于皇帝所以看待我这个所谓前太子血脉有着尊重跟忌惮,又有着更复杂莫非,他曾经也与太子有过牵扯?

        不,真是如此,皇帝不会容忍他活到现在,就算曾受过恩惠,大概也是些小恩小惠,算不上什么。或只是这时代的人,对正统的态度,自然而然的流露。

        越是这种所谓忠仆,在太子没倒台前,对太子,与对皇子,大概都会有着微妙不同。

        所以,是敌是友,眼下还不一定。但皇帝没打算对我下手前,起码他还算是友军,可以谨慎对待,恰当时利用一下。

        哼,赵督监或以为我是大局为重,可是大事要办,私人恩怨也不可少,秦凤良和钱之栋,都得付出代价,一个不少。

        不争十年,只争朝夕。

        我回京之日,就是钱之栋死期,至于秦凤良,唉,再看罢!想着,苏子籍已将自己的行礼收拾好了。

        上船时本就只带了一个包裹,海上也不能买东西,除从崔兆全里借阅的书,再没什么别东西,所以,下船时,依旧只提着一个包裹。

        小狐狸他没法带着,再次托给了野道人照顾,毕竟等下了船,要跟着钦差,周围会多上不少眼睛注视,带个小狐狸就不方便,而且野道人跟小狐狸重归暗处,想要时再见面,这样要方便许多。

        终于到岸了。与野道人并肩站在甲板上望着渐渐清晰了的岸上景色,苏子籍轻声说。

        公子,西南的人,已在迎接钦差,看着倒挺隆重,之后怕还会给你们接风,等我找地方安置好了,再去见公子。野道人和苏子籍想的一样,抱起小狐狸说着。

        小狐狸虽然有些排斥,但回想一下它吃金色橄榄醉了后干的事,顿时有点怂了忍了。

        这种众目睽睽之下,闹腾了,不过是给苏子籍添麻烦而已。

        苏子籍见小狐狸一副怏怏不乐的模样,手痒了又戳了下它的鼻子,在它怒视过来时,叮嘱:上了岸,先不要急着去找你的狐朋狗友,等我的消息,知道吗?

        唧唧。小狐狸懒洋洋回应着。

        苏子籍无奈摇头,这时所在的这艘官船,也终于靠了岸。

        才上去,就听鼓乐吹打细细传来,便站正了身子,而在前面,钦差船上亲兵按刀侍立在两侧,这还不算,岸上更是士兵列队,旌旗帅旗,森肃威严。

        一眼看去,是多个武将黑塔一样站在前列,全部是三四品的总兵大将,后面跟着的是一排文官,都是五六品的郡县命官。

        须臾间三声炮响,崔兆全和赵督监不言声,一前一后下了船,才下船,所有武将和文官,齐跪在地,伏身叩头:臣等恭请圣安!

        圣躬安!

        崔兆全说着,这是代天(皇帝)受礼,接着本来神色稍随和了点,只是目光一扫,又冷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