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既生瑜何生亮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既生瑜何生亮

        王二是尚书府跟过来的家仆,在船上主要管理的就是崔兆全带去的私库,不用亲兵,就是防止有人觉得公私不分。

        这次随船运输过去的可还有八十万两饷银,都是九八色的官银,当日检查时,把绸布扯去,只见箱子里饺子一样密行排列,都是锃明噌亮的银元宝,看一眼就让人觉得眩目。

        崔兆全注意到,在场的人一下子都直了眼,自己能克制住,仆人未必能。

        而且崔兆全对皇帝再派个太监跟着有些心里忐忑,自然更加谨慎,把公私划的很清楚,不肯给人抓到半点把柄,断不肯让自己仆人管理公库,以免出了事说不清楚。

        王二听了,很快就端个木托盘进来。

        这木托盘上面,放着两个巴掌大的锦袋,微微鼓着,明显都装着东西。

        崔兆全看似随意的拿起一个,笑着递给邵思森。

        长者赐,不可辞,邵思森忙双手接过,作揖道谢。

        苏子籍也得到了赐给的一个袋子,拎在手里,觉得手感不轻,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想也知道,应该是砚台或好墨这些读书人能用的东西。

        “都散了吧,学问无止境,你们不得自满,去吧!”崔兆全将东西赐给,就让两人出去了,一时间,甲板上只剩下了崔兆全跟张公公两人了。

        两人相对无话,良久,赵督监将手里杯盏轻轻一放,轻笑:“崔大人,上次你沉默,是因苏子籍才学惊人,这次你沉默,又是为何?”

        “这个阉货!”崔兆全面对赵督监好奇目光,知道不说出来,这位怕不会甘休。

        事实上,在看过苏子籍修改过的文章,崔兆全本就有着一股倾诉欲。

        只是当面说了,或对旁人说了,很容易传出去,就是对苏子籍的捧杀。

        倒是赵督监,是首脑太监,嘴一定很严。

        想到这里,崔兆全叹着:“第一次惊讶,老夫是感慨后生可畏,这水平其实已经是进士之才,与老夫相比,也不过是毫厘之差。”

        “第二次时,老夫是震惊,虽在史书上读过,但现实里,从没有想过,真有指一反三,顿悟大道之人!”

        “这第二篇的水平,老夫已不能当一日之师了,你说,我能不感慨,能不沉默么?”

        苏子籍修改前的文章,虽让他吃惊,但尚能接受,可修改后,他看了几遍,逐字逐句检查,以他的水平,竟都无懈可击,寻不出纰漏。

        就算是自己鼎盛时所做,也就是这样了。

        赵督监微微惊讶,心中还有着一种难以与外人说自豪,轻笑一声,调侃:“难不成与榜眼一样?”

        崔兆全苦笑道:“差不多,硬要挑剔,只能说,尚差一点年纪带来的阅历,哎,但这本就不是缺点,年轻人有着冲劲与朝气,反更合适。”

        “苏子籍有此等才,这次被丢到队伍里去西南,误了考期,怕是太学里有人嫉贤妒能。”

        这样的才华,想必碍了不少人的眼,本来这种误入名单的事就十分荒诞,看了苏子籍的文章,崔兆全立刻明白了,这是有人嫉妒苏子籍,害了误了三年。

        作读书人,崔兆全对苏子籍很难不生出同情与怜惜。

        赵督监听了,只是一笑,随口应着:“崔大人说的,倒有这个可能,人啊,总是这样,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心里暗想:“这可不是什么太学里的人使坏,而是齐王出手了。”

        “不过,苏……苏举人的才学,竟能让崔兆全夸赞,倒让咱家惊讶,崔兆全可不知道苏举人身份,这样推崇,说明苏举人本身就极出色,风采过人。”

        “这次西南之行,定要护住苏举人,赶上了科举,或真能一举成名天下知,到时,皇上也许会相认。”

        这样想着,心中已有了想法。

        再说苏子籍与邵思森二人离了船,回去自己的船,邵思森的目光,就忍不住往苏子籍提着的袋子上瞟。

        “也不知尚书大人给了我们什么东西。”见苏子籍一点打开看的意思都没有,邵思森忍不住说了这一句。

        苏子籍只是笑笑:“不管是什么,都是长辈的一番勉励。”

        “苏贤弟说的是。”邵思森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

        苏子籍都这样说了,他再提这么打开,互相看一看里面,就显得很刻意了。

        直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邵思森关上门,才微微皱眉,将手中袋子打开了。

        看清了里面,神色微变,有点惊喜。

        “这是……山黄砚?”

        山黄砚,是宜陵省端黄府的特产,其砚用山黄石所制,因上好山黄石不仅颜色微黄,上面偶有红色细点,还有一种幽香,近似梅香,也因此好的扇黄砚,又被唤山黄梅砚。

        越是上好的山黄梅砚,上面的红点就越是酷似梅花,味道也更是清新、沁人心脾。

        这袋子一打开,扑面而来的淡淡幽香,让邵思森也惊喜了下。

        虽说原采地的官购,价格比市价便宜不少,但用这个赐给随行的太学生,是很看得起了。

        就算是正经的师长逢年过节所赐,也不过这样了,甚至可能还不会这样珍贵。

        “就是不知,苏子籍的袋子里,是否也是山黄砚?”

        将这块砚台取出,在手上把玩,邵思森欣喜余,忍不住惦记着苏子籍的袋子。

        本以为,这种惦记过一会也就散了,没想到,因着心中这想法,接下来的时间里是坐卧不宁,连手里的书都看不下去了。

        “不行,要是不能得知苏子籍袋子里是什么,怕我难以静下心来。”

        “可看苏子籍的模样,似乎并不想让我知道。”

        思来想去,邵思森做出了一件往常绝不会去做的事。

        他就住在隔壁,当听到不远处苏子籍房间的门响了,慢慢侧耳听着,脚步声远了。

        “应是去方便了。”邵思森想。

        虽然每个房间里都有着恭桶,但这只是备用着,实际上能出去上,大家基本都是出去。

        将门轻轻推开,走出来,发现通道已没了人,这也正常,因这条船住的就是随员,邵思森来到了苏子籍的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

        “苏贤弟?苏贤弟可在?”又轻唤了两声。

        无人应答。

        看来刚才的确是苏子籍出去了,这样想着,邵思森嘴里说着“苏贤弟,我进来找你了”,手已将门一推,走了进去。

        舱房内空空,一览无余,果然无人。

        他接下来的动作很快,只翻找了片刻,就在角落里翻出与他基本同色花纹的绸袋。

        上面有着绳子,快速解开,只往里一看,邵思森原本提着的心,顿时犹掉进了河水里,湿漉漉,别提多难受了。

        “竟不止是山黄砚,还有一块墨?”

        “墨竹……竟是墨竹。”

        一块看着犹一截墨色竹子的墨,同样是特产,与山黄梅砚一样,在读书人看来,是清贵风雅之物。

        邵思森不是买不起这样的东西,而是尚书大人给的东西,数量不一样,这代表的态度不同。

        苏子籍袋子里的东西比他多一件,这定是因在尚书大人眼里,苏子籍明显比他强,比他更有才。

        “不好!”就在这时,已快到门口的脚步声,让邵思森骤然一惊。

        他忙将袋子快速系好,又放回原处,只来得及直起身,苏子籍就已是从外面走进来,正不解地看着他。

        “邵兄,你这是?”

        “我是来找你的!”邵思森说,话一出口,感觉到自己说话声音似乎大了一些,忙收敛了,努力平静地说:“啊,刚才我进门前,还以为你在,结果推开门,才发现是听错了。”

        这话有点敷衍,但也不能说什么。

        苏子籍房间里本就没有机密,又恰好出去了,这理由说得过去。

        苏子籍没有多计较,看了邵思森一眼,说:“原来是这样,邵兄找我,定然是有什么要紧事了?”

        “要紧事倒是没有,就是想问问你,一会可要一起读书?”邵思森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主动邀请。

        苏子籍想了想:“今日大家作了文章,都有些累了,不如改日?”

        “可以,那就改日好了!”邵思森总觉得苏子籍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心想:难道苏子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这样一想,就越发难堪,忙不迭说:“既然你累了,那我就不久留了,你且歇息着!”

        说完,就匆匆出去。

        “……”苏子籍其实刚才没有多心,现在这神态才使他有点警觉,站着,目光下意识一扫,落在了锦袋的位置,他一向心细,自然注意到袋子摆放的位置,与自己走时变了一些。

        “原来他竟是冲着这东西来。”摇摇头,对邵思森,苏子籍无语。

        出了苏子籍房间的邵思森,脸色苍白回到了自己房间,一关上门,就背靠着喘起了粗气。

        “斯文扫地,我竟做出这种事……”他心虚又难受地抹了一把脸:“可我苦读多年,竟真不如苏子籍么?”

        “既有了苏子籍,又何必再有我?”

        同在一届,有这样一座山压着,这对读书人,尤其想要扬名的读书人来说,简直就是当头一棒。

        生平第一次,邵思森感觉到了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