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狐朋狗友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狐朋狗友

        “唧唧!”苏子籍目送着邵思森走远,正要转身进去写回信,迎面就飞来一个白色毛团。

        但它还没扑进怀里,叶不悔手一抓,又捉了回去,她低头望着,微笑:“小白,不要捣乱,夫君正忙着。”

        说着,就直接拎着小狐狸走了。

        苏子籍虽本就没打算去营救小狐狸,但新平公主邀请自己去诗会这事不好好解决了,自己今晚的结局还不如这狐狸。

        忍住抹脸的冲动,苏子籍对仍等自己的年轻太监说:“请随我先进去吧,我这就给公主写回信。”

        不得不说,新平公主果十分得宠啊,连太监出门时都衣着华丽宛公子,且从太监的长相上看,新平公主绝对是个颜控。

        别的太监可能相貌也不差,但这位来送信的是苏子籍见过的所有太监里,相貌最好的一个。

        “早知会惹了这麻烦,那日就不该出去。”

        “不过这样也不会有了感悟,突破瓶颈。算了,这位公主既是这样容易转移注意,也未必就对我很有兴趣,等我去一趟西南回来,想必早就忘了。”

        这样想着,苏子籍陪送信之人进了屋,也不耽搁,立刻取了纸墨,当面就写了一封回信。

        太监识字,在旁看着,脸色就变了。

        “苏公子,您这是何意?”看到苏子籍写的信上,虽然婉转,却明确拒绝新平公主的邀请,公公顿时收敛了笑意,带点不满看过来。

        苏子籍没有立刻说话,直接写完了,又写了一首诗,放下了笔,将信装好,这才对这使者说:“请公公将这信带回,交给公主,非苏某不愿赴会,实是上官派了差事,苏某很快就要离开京城,根本无法参加诗会。”

        “这事公主一查就知,苏某岂敢欺瞒?”

        “成,那我就将这信带回给公主。”太监听这这话,脸色才稍好点,点点头,直接拿着信走了。

        目送太监离开,苏子籍揉了揉眉心,觉得今天真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还都是令人无语,实在是有些心情不爽。

        索性就铺了纸,练起字来,虽有着紫檀木钿,但这只是助力,苏子籍对于基本功从不荒废。

        每日写十几篇字,这也是苏子籍的基本功课,以培养着手感。

        “唧唧!”就在这时,白影一闪而入,被叶不悔拎走的小狐狸又逃了出来,轻盈一跃,就跳到了苏子籍写字的书桌上。

        虽这一跳很注意分寸,没碰到不该碰的东西,但还是让苏子籍的手一顿,正写的一个字,算是毁了。

        苏子籍朝这烦人的小家伙看一眼,它不但不心虚,还用爪子指着字,唧唧叫着给他瞧。

        “怎么,你这家伙莫非还想恶人先告状不成?”

        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来质问,不像是心虚求庇佑啊。

        小狐狸也不理会,依旧用爪子指着字,见苏子籍看过去,就又换成下一个。

        也多亏了苏子籍默背一本杂书来练字,它没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要说的话给指了出来。

        “狐朋狗友?”苏子籍默念出声,顿时哭笑不得。

        “你这家伙,竟还真是来兴师问罪,敢说我结交的是狐朋狗友?晕,你还真是狐狸,这狐朋至少有了,至于狗友……”

        苏子籍连忙打断自己的联想:“行了,我知道了,下次我不再将你主动送出去了,这总成了吧?”

        说着,就要赶小狐狸下去。

        结果,目光落在小狐狸下一刻指着的位置,立刻呆住了。

        “情报?”

        被小狐狸指出的这二字,组合起来就是“情报”。

        要说,苏子籍猜到这小狐狸不一般,怕不是普通狐狸,而是一只精怪。

        但现在,它竟真给了这样一个惊吓,苏子籍在惊讶过后,随即灵光一闪,发觉自己误解了它的意思。

        “你是说,你能通过狐朋狗友来知道情报?”原来它竟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表现它的本事?

        苏子籍突然之间想到,狐狸精的正确用途,它可以通过狐朋狗友来知道情报,那西南多丛林,里面动物不少啊!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就算动物知道的不多,也能抵上百个斥候!

        见苏子籍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小狐狸得意的点了点头。

        “好狐狸!”没等它摆出姿态,让苏子籍夸奖,就惊叫了一声,下一刻,就整只狐狸被苏子籍提起,用提小婴儿的姿势,苏子籍将它与自己平视,脸上带着欢快的笑。

        “等去了西南,就要靠你了!”

        见小狐狸怒视着他,还用爪子踢了下巴一下,苏子籍忙又将它放下。

        “唧唧!”用爪子指着苏子籍,小狐狸怒斥着。

        苏子籍被它这么谴责看着,竟然还真有了那么一点心虚,后知后觉想到,不悔提过,这是只小母狐狸。

        如果对方真的成了精,自己这样抱起来,的确有些不雅观。

        “好狐狸,我错了!”苏子籍立刻微笑着向它道歉,问:“这样的话,现在我们在京城……”

        “唧唧!”小狐狸又用爪子指着字,很是害怕的样子。

        “京城无用?”苏子籍摸了摸下巴,的确在乡下它到处跑,但在京城,从没有看见它出门。

        变成宅狐,想必是有原因。

        “就算京城用不着你,西南就用得了。”苏子籍并不失望,若有所思,良久喃喃:“既是这样,我就办个大事。”

        最担心的事,已是有了一点希望,他自然可以有时间趁着还没离京,闹上一闹了。

        公主府·寄思园

        公主本是前魏田贵妃之父的增旧园,面积其实已符合公主府的规格,但皇帝心疼女儿,又把邻宅赐给新平公主,和原来的园子打通,变成了一个园林。

        这寄思园离着皇城不算远,平时也有着甲士看守,安全上没有问题,而因着不是皇宫,进这里不需要繁琐手续,新平公主无聊了就会在这里请几个相熟的贵女聊天。

        几次举行,规模就渐渐扩大了,形成了诗会。

        这赏雪诗会,其实与以前的诗会也没有多少不同,冬日虽寒冷,但只苦了普通百姓,她们这样的贵女和贵公子,都只会在下雪时感慨雪景之美,少有人会去想,下了雪,百姓怎么过活。

        她们大多是三日一小聚,五日一大聚,就算是不下雪,借着赏梅的名义,也可以请人来聚一聚。

        新平公主就是因无聊,办了这一场赏雪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