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茂之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茂之心

        苏子籍也不在意,他回味着刚才,刚才其实自己也没抱有希望,在开口求情时,下意识施展了文心雕龙。

        但在场的人里,唯有现在戴罪立功的秦茂被革职,没有品级,崔兆全可是三品大臣,赵督监更是首脑太监,这二人不可能会被文心雕龙影响,苏子籍施展了,也不过是下意识,施展了反吓一跳,怕是有着反噬。

        结果,崔兆全还真答应了,并且没有反噬,苏子籍觉得,这不是文心雕龙的效果。

        难道对方心存善意,自己反噬就可减少?

        倒是秦茂对自己感激非常,这副可以豁出命去的模样,明显是受到了影响,不过文心雕龙有时效,一过又会清醒过来。

        苏子籍这样想着,才打算提醒秦茂回去自己包扎一下那些小伤,就听到了身后传来惊喜之声。

        “公子!”苏子籍一回头,就看到了野道人一副商人模样,正惊喜走过来。

        野道人平安无事,苏子籍着实松了口气。

        “原来是路兄。”苏子籍冲着野道人一拱手:“你竟被安排到了这艘船上?”

        野道人见到苏子籍,也是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之前隐隐看到去除妖舰队上有着公子身影,哪怕知道公子有着手段,也依旧担心着。

        现在到了这安全之地,看公子的模样,气势较之从前更胜一筹,果然天命在公子!

        看一眼旁边的秦茂,更远处还有着士兵,野道人只能忍下激动,说:“公子,我也没想到,竟会被分到这里,哎,我待的那艘船,已被海蛇给直接毁了大半了……”

        想到至今没有踪影的小狐狸,野道人更心中有愧,嘴上不能直说,只能半真半假地说:“公子,你家的那只小狐狸,竟跑到了我那艘船上,本想着回头见了公子,还给公子,没想到,海蛇作乱时,小狐狸不见了……”

        正说着,就看到苏子籍身后白影一闪,刚才不知道跑去哪里的小狐狸,竟猛一甩身上的水,冲着野道人唧唧叫了两声。

        “它竟在这里?”野道人惊喜的说着。

        苏子籍回话:“这小东西是我跟着舰队去营救你们时出现的,想必是混乱中跑过去。”

        说着,就俯身将小狐狸抱了起来,结果发现它看了他片刻,又头一偏,呼噜呼噜地睡了。

        这小东西,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竟有了一种醉酒的憨态!

        也难怪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了行踪,还蹲守在他身边一副忠狐模样,应是这醉意还没彻底醒过来。

        用手点了下小狐狸的鼻子,苏子籍对它也很是无奈。

        抬头,他对野道人说:“秦兄还有伤口需要包扎,你也有些伤需要处理,等处理完了,你我再叙?”

        这其实就是暗示野道人,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野道人闻音知意,点头:“好!”

        苏子籍随后就抱着小狐狸,领着秦茂去了自己船舱隔壁。

        过去时,已有士兵将隔壁船舱略加改造了一下,原本只有一张榻,现在给了一床被子,不算太好,就算是这样,空间也并不算狭小,起码比秦茂原本拘押的地方好多了。

        这时,医师和军医过来。

        前魏制度,设太医令,位正五品,太医丞正六品,下有奉御医、侍御医、司医、医佐、医师、助药等。

        医师五十上下年纪,甚是老诚,仔细检查下,拈须缓缓说:“据脉象看,断然无大碍,只需修养就是。”

        苏子籍又找了军医过来给秦茂重新包扎了一下。

        之前在钦差船上,秦茂一些伤已被包扎,但还有一些小伤口没处理,这时拔了木刺,一起涂了药。

        秦茂看着有点狼狈,实际上不是旧伤又撕裂的话,仅仅这次除妖的话,还真没受多少伤,仅仅被飞溅的木刺刺到了。

        秦茂深深透了一口气,想到自遇到苏子籍,就一直被帮助,不止一次,哪怕情绪已平复冷静下来,望向苏子籍时,眼中仍有感激,沉声一字一顿说着:“苏相公,你的恩德我记在心中,以后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就尽管开口!”

        “果然,文心雕龙的办法,其实就算有道法,凭空的话,往往事倍功半,过后冷静了,就消泯了。”

        “而趁着道法有效时间内,或施恩,或送礼,投其所好,效果往往就事半功倍,一增一减,多了一倍。”

        苏子籍能感觉到,在文心雕龙时效过了,秦茂对自己感激,其实并没有减少太多,虽少了热血,但冷静后的感激才更稳定。

        这时,听远处有人喊:“下雪了,快把窗户关好!”

        苏子籍一看,果见大半天被浓云遮住,几片雪落下来,连忙送着医生回去,返回才说着:“秦兄,我仅仅是看在你们在西南杀敌的份上,所以不忍流血又流泪罢了。”

        这句话,不知道何处,触动了秦茂的心肠,他略有点哽咽:“苏相公说的话,我们很久没有听见了。”

        “唉,自十年前开始,我父亲就不时忧愁,我小时不觉得,现在却遇到了不少,我们军将是粗人,不过也是人。”

        秦茂想把心里话一并说出,但能怎么说,能说太祖驾崩后,今上继位,年号承寿,就渐渐打压军将?

        如果说出口,这就是怨望,自己非死不可,只得硬是把到了喉咙里的话,再咽了下去。

        苏子籍望了秦茂一眼,此刻离得极近,他留心到秦茂满手都是茧,刚才解衣时,就看见了身上有三条刀疤,还不是新伤,不由得心里一缩,说:“你别想那样多,朝廷有制度在,对有功之臣亏待不了。”

        “现在更是用人之际,你看,西南出了你这样的事,朝廷也没有论罪,而是派尚书大人来视察,就地解决,这就是一片爱护之心。”

        听了这话,秦茂低头思索半晌,重重是喘了口气,点了点首。

        “小家伙,你最好也老实一点。”秦茂这话题不能继续说,苏子籍又看向小狐狸,再次用手指点了下它的鼻子。

        小狐狸呼噜呼噜,睡得正香。

        野道人是以着商人身份上来,作被救援的商人,都是几个人挤在一个船舱,并不像苏子籍这里住的这么舒服,只能将它带回来。

        只盼着它醒来后,不要炸毛才好。

        只是转念之间,心中一叹,朝廷已立,天下已平,仅仅是为了发展民生,削武崇文就是大势,论谁也难以改变,皇帝也不行。

        在雪花之中,苏子籍突然之间有点迷茫——太子之事,秦茂之心,许多纠合在一起,分不出对错,只余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