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安州港口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安州港口

        苏子籍说的这几个朋友,就是余律、张胜等人。

        当年微末之时,他们对自己帮助颇多,现在自己虽依旧还在往上爬,依旧算是小人物,可是已能给予他们一些回馈了。

        这对苏子籍来说,这不过是占用一些海上空闲时间,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这回答,让邵思森觉得不敢相信。

        为了朋友?

        “这种文章,是你读书以及科考心得,学了这些,只要有些天赋,考取进士不敢说,举人有过半把握,你居然就这么……这么交给外人?”

        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邵思森简直有一种对方在暴殄天物的感觉。

        要知道,在邵家,这样的读书心得,多半是嫡支传承,庶出孩子,除非很出色,得到了承认,否则想要看到这样的心得,也基本不可能。

        就更不用说,将这样的珍贵心得,随便给一些朋友看了。

        这可是能传承后人的东西,是极其珍贵的家族财富,难道苏子籍就一点都不觉得传出去,是让别人白白占了便宜,给别人的家族添砖加瓦?

        后来者只需要读懂这些,就能轻松考取秀才,而苏子籍当初自己苦读时,可是需要一步步自己摸索过来,不知道耗费多少心血。

        自己辛苦所得的经验,给无关人铺路,光替苏子籍想一想,邵思森都会生出一种不平。

        苏子籍自己竟真的不介意?

        就见苏子籍仰着脸怅望海面,回首笑着:“你说的,我都懂,双叶府其实有个姓孟的耕读世家,有1300亩地。”

        “这地不多不少,前朝中过五个进士,本朝中过一个,举人就不得了,单是本朝三十年,就中了四个举人,数量居双叶府榜首。”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孟家前后数百年,名人辈出,文风鼎盛,原因许多人感兴趣。”

        “有的人喊是官官相护,当然当官的人家很多,为什么人家就这样鼎盛,更有人归于风水祖德。”

        苏子籍说到这里微微一笑,这风水祖德,他还是不信的多。

        “我其实知道,就是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

        “懂得读什么,怎么样读,哪怕子弟平庸,也能中秀才不堕家风,稍有点出色,就能中举,至于中进士,就不仅仅天赋和方法,还得运气。”

        “可岁月多了,子弟又努力,每隔二三十年,总能出一个,所以归到官官相护或风水祖德都有点虚妄。”

        苏子籍平平淡淡说着历代家世真正不传之密,真的学霸都会明白,方法论在学习中至少占一半重要性。

        “只是人不能忘本,当年我读书时,家境贫穷,靠朋友才有后来,现在我既有了些能力,怎能不回报?”

        “论心不论迹是不对的,先论迹再论心才对。”

        这是苏子籍的真心话。

        虽在很多人看来,最先考取功名的那个,是摸着石头过河,十分艰难,而后面得到了经验,只需要按着经验走过去,就能轻松过去,这样的便宜让给外人来占,很多人会觉得不理解。

        就邵思森,哪怕听了苏子籍的话,也觉得有点恍惚。

        他有点惶恐,因他知道苏子籍说的对,为什么历届进士都有上百,但能延续的寥寥无几?

        就是因为有没有总结这种方法论——并不是所有进士都有这觉悟,许多人想都没有想到,或者说,九十九个都想不到才是事实。

        凡想到的,除非运气特别差,要不都能成为耕读世家。

        邵思森结交过这么多朋友,可还真没有人敢将家族内部才能享受的“道法”,传授给外面的朋友,哪怕是换帖的“世兄弟”!

        难道是因苏子籍是寒门出身,虽理论上理解它的珍贵,但由于现在还年轻,没有后代,所以不能真正体会到它的价值。

        一定是这样!

        邵思森忍不住这样想,跟着苏子籍前去见尚书大人,沿途有不少亲兵以及低阶武官与苏子籍打招呼,而看到他,或是敷衍也打了个招呼,或装作没看到,本就受到了冲击的邵思森,就更心情复杂至极了。

        “难道人缘好,靠的就是真心来换?”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嫉妒苏子籍人缘远远好过自己这个官宦子弟,甚至觉得,是因苏子籍出身低,为人粗鄙,才能被那些同样粗鄙的武夫看重,但现在,邵思森就忍不住反思起自己,是不是这段时日自己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导致变成了曾经最看不起只会腹诽别人的小人?

        抵达尚书大人处时,崔兆全正眺望着远方的海面,海风吹过,卷起寒气的同时,也让崔兆全看上去冷硬了许多。

        但听到二人的脚步声,他一回头又恢复了苏子籍与邵思森惯常会见到的和善亲切的模样。

        “你们来了,这里风寒,不易久待,进去说话。”崔兆全招呼苏子籍进船舱,边走边说:“本来预计着,年前能靠岸,结果到现在仍旧在海上,要是再不靠岸,就只能在船上过年了。到时你们都过来,我们一同吃个宴,也算是过年了。”

        又拣了两本书,各递给苏子籍与邵思森一本,看起来不偏不倚。

        “不过是本杂书,与西南的地理风情有关,是游记,我这里每一样有着几本,你们各一本,回去可以翻翻看,虽是多年前我一位友人所著,可能跟现在的西南有着不同,但也可以有些帮助。”

        这种藏书,还真不是轻易能买到,苏子籍跟邵思森都道谢。

        “这次去西南,圣上有很大期待,我们身是臣子,不能辜负圣恩,你们是太学生,但也是未来官员,提前些学点东西有好处。”

        崔兆全与说着,就要让他们回去,在这时,外面甲板上,有人大喊了一声:“是港口,看见安州港口了!”

        三人同时听到了,都精神一振。

        邵思森这段时间,过得尤其艰辛,从来没吃过这种苦的公子,此刻听见要靠岸了,说句不夸张,真有一种眼眶湿的冲动。

        苏子籍不经意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嗯”了一下,有点无语,转身看向了崔兆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