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我不信

第一百二十章 我不信

        趁着叶不悔眉还没竖起来,苏子籍哈哈大笑,立刻出去了,说实际,这神态比她不时的压抑好多了,他衷心希望她恢复到原来。

        等在外面野道人这时跟上来,苏子籍低声:先去探探路。

        野道人点头。

        虽知道了商宥鸣的住在,但商宥鸣哪怕致仕了,也有着家底,家中有着原本是甲兵的家仆,又是住在城中,若无必要,其实苏子籍也不想让外人知道人是自己所杀。

        虽不怕,可也没有往身上拢没有必要的麻烦。

        二人从旅店出来,没有乘车,而步行着,毕竟时间还早,苏子籍也想顺便逛一逛省城。

        路上行人不少,新朝鼎立,除了京城,地方并无宵禁,就是到了深夜,在城中也可以行走,顶多偶尔会遇到巡逻的衙役罢了。

        就在前面,已是不远了。东拐西转,走了半个时辰,才终于到了,这还是两个人都走得轻快的缘故。

        苏子籍抬头看一眼街对面的府邸后门,这里是许多府邸的后门巷子,街道狭窄,不过其实附近更小更脏乱的巷子随处可见,有货郎推着车走过,吆喝着,还有一些摊子已亮起了小灯,食物的香气弥漫开来。

        先找个地方歇脚等着。苏子籍看不远处有个小酒肆,对野道人说。

        野道人平时也饮酒,苏子籍请客,他很是乐意,二人坐在酒肆略点了些酒菜,随意吃着,都不用刻意打听,就听到了附近的人吃酒吃得醉醺醺,说起了商老爷快要病死了的八卦。

        苏子籍冷嗤一声,朝着窗外看去,商府后门开着,有个家仆正在懒洋洋靠着,说着话。

        商宥鸣虽是武将出身,开始时还整肃府内保持锐气,以图东山再起,可是现在商府的心气,随着主人重病,已是散了大半,女眷子女也多是在争着财产,彼此较真。

        哪顾得上防备?

        苏子籍仔细看去,这家仆还能隐隐看见当过兵的痕迹,人也显的魁梧,只是肚子凸出,脸上肌肤松弛了,就心里有数。

        果然天下哪有十年之精兵。

        不是官了,没有前途了,商宥鸣靠什么能严格要求府里的人?

        苏子籍以前看过太多没有智商的人,说什么严格要求,令行禁止,这不是凭空掉下来,是前提——权力与前途。

        没权没前途谁跟你混,更不要说严格要求,令行禁止了。

        人家退居二线的国公府都大部分办不到这点好不好?

        不过这样也好,用不着杀人了。

        混到半夜,跟着一同躲在附近野道人从墙上翻进去,一直潜到了商老爷的院落。

        野道人见有丫鬟在房间外间值夜,看上去虽年纪稍大,还显的俏丽,说明当年选的成色不错,给苏子籍一个看我吧的眼神,就从怀中掏出一个细长竹筒,戳破窗户纸伸进去,轻轻一吹。

        苏子籍眼神就变得有点古怪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采花贼会有的迷烟?

        没想到,野道人还真是江湖路数。

        野道人听到里面有了一点动静,转头就要向苏子籍邀功,结果就正好看到苏子籍这望过来的表情,心里就打起了鼓,暗想:公子为何这般看我?

        苏子籍这才正了正表情,示意继续。

        随后,门也野道人从外面小心翼翼弄开,都是江湖把戏,不过这么好用,倒让苏子籍看的顺眼了一点。

        谁?!

        野道人的迷烟只是让外间的两个守夜丫鬟昏睡了过去,里间有珠帘,更有床帘遮挡,得了重病的商老爷反在此时警觉了,挣扎着喝问出声,成了里面唯一清醒的人。

        只是这声音虚弱,根本传不到屋外。

        苏子籍进来时就嗅了解药,闻听喝问,带着一抹冷笑而进,野道人跟在后面,二人一进来,就让意识到不对的商老爷,脸色大变。

        他挣扎着起身,怒视两个不速之客:你们两个小贼,可知这是哪里?我身上有着官位,你们盗入官家,就不怕杀头?

        野道人忙对苏子籍解释:虽是致仕,仍挂着虚职。

        你还真是个官迷。苏子籍不禁冷笑,对野道人说:你去外面守着,一会我再叫你。

        野道人识趣出去,苏子籍慢慢走过去,目光就看着榻前小桌上,蜡烛下,有着点心和茶水。

        参茶?聊胜于无吧?小摊上的酒很差,菜过于肥,有点油腻,苏子籍看着还没有用过,端起茶壶,给空杯子到了,呷了一口。

        啊,虽品质不是太高,但火候还不错,这就是官绅的底涵?看来商大人,很有些雄心壮志。

        让我看看,桌上的纸还写了诗李广不侯身渐老,子山操赋恨何深?

        这不好,这不好,这是对朝廷有着怨望,这可不是好臣子应该写的诗。

        不过字还不错,难得,难得,商大人真是文武全才啊!

        仿佛是偶遇故友,重尝旧酒一样说话。

        你不是普通人,你是谁?商老爷这时反不叫了,沉声说着。

        苏子籍这才仔细打量,只见商宥鸣身材魁梧,肤色黝黑,虽卧着,病的骨架支离,还有着病虎的威风:我啊,本届解元。

        本届解元?

        哼,既是解元,为什么夜闯官门,难不成府学没有教会你规矩话说到一半,商宥鸣突然之间哑了,目光直直盯着一处——苏子籍手中正把玩这一块玉配。

        这玉配明黄,带着龙纹,在烛光下更显的华美。

        怎么,喜欢这玉佩?见着商宥鸣脸色一下蜕了色,身体甚至微微颤抖,苏子籍还故意拿下来,就着烛光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不可能不可能商宥鸣堂堂一个将军,这时牙战的厉害,上下发出了咯咯声响,目光死死盯着龙纹玉佩。

        本来还故作镇定想要与贼人周旋拖延时间,这时如中雷殛一样身颤股栗,震惊盯着玉佩,又看向苏子籍,死死盯着,不住摇头:不可能,太子不可能还有太孙!

        不可能,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