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四十三章 尸剑战沧木

四十三章 尸剑战沧木

        陈放歌看向陆镇海,淡然道,“我不作无谓之战,不杀无谓之人,陆兄,可知我意?”

        陆镇海道,“陈兄若助我过此关,那枚金令符便是陈兄的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镇海要是再玩什么虚的,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陈放歌点点头,阔步跨入场中,盯着枯木老祖道,“可准备好了。”

        枯木老祖伸出细嫩的手,指着陈放歌道,“你先来,让我瞧瞧你的成色。”

        话音方落,一道金光从划破虚空,正印在枯木老祖眉心,哗的一下,枯木老祖的肉身陡然炸裂开来,一团黑气腾腾上空。

        那根柳枝剧烈震颤,一连落下三瓣树叶,死死拦住陈放歌射来的金光,下一瞬,炸裂的血肉在黑气的牵绕下,竟再度化作那个白衣少年的形象,只是白衣少年的脸色透明如纸,极其诡异。

        “兵甲种魔大法!”

        始终淡然的陈放歌面上黑气爆闪,一字一句道,“习此邪法,不知要生吞多少婴海天魂,似尔这等邪魔,当下幽冥地狱。”

        说话之际,掌中金光陡然大放光滑,转瞬,枯木老者柳枝上的树叶几乎尽数落完,遮天蔽日地,阻挡着陈放歌的金光轰击。

        如此大战,举世罕见,围观众人瞬间沸腾了。

        “化尸气为剑气,参悟元天道,赋灵尸气,尸剑陈放光不愧不世出的天才。”

        “似此等攻击,某是一招也接不下,这枯木老祖一生邪功,也算是可敬可怖。”

        “枯木老祖掌中的荣枯柳,乃是本命精血炼制的天灵之宝,威能莫测,老祖邪功通天,这一战要谈胜负,为时尚早。”

        “…………”

        众人议论声中,战斗从高潮走向了更高潮。

        吃过一次亏的枯木老祖,再不敢轻敌,掌中荣枯柳落下全部的九片柳叶,环绕周身结成大阵,团团护住周身,抵御着陈放歌一浪高过一浪的猛烈攻击。

        而那根光杆柳条偶尔如毒龙般探出,直朝陈放歌灵台射来。

        每到此时,陈放歌的攻势便会生生凝住,靠一柄凌冽光剑,横在眉心,才将那光杆柳条拦住。

        “了不起,了不起,江南地界上竟出了这等人物,后生可畏,后生可畏,陈兄,这一局,你我便算打和吧。”

        枯木老祖高声喝道。

        陈放歌冷声道,“枯木老妖,你修炼此等邪功,杀害无数无辜婴孩,陈某当年曾丧幼子,丧子之痛,感触尤深,今日,你既撞上我了,我若不代天诛你,岂对得起天下千千万万的父母。”

        呼喝声罢,陈放歌长啸一声,猛地放出尸体,尸体陡然气化,变成一把冲天宝剑,拖着恐怖的剑光,直朝枯木老祖轰去。

        剑光宛若划开了天地,天地间只剩了这霸烈剑光。

        轰然一声闷响,天地间好像划过一道闷雷,九根树叶顿时星散,那根光杆柳条顿时弯折到极限。

        眼见剑光便要射中枯木老祖,忽然一道肉眼不能看见的微波,打在那几乎能撕裂天地的剑光上。

        宛若清风拂过树林,剑光轰然崩碎。

        散乱的剑气汇入陈放歌体内,哇的一声,陈放歌喷出一口脓血。

        刷的一下,一片树叶猛地朝陈放歌射来,巨大的树叶轻颤,顿时将来不及反应的陈放歌,卷入其中。

        霎时间,数十根叶茎如毒刺一般戳出树叶,直朝卷在当心的陈放光射去。

        眼见陈放歌便要如白庆之那般饮恨,忽然,金光一闪,那道树叶陡然四散炸开,化作袅袅烟气,几次想要聚形成树叶形状,道最后关头都分散开来。

        ?而一剑斩裂那片树叶的陈放歌,是从半空中跌落在地的,砸出个深坑,面色惨白,气若游丝。

        “敢毁我至宝,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枯木老祖纵声狂啸,怨气冲霄,恨不能将陈放歌千刀万剐了。

        他这枝荣枯柳,乃是夺舍重修前,就苦心精炼的宝贝,容纳了他抽取的无数至纯精血,夺舍重修以来,他的修为能快速恢复,这枝荣枯柳居功至伟。

        如今,陈放歌竟用无上尸剑,毁灭了一片树叶,虽是一片树叶,却也足以抵枯木老祖数十年祭炼之功,这股狂恨简直要吞没天地。

        怒喝声未落,那根光杆柳条如毒龙一般,电光似地朝陈放歌爆射而来,枯木老祖打算一点点地用这荣枯柳生生将陈放歌的精血抽干了。

        眼见毒龙便要射中已经失去抵抗力的陈放歌,忽的,陈放歌的身体暴退开去,如被狂风卷走的树叶,飘摇到了远处。

        “哪个鼠辈,不知死活!”

        枯木老祖怒喝一声,召回光杆柳条,下一瞬,八片柳叶皆回到柳条上,一双少年人特有的精亮明眸射出森森寒光。

        “枯木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既已胜了,何必赶尽杀绝。”

        伴随着清朗的声音,一个青衣青年,行出人前,面目瘦硬,不是许易又是何人。

        “哈哈哈……”

        枯木老祖仰天大笑,面上尽是阴毒,笑罢,一指许易,“我纵杀千万人,你能奈我何,无名之辈,莫非你要告诉我何为大道不成,哈哈……”

        赵令武及赵家众人无不哈哈大笑,陆家众人各自眼目神游,面上挂着哂笑者,为数不少。

        许易道,“镇海兄,你是召集人,此事,当由你来居中调度。”

        他对陆镇海的为人,极度不齿,适才,枯木老祖要击杀毫无反抗能力的陈放歌时,这位处世通透的陆家主,依旧很拎得清,作壁上观,不参与冲突。

        即便陈放歌真是为金令符而战,但到底是为你陆家冲杀,你陆家再袖手旁观,未免太说不过去。

        此番,他要陆镇海居中调度,就是要把想隐在幕后的陆镇海,推到台前。

        “怎么,镇海兄要亲自下场,那好呀,正好让我瞧瞧陆家百年前的威风,到底还在不在。”

        赵令武哈哈大笑。

        枯木老祖死死盯着陆镇海,“既如此,老夫就讨教陆家老儿的高招。”

        陆镇海额头见汗,抱拳道,“赵兄,你我因此灵泉之争,说好了五人轮战,现在你方才胜了两局,妄言胜利,还为时过早,我方要商讨一下,才能决定三第三轮出战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