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随我进宫

第一百二十四章 随我进宫

        天空灰暗阴沉,彤云渐积,风不大,小片的雪飘落下来,但阁楼中,地龙的火烧得满屋暖融融,连窗槅都打开了,既轩敞又能赏雪。

        “可惜下的这几场雪,都只是小雪,赏雪也赏不出趣味来。”托腮等着使者回来,新平公主抱怨着。

        端容县主看去,只见一带粉墙隔开,虽是雪落,还是能看见郁郁茂林深竹拥着一座座阁楼,假山环水曲折,清幽雅致,心中不由羡慕,这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难怪连蜀、齐两王都侧目。

        自己虽受恩封了一百五十户,年入不过600石(注),但转眼一想,自己这一支,虽算是太祖之弟,但当年开国时怕事,没有多少功劳,纯粹靠血缘得封郡王,自己能有这待遇,真的可以知足了。

        当下就笑:“以往过年前都会下一两场大雪,可以应了瑞雪兆丰年这句,想必今年也不会例外。”

        “真是那样就好了。不过真到了那时,你们喜欢的几位公子,怕也要办起赏雪诗会,到时就不知你们是会去看情郎,还是来看我这个朋友了。”新平公主眼波流转,调笑。

        几个贵女,都被她的话给逗得红了脸。

        她们身处这园子的暖阁,屋内暖意如春,正说笑,宫女进来禀报:“公主,离越回来了。”

        离越,就是去送信给苏子籍的年轻太监。

        新平公主喜欢长相好的人,服侍的宫女太监无不是在容貌上胜于别处,这离越就是其中一个有些脸面的太监,连名字都是新平公主所赐。

        听到他回来了,屋内的这些贵女都重新坐好了,新平公主说:“让他进来回话。”

        众目睽睽之下,离越脚步轻盈进来,向新平公主行了一礼:“公主,奴带回了苏公子给您的信。”

        “把信拿过来。”

        已有宫女走过去,从离越手里接过信,又送到新平公主手里。

        新平公主展开,看了看,原本带着一丝慵懒笑意的脸,慢慢阴沉了下来。

        笑嘻嘻的几个贵女,见状都静若寒蝉。

        “去西南?”看着这信,新平公主拧眉,若有所思。

        这信上,满篇都是婉拒,苏子籍在信上写着,自己临时被兵部委派差事,要跟着钦差去西南调查案子,可能两三个月都无法回来,马上就要走,不能来参加公主的诗会,但会努力办好差事,报效朝廷。

        “真是的,谁用你这样来报答了?”

        “明知道我想让你参加诗会,还拒绝了我,而不是推了差事,可见对我的敬意也是有限。”

        新平公主心里很不高兴,但那样一个出色少年,只要一想到,就生不起气了怎么办?

        别的贵女都看着,自己必须有威严,不能轻易放过!

        “咦,这里还有一首诗?”将信拿开,发现下面还有着一张纸,新平公主展开读着。

        “城雪初消芥菜生,角门深巷少人行。柳梢听得黄鹂语,此是春来第一声。”

        下面落款,一梦偶得,恐春时难归,送与公主殿下,以恕不能赴会之行径。

        “又是一梦偶得?”

        新平公主忍不住掩口而笑,离得近些的端容县主,本见新平公主态度大变,像是怒了,可现在又转怒为喜,不禁好奇。

        “公主,这诗,莫非是那位苏公子所写?”她与新平公主是亲戚,感情也不错,凑过来看了,顿觉得果然才学不错。

        “这字写得也好,没有十几年磨练和天赋,怕是写不出这样的好字。”

        端容县主越看,越觉得字如其人,苏子籍定是个极出彩的人,觉得不能来赴会,实在是可惜。

        到了来年,她们这些贵女,大多也到了议亲或准备出嫁了,虽大郑继前魏之风,素来开放,但怕也难有现在这样自由,至于成亲后,社交圈子和内容都会与现在有很大区别。

        不能在云英未嫁时见一见这等出色儿郎,实在可惜。

        新平公主见端容县主露出可惜,虽心下莫名得意,可又有些酸溜溜,哼一声,起身说:“可惜什么?我这就进宫!”

        路过仍跪着的离越时,呵斥:“你这蠢奴,还不快起来随我进宫!”

        竟雷厉风行,丢下众女,自己直接走了。

        端容县主与几个贵女,都顿时无语。

        但一想到这位公主,素来就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也就不奇怪了。

        好在她们可以在这园子小住,也可以跟女官说了就走,公主虽走,女官还是会留下善后,于是这些人只互相对视一眼,就别开了目光,只是心里,已是将苏子籍的名字,牢牢记住了。

        这苏子籍,怕真被新平公主惦记上了。

        “公主,不先去见娘娘吗?”离越和新平公主坐辇入宫,在宫内又换了轿,听到新平公主直接吩咐去御书房,离越犹豫了一下低声说着。

        他明面是新平公主挑选了的人,实际上连同着新平公主的几个宫女,并徐嬷嬷都是吴妃送到公主身边。

        为的就是能在关键时刻,拉住公主,不让她做一些太过分的事。

        大概也是他们小心谨慎按着吴妃娘娘吩咐行事,才能让公主垂青辩玄这么久,依旧没做出过于暧昧的事。

        但这就已经让听到传闻的皇上不高兴了。

        虽新平贵为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但真惹怒了皇上,顷刻间就能从云端打入泥潭。

        想想宫中谁都不敢轻易提起曾经存在过的前太子一家子的冤魂,可还飘在皇城上空,怕是不肯去投胎。

        抬头看一眼昏沉的天空,乌云压着,随时可能再下一场雪的样子,离越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父皇那里出来,再去见母后也来得及嘛。”新平公主被轿子慢吞吞的速度折腾得有些昏昏欲睡,听着离越说了这一句,也只随口回着。

        离越不敢再多说了,只能暗暗叹一口气,希望留在公主府里的人,能有机灵些的,快去给吴妃娘娘报信。

        “虽说这事不算大事,可我心里总有些不安,眼皮在跳,觉得是有事要发生,哎,公主可千万不要因这事,惹怒了皇上啊。”

        “皇上事务繁忙,暂时不见公主那才好,正好可以禀报吴妃,让吴妃来劝说公主。”

        离越默默祈祷。

        公主的轿子很快就到了御书房所在的宫殿外,这里是皇上办公处,戒备森严,一眼看去,就是钉子一样的侍卫站在左右,门口站着太监,五六品的样子,看到公主轿子,立刻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