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暗月纪元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盛会

第四百七十四章 盛会

        “阿爹,你要去吗?”依偎在翰皇的怀中,露娃看了一眼屏幕中依旧被那只大手抓住的唐凌,问了翰皇一句。

        “是,阿爹要去的。”翰皇轻轻将露娃放在一张特制的椅子上,摸了摸露娃的头发,柔声的说到。

        “是因为他身上的那两条纹路吗?”露娃摁动了一下椅子的某个键,那椅子就自己漂浮了起来,随着露娃转动椅子上的摇杆,椅子的方向也可以自如的控制。

        问问题的时候,露娃就已经将椅子转动到了窗边。

        这特别的花园里,一年四季都是百花盛放的模样,只是到了夏季还要美一些,会多上一些瓜果。

        就比如现在,园子里已经有葡萄了。

        据阿爹说,这是非常难得的来自于前文明的葡萄,几乎没有什么基因变异。

        此时,这葡萄在阳光下就像一窜窜紫色的宝石,颇为惹人怜爱。

        可是露娃却不屑的撇撇嘴,没变异就很好吗?紫月时代的葡萄很多变异品种,也是朝着好的方向变异,可比前文明的葡萄出色多了。

        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稀为贵吗?

        露娃内心从来不在乎这一点。

        稀少的,意味着不合时宜的。

        只有那种极具生命力的,强悍的,能够站在巅峰存活到最后的,才是值得心仪的,不是吗?

        想到这里,露娃就想到了唐凌的战斗,之前看到的种种在脑海中一幕一幕的浮现....唐凌的身上真是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还有那种有穿透力的强悍,就像阳光呢!!

        “唔,的确是因为他身上的纹路。”对于心爱的女儿,翰皇回答的很直接,而在说话间,翰皇已经将身上的便服外套脱去,拿出了一件龙袍礼服披在了身上。

        露娃回头,对着翰皇盈盈一笑,然后驾驶着轮椅飘了过去,开始为翰皇的改良龙袍系扣,这礼服穿起来就是麻烦,不明白阿爹为什么喜欢这个?在紫月时代可没有什么真正的皇帝。

        “阿爹可知道唐凌身上的纹路是什么吗?”对于这个露娃非常的好奇,在观战中她就已经知道这类似于超科技的纹路,并不是真正的超科技纹路。

        “我不知道。”

        “那为什么一定要去?让叔叔去,让城中的元帅伯伯们去也是合适的啊。”露娃为翰皇扣好了最后一颗扣子。

        “表面上的原因,是因为唐凌这一次的表现太过惊天动地了。为了平衡不被打破,这件事情需要善后。”翰皇整理着衣领:“当然,这也是为了保护唐凌。”

        说话间,翰皇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大手,不屑的说道:“毕竟,某些势力已经不要脸了。但他们不要脸并不代表是一件好事,说不得是因为有了什么依仗。”

        “但内里的原因....是因为这纹路关系到某个秘密,不,应该是也许关系到某个秘密。这一次,不仅是我要出面。这个世界各方势力的老鬼...唔,都会出面。”翰皇此时已经穿戴完毕,然后郑重其事的拿出皇冠戴在了头上,再次爱怜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阿爹,是我能知道的秘密吗?”露娃歪着头。

        “不能的。”翰皇的神色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个秘密涉及到唐风的死,也涉及到这个世界的真实,是绝对不能让露娃知道的。

        尽管因为身体的原因,自己的这个女儿无比的早熟,又无比的多智....但她也只有十岁。

        “好了,我走了。”翰皇抱了抱露娃,亲自为她打开了轮椅上的保护罩。

        面对翰皇这个动作,露娃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阿爹真是太小心了,在这里有谁能够伤害到自己?还要多此一举的开个保护罩干嘛?

        女儿翻白眼是什么心思,翰皇当然知道,他只是微微一笑,便转身要朝门口走去。

        “阿爹,我不喜欢彼岸。”露娃看着翰皇的背影,忽然这样说了一句。

        翰皇听得这句话,不由得哑然失笑,心中也略微有些酸涩,这是做为父亲的本能。

        他不会觉得露娃才十岁就对唐凌心动,有什么不对。

        毕竟露娃比一般孩子都早熟太多,再说翰皇骨子里的东方浪漫,让他相信青梅竹马这样美好的感觉。

        只是,当日随口一言竟就这样被女儿记在了心上,并且开始在意起除自己之外别的男子,做父亲的....

        “在这个时代,强者无论男女,并不只为一人心动,是很正常的事情。”尽管心酸,翰皇还是开口劝慰了女儿一句。

        听来非常的荒谬,可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现实。

        在这个时代需要有太多的利弊需要权衡,就算他身为正京城第一人,就算他无比心爱自己这个女儿,也不得不如此....

        刚才的那场战斗,翰皇觉得厄难女王和唐凌的感情颇深,为了情爱这种事情得罪唐凌实属不智。

        如果唐凌是未来帝王,谁能阻止他拥有几个女人?自己的影响力无非也就是能够巩固露娃的地位。

        如果不是,露娃和唐凌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听得翰皇的话,露娃叹息了一声。

        忽而又觉得前文明实在很好,一个男子只能和一个女子在一起,有诸多的东西保护着他们在一起的神圣....就算不是完美的制度,总好过这个时代。

        阿爹在这方面是不可倚靠的,说了他也不明白。

        但没有关系,自己还小,来日方长。

        露娃一点都不着急。

        “露娃,以后你寻找爱人。一定要找一个盖世英雄一般的男孩子,他要强悍,能够保护你。最重要的是要有海一般宽广的胸怀,知道吗?”

        “阿妈,什么是爱人?”

        此时,翰皇已经推开门朝着外边走去。

        “阿妈...”露娃看着门外刺眼的阳光,在心里默默的叫了一声妈妈,可脸上依旧是淡然而平静的笑容。

        会让阿爹伤感的事情,最好就不要让他知道了。

        这一次,阿爹就去好好保护唐凌吧。

        秘密什么的,其实不重要,长大了不就知道了?

        我会长大的。

        **

        海上的风依旧很大,有些狂浪的波涛也一刻没有停息过。

        在一片安静之中,那一艘小船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下方。

        此时,船上有些什么人,人们已经看得很清楚。

        就两个人而已。

        一个撑船的老翁,看起来很有一些年纪了,身形佝偻,短发雪白一片,穿着紫月时代很普通的韧草编织的衣裤,脸上布满了可怖的乱七八糟的伤痕,毁容毁得很彻底。

        这是谁?在场如此多的大人物,没有人能够认出老翁的身份。

        那船上的另外一个人呢?是一个老妇。

        为什么说是老妇?因为从她笼着脸的面纱下露出的长发,已经一片花白了。

        她戴着黑色的头纱,却穿着一袭白色的裙子,这裙子带着典型的光明洲十七世纪的特色,让她看起来像一个贵妇。

        除此之外,这老妇再没有任何特别的特征。所以,这一号人物又是谁?人们内心依旧一片茫然。

        船到了残破的擂台下,停住了。

        亏得那么大的风浪,这小船又没有抛锚,依旧在风浪中停得稳稳的。

        此时来人也不说话,撑船的老翁似乎累了,坐在船头,有些呆滞的看着天空。

        老妇戴着面纱,也看不出她的目光停留在哪里?

        这是要做什么?没人知道。

        人们在这怪异的气氛下,只能保持安静。

        而在此时,黑暗之港一向藏得很深的秘密部队出现了,因为站在山头上的所有人发现他们竟然被包围了。

        就算沙滩区也被彻底的封锁了。

        不过这种封锁是象征性的,只是为了告知沙滩区的人现在不能离开。

        因为黑暗之港的秘密部队出现,气氛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而站在山头的普通人则是不安....部队出现了?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已是下午了。

        原本炙热的天气,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何时变得暗沉了起来。

        在夏季常常阴晴不定,有急雨一场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是,人们并没有等到什么急雨,而是看见在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黑色的裂缝!

        又有什么大手啊?大脚之类的要出现?有的人心里对这场生死擂台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快要麻木了。

        很多人的眼中只剩下那一堆冰蓝色的火焰在跳动,因为整个压抑的现场,它最惹眼。

        如果记得没错那是唐凌留下的最后一堆火焰,他将龙十二扔入了火焰当中。

        谁知道那龙十二那么耐烧?!火焰直到现在还没有熄灭?

        但这是重要的事情吗?显然不是!

        因为天空中的第一道裂缝已经有了动静,它直接的裂开了,一个身穿黄色龙袍,头戴皇冠的身影出现在了裂缝之中。

        “呵呵,没有想到朕竟然是到得最早的一个?”来人一步跨出了裂缝,人还停留中空中,声音已经响彻全场。

        在这个时代,还能自称为朕的人能是谁?在这个时代,有这番打扮的人又能是谁?

        当然是正京城的翰皇!他竟然来了。

        站在山头上的正京七子激动了起来!!他们没有想到翰皇竟然亲临。

        “参见翰皇。”正京七子整齐的跪下,在正京城可是保留着东方最古老的规矩。

        “免礼。”翰皇轻轻的一挥衣袖,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他就这样站在空中,扫视了一眼全场。

        忽而装作惊异的看了一眼漂浮在擂台下的小船,然后再用夸张的语气说了一句:“哎呀呀,是朕眼拙。没想到二位竟然连襟而至,捷足先登,失礼失礼。”

        他所说的二位自然是船上人们认不出身份的老翁和老妇,别人认不得他们,不代表翰皇认不得。

        面对翰皇故作夸张的语气,老翁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呆呆的看着天空。

        倒是那老妇不屑的哼了一声,头一撇望向了依旧停留在天空中的那双大手。

        “啧啧啧,先到的人怕是这双手的主人。是星辰议会的哪位啊?怎么藏头露尾的?不然,先放下唐凌再说?”就在老妇的目光看了一眼那大手的时候,另外一道裂缝也裂开了。

        一个身材火辣,身穿着由特殊树叶编织的衣衫,一头亚麻色的波浪卷发披在肩上,有着一张略显童稚的脸,脸上却挂着一幅眼眶眼镜的女人从裂缝中走了出来。

        看见这个身影,韩星立刻就想要缩起来。

        “咦?小韩星?!你在这里啊,可是被这场面吓尿了?来,快过来你叶姨的怀中,叶姨安慰安慰你。”说话间,这位自称叶姨的女子在空中就对着韩星伸出了双手,伟岸的胸前一阵波涛。

        韩星吓的脸色一阵苍白,对身旁的两位圣树城使者说道:“叔叔,伯伯,不,我的亲大爷。赶紧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韩少,你觉得我们能在城主眼皮子底下把你带走?”其中一位使者的脸色也有些怪异,可是他说得是实话。

        “韩少,不要让我们为难。”另外一位使者的脸色也不好看,可是这个说着胡话的女人是圣树城的城主啊,他又能怎么办?

        “怎么了?小韩星,你害羞呢?你小时候可是哭着喊着,流着鼻涕,追着我说肚子饿,要吃奶奶呢。”叶姨冲着韩星眨了一下眼睛。

        妈的,这句话果然来了!这特么什么场面?堂堂圣树城城主不要脸的么?小时候的事情为什么老是要提起?为什么?!而且,你当时抢了老子的奶瓶....你这样说,别人会联想到什么?

        看着周围有许多人涨红了脸,使劲憋住笑的样子,韩星有一种想要把自己打晕的冲动。

        他畏畏缩缩的看了一眼洛辛的方向。还好,还好,洛辛还是昏迷着的。

        “圣树城主,堂堂十大安全城的主人,难道就不注意一下言辞吗?”就在韩星害羞的几乎晕厥过去的时候,又一道裂缝开了,从中再次走出了一位女性。

        相比于圣树城主的童颜火辣,这位女子全身都透着一股圣洁而冰冷的气质,她穿着一套包裹到脖颈的天蓝色的礼服,礼物上绣着云纹。

        淡金色的头发盘起,梳得一丝不苟,容貌美丽却又疏淡。

        “冷山城主。”此时,翰皇对来人轻轻点头,顺便招呼了一声。

        “您好,翰皇陛下。”出于礼貌,这被称为冷山城主的女人也冲了翰皇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

        毕竟,正京城是为天下第一安全城,翰皇强势不言而喻。

        “嘿嘿,都已经开始招呼上了吗?看来我老头子是来晚了啊。”天空中在这时,又出现了几条裂缝,而之前出现的裂缝最后一条也终于洞开了。

        从这条裂缝之中走出了一个老者。

        这老者穿着就和撑船的那个毁容老头儿一样朴实,不同的只是他腰上挂着一个巨大的葫芦。

        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葫芦中装得是酒,在葫芦上还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

        他的面貌寻常,身材普通,唯一显得有些特别的是,他有一头雪白的头发,面上的蓄得胡须则是一片漆黑,这样的黑白对比倒是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是谁?白发黑须再明显不过了!五华山主!一样是这世界十大安全城中的其中一位城主。

        “来晚了,不好意思。”裂缝又开,这一次走出的是一位身上穿着和服,踏着木屐的男子。

        他的双手笼在衣衫之中,腰上别着一长一短两把武士剑,身材魁梧,整个人看起来严肃而冰冷,口中的言语却甚是礼貌。

        十大安全城主之一曜日岛岛主。

        “来晚了,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曜日岛岛主的话刚落音,一个浑厚不羁的声音就传来了。

        再次洞开的裂缝走出了一位全身穿着盔甲,抱着头盔,身后别着巨剑的高大男人。

        这盔甲可不是紫月战士的制式盔甲,而是来自于古光明洲标准的骑士盔甲,看着这一套特别的骑士盔甲。

        人们也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威廉堡主,同样是十大安全城之一的一位城主。

        在这个时候,人们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浓重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情况下十大安全城的城主竟然出现了六个,这意味着什么?唐凌搅动起的事情就那么厉害吗?

        要知道,此时在天空中站立着六个人,几乎就能代表着这个世间最顶级的一股势力了。

        基本上等同于这个世界最高议会的一半以上顶级人物来到了这里。

        可是,天空中还有空间裂缝。

        果然,裂缝又洞开了。

        这一次走出来是一个黑人的老者,他的目光沧桑而悠远,手上拿着一根显得非常古老的木杖,**着画面图腾的上半身,围着一条简单的草裙,赤着双脚从裂缝中走出。

        看着他走出来,就算包裹翰皇在内的所有人都对他行了一礼。

        开普罗比安全城虽然不是十大安全城中,最强力的安全城,却是最古老的一座安全城。

        这位黑人老者就是开普罗比安全城的城主那莱。

        另外,他是真正紫月巨变的亲历者,是一位见证了时代的老者,这样的资历,当然当得起所有人的礼节。

        “等等我,噢,不!要不是里托斯城里的姑娘太热情,我实在不会来这么晚的。”

        “那莱城主,我只能单独和您问好了。”就在沉默的那莱城主对大家还礼的时候,一个听起来潇洒又很是无谓的声音从另外一条裂缝传来了。

        这个时候,人们看见从裂缝中走出了一个看起来非常强壮有力的男人。

        他穿着一件背心,下身就是普通的迷彩裤。

        在他的腰带上挂着很多小东西,就包括匕首啊,手雷什么的,背上则背着一件看起来很奇特,却充满了科技感的武器。

        自由女神城的城主,里奥出现了。

        在这个时候,几乎已经不需要猜测,十大城主应该会齐聚在这个生死擂台残破的战场了。

        他们是为什么而来?已经没有人想要猜测了。除了沙滩区上的人们,山头上的人反而是人人自危!

        在紫月时代,知道太多的秘密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何况,还是这些顶级人物的秘密?!

        见证能够改变时代的事情?哪里是那么好见证的?!

        此时,八大城主齐聚,还有小船上的两个怪人。

        之后,还会出现一些什么人?毕竟,天空中还剩下一条裂缝。

        “咳,咳咳....”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声咳嗽的声音传来,人们看见海面上有一个人踏浪而来。

        这个人披着船长服,虽然苍老。但身上披着的这件船长服却让他显得无比的气势雄浑。

        还能是谁?这不就是黑老吗?!黑暗之港真正的那位神秘城主!

        “没有想到啊,诸位竟然齐聚我黑暗之港。真是让我黑暗之港蓬荜生辉....”黑老说着话,双手背在身上,看起来很慢的脚步,却是几步就已经走到了全场正中的位置。

        真正的主人出现了,其他的城主也不会再漂浮在空中,全部都飘然而下,落在了海面之上。

        在这个时候,所有城主都朝着黑老行了一礼,他是这里的主人,同样他也是和那莱一样亲历了紫月巨变的人。

        黑老表现的无比淡然,一一还礼之后,这才又咳嗽了两声说道:“虽然是蓬荜生辉,但毕竟只是两位后生的生死擂台,实在当不得各位都出现在这里。这种场面让我甚是惶恐...”

        说话间,黑老看了一眼天空中还剩下的那条裂缝,以及依旧停留在天空中的大手...

        忽然语气一变:“即便是惶恐,我老黑也要招待好诸位。首先,就先给诸位一个心安吧。反正,朋友还没有到齐....”

        说话间,黑老手一挥,低喝道:“清场!”

        他的话音刚落,已经将所有能够观战的山头都包围的严严实实的部队,突然就冲了上来。

        人们本能的想要逃跑,毕竟山头上也不乏有高手存在。

        但是铺天盖地的雾气从山脚部队的手中蔓延开来了,只是瞬间就已经包裹了所有的人...

        “黑老豪气。”圣树城城主看见这一幕,眼镜下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忍不住比了一个大拇指。

        “我家后生...”翰皇想起了正京七子,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但终究还是没有动,只是叹息了一声:“罢了,太年轻的小子也不宜知晓太多。”

        除了这两位,其余的城主都没有说话。

        而黑老只是嘿嘿一笑,就冲着天空喊道:“堂堂星辰议会,既然都已经提前来了,参与了那么多,在我黑暗之港也闹了一个够。”

        “到了这个时候,就只打算派一双手来参加这一次的盛会吗?”

        黑老说话间,那一堆烧灼着龙十二的冰蓝色火焰就快要熄灭!

        那双大手忽然用力一个挣扎,一只手掌就要朝着那堆冰蓝色的火焰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