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2433章 弃天

第2433章 弃天

        遗古境,是命运神山中众多秘境之一,传说存放有大量命运宝物,每一件皆价值连城。许多命运神殿的核心弟子,都没有进入遗古境的资格。

        张若尘在源湖洞府中,开启日晷,体悟命运奥义整整半年。

        出关后,便是来到遗古境中,寻找命运宝物。

        “咯啦。”

        张若尘踩碎一片青瓦,发出破碎声。

        遗古境,与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秘境的天空十分昏暗,只有西边,泛着淡淡的青芒。

        辽阔的大地上,尽是残垣断壁,枯木瓦砾,俨然一座庞大的废墟。一眼望去,看不到边界。

        通过断残的墙壁,横陈的巨石,深埋地底的祭器,能想象出这里曾经的辉煌。给人的感觉,像是天宫倒塌了一般。

        如此浩大的废墟遗迹,张若尘瞬间联想到,当初的龙神殿。

        “难道这里曾经也有一座宏伟的神殿,并且也被摧毁?”

        张若尘心中震撼,即便整个世界都是残破的,石柱、锈鼎、祭台,却依旧散发出神圣庄重的气息。

        “这里曾经乃是命运神殿。”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带有唏嘘的语气。

        张若尘脸色微变,侧脸望过去。只见,旁边不远处,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道黑色身影。

        他穿一身黑袍,身上没有一丝气息波动,像是一个凡人。可是,偏偏张若尘怎么都看不清他的脸和身形,调动真理之眼,看到的也只是三道模糊的重影。

        张若尘何等心境,片刻间,定住心神,平静的道:“阁下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命运神殿虽然倒塌,可是依旧残留有一些古老的修炼宝地。我已经在遗古境悟道百年,今日,刚刚出关,恰好路过此地。”黑袍人道。

        张若尘道:“有这么巧?”

        遗古境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吗?

        能够在遗古境修炼百年,此人绝不简单。

        黑袍人缓步向前走去,穿过一座座断墙,踩过一条条沟壑。

        张若尘不知为何,选择跟了上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黑袍人道:“你就不好奇命运神殿是怎么倒塌的?多久倒塌的?又是谁,新建了现在的神殿?”

        张若尘心中的确好奇,可是,却没有开口问。

        黑袍人道:“世间没有任何一个帝国,一个家族,一座神殿可以永远强大,可以恒古不灭。当大破灭到来时,整个世界都得崩塌。命运神殿之所以被毁,那是因为它不够强大。可是,只要传承没有断,诞生出更加优秀的后来者,神殿就能重新建立起来,并且比以前更好宏伟。”

        “神殿被毁的挫折,只是短暂的黑暗。只要信心没有被击溃,还有无数坚持信念的修士在,总会迎来光明。你看现在,新生后的命运神殿何等强大?”

        张若尘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他根本不信,一个恰巧路过的人,会给他说出这么一番话。

        “我名叫弃天,是一个抛弃了所有一切的人,包括我自己。现在,我只剩头顶那片天,或许有一天,天也会踏。”

        黑袍人转身,迈步而去。

        张若尘紧追上去,可是无论他动用多么快的速度,却追不上黑袍人缓慢的步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袍人消失在天边。

        张若尘喘着粗气,咬着牙齿,啸声道:“你到底是谁?”

        黑袍人的出现,令张若尘心绪不宁。

        不知不觉,他又走到先前黑袍人带他去的那个地方,入眼处,是密集的坟墓。有的有碑,有的只有一个十字架,无比苍凉。

        碑和十字架上,书写有一个又一个名字,皆是命运神殿的修士。

        其中一片区域,全是新坟。

        似乎所有命运神殿陨落的修士,都会葬到此处。

        张若尘深吸一口气,盘膝坐下,调整自己的心绪状态。

        心情完全稳定下来后,张若尘重新睁开双眼,已不再去想黑袍人的话,准备着力寻找命运宝物。

        经过半年时间对命运奥义的体悟,张若尘对命运之道,有了深层次的理解。

        命运神殿有十二宫:生、死、祸、福、凶、吉、喜、怒、虚、实、过去、未来,对应十二种力量。

        可是,张若尘却又对他们,进行了重新归类。

        生、死、祸、福、凶、吉,其实代表的都是“光明”和“黑暗”。

        喜、怒,代表的是“心”。

        虚、实,代表的是“虚无”和“空间”

        过去和未来,代表的是“时间”。

        命运的力量,可谓包罗万象。

        一个“喜”字,或者一个“怒”,并非简简单单的两种情绪,而是包含有更多的力量。比如,般若调动命运的力量,可以恢复修士被抹去的记忆,其实就是“心”力的一种体现。

        风后执掌天命羽,可以操控修士的情绪,错乱修士的记忆,也是源自“心”力。

        生、死、祸、福、凶、吉蕴含的力量,更加广泛。

        张若尘仔细思考后,决定寻找,能够与时间或者空间沾上边的命运宝物。

        “哗——”

        他将空间规则、时间规则、精神力同时释放出来,一寸寸向外蔓延,探查空间六方。

        如果附近有与空间或时间契合的命运宝物,他必定会有特殊的感应。

        “咦!”

        只是一瞬间,张若尘便出现感应,目光望向前方一座山岳大小的坟墓。

        虽然也是一座新墓,可是,规模却远胜别的修士的墓,显然墓主人大有来头。

        张若尘身形闪动了一下,出现到墓丘下方,抬头凝望石碑上的文字。

        忽的,瞳孔凝缩。

        “神子御邱之墓。”

        张若尘没有想到,命运神殿的上一任神子,竟然死了!

        做命运神殿的神子、神女,这么危险?

        细看石碑上的内容,张若尘才又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位神子,并不是被人刺杀身亡,而是冲击神境失败而死。

        能够成为命运神殿的神子、神女,必定都是一个时代最顶尖的天骄,可惜,他们的压力也很大。

        若是不能在千年之内达到神境,便会从神子、神女的位置上退下来。

        一个不是神灵的神子神女,身份太尴尬,而且免不得会被嘲笑。肯定会有无数修士,觉得他们浪费了命运神殿提供给他们的海量资源。

        临近千年之时,但凡有冲击神境的机会,他们都会拼命的搏一搏。

        如此一来,根基尚浅的他们,冲击神境失败的概率也就大增。

        “轰隆。”

        张若尘一掌拍击在地上,将体内的时间规则、命运规则,全部打出去,沟通墓中的那件命运宝物。

        那件命运宝物,只是微微颤动一下。

        没有主动飞出来。

        “怎么?难道还要我挖开墓,进入棺材中取?”

        张若尘没有冒然这么做,一位接近神境的神子的墓,绝对不简单,一旦挖坟,就是大不敬,必定会遭受反噬。

        “对了,命运奥义。”

        张若尘双手捏成指诀,引动体内命运奥义的力量。

        “铮!”

        一道白光,破开墓丘的土层飞出,直冲向张若尘。

        它以无与伦比的速度,环绕张若尘飞行。

        速度之快,让张若尘都感觉到危险,一旦被它撞上,多半会受伤。

        在它飞行之时,周围天地间,时间流速变得紊乱,一道道时间印记主动显现出来,在它后面,汇聚成了光点尾巴。

        张若尘同时释放出空间真域和虚时间领域,镇压在它的身上。与此同时,摊开右手手掌,将命运奥义的力量运至掌心。

        它的速度放缓,飞到了张若尘的掌心。

        是一只白色的手镯,非石、非金、非玉,看似晶莹,却并不通透。

        “哗——”

        张若尘调动一道血煞之气注入其中,手镯立即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华,表面上,出现三个古文——宙繁镯。

        宇宙。

        宇,代表上下四方,既是空间。

        宙,代表古往今来,是为时间。

        这只镯子,以“宙”命名,果然和时间有一些联系,幸好张若尘拥有命运奥义,要不然怕是无法将它收服。

        “以后,你就跟我了!”

        张若尘将宙繁镯戴在手腕上,没有继续寻找命运宝物的打算,径直离开了遗古境。

        一位神子的命运宝物,绝不简单,况且还能与时间之道契合。

        想找到比它更好的命运宝物,绝不是易事,张若尘不想在遗古境中,浪费太多时间。

        至于宙繁镯的威能,他打算出去之后,再慢慢研究。

        离开遗古境,张若尘去了一趟福禄殿,向福禄黑袍大祭司道谢和告别。走之时,他本来是想询问“弃天”的信息,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忍住。

        出命运神山的一路上,张若尘都能感知到,有修士在跟踪,手段很高明,即便拥有真理之心,也无法判断出那人的身份。

        张若尘没有理会他,假装没有察觉,径直回了寒页城域。

        数个月之前,狩天之战便结束。如今,各族的参战修士,已经离开得差不多,整个城域变得颇为冷清,走在街道上,看不到几个人影,完全无法想象狩天之战前那段时间的热闹景象。

        繁华落尽,喧嚣即逝。

        跟在后面的那位追踪者,终于离开,似乎只是想要确定张若尘的动向。

        快到达瀚海庄园的时候,张若尘在街道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是血屠是谁。

        血屠穿一件灰白色的布衣,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值钱的宝物,甚至还光着两只脚,没有穿鞋。

        站在瀚海庄园外,他仔细的,将全身上下再次检查了一遍,确定真的足够朴素,才是迈步向庄园的大门走去。

        做人,就该低调。

        虽然他现在对张若尘是怕得要命,可是张若尘有日晷,有大把的修炼资源,跟在张若尘身边,吃不到肉,能够喝一些汤,也会让别的修士羡慕不已。

        “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师弟,有这层关系在,他还能把我赶出来不成?至于还债,想都别想,时间一长,总会赖掉。”

        血屠心中如此想着,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血屠,你要找我吗?”

        张若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血屠浑身一颤,僵硬着身体,缓缓转过身去。

        看见,张若尘站在前方不远处,他又使劲的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师兄,好久不见,对了,差点忘记恭喜师兄与罗乷公主喜结连理,从今往后,便是天罗神国的驸马。”

        “订婚宴,你怎么没来?”张若尘问道。

        血屠干咳了两声,道:“太忙。”

        血屠本以为张若尘和阎无神会在虚无空间中同归于尽,当然也就没有去福禄神宫参加订婚宴,而是兴奋的去了神女楼,找了两位精灵族的美女,痛快的喝了一晚上的酒。

        张若尘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好歹也是神子,怎么穷成这样。你的鞋呢?”

        血屠眼眶发红,泣声道:“在神女楼遇到了一位狠角色,全部输光了,就差没有将我这一身大圣血液卖出去。你看我身上这件布衣,还是幻化出来的。”

        这话,半真半假。

        上狩天战场,血屠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为了发财。所以,将各种偷袭暗算的手段,全部都用上,抢劫了很多大圣。

        仅仅只是君王圣器,就有六件。

        还不算各种等级的圣源,大圣血液、大圣骨、大圣心脏……

        离开狩天战场,他在第一时间,将身上的宝物,全部都卖了出去,换成一大笔神石,存入星海世界,就怕被张若尘看见。

        在神女楼,他倒是的确遇到了一位厉害人物,但,输的是面子,并不是神石。

        张若尘当然不信血屠,道:“我记得,每一位不死血族的参战修士,都能进入遗古境,寻找一件命运宝物。你去过遗古境了吧?”

        “去过了!”

        “那件命运宝物也输掉了?”

        “对啊!惨,师兄,我太惨了!我好歹是你师弟,是血后娘娘的弟子,我惨成这个样子,丢的不仅仅只是自己的脸,也是师兄你的脸,还有师尊的脸。师兄,你有没有圣器级的靴子和铠甲,赐我一双吧,我也不挑,君王圣器级别的就行。”

        血屠眼巴巴的看着张若尘,满脸的期待。

        张若尘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个神女楼是什么地方?”

        血屠神秘兮兮的道:“是神女十二坊开设在命运神域的分部。”

        神女十二坊的名字,张若尘听青盛大圣提起过,乃是地狱界黑暗世界的十大巨头之一,能够与无间阁齐名。

        张若尘露出诧异的神色,道:“神女十二坊敢明目张胆将分部开设到命运神域?”

        “师兄有所不知,这神女十二坊与别的暗势力不同,在地狱界的根基深得很。特别是命运神殿这座神女楼的楼主,与命运神殿死亡神宫的黑袍大祭司,关系非同一般,背景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