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巨大的压力

第六十八章 巨大的压力

        愉快的假期总是结束的很快。

        蓝焰的几个人在敦煌“放羊”的这几天,吃遍了当地美食,看遍了当地美景,酒吧烧烤摊逛了个遍,用欧游的话讲,要是还能再拐个女朋友回去,那就完美了。

        “我觉得废墟酒吧的七老板不错!”

        左泽京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饶有兴致的回味着,

        “穿着时髦,身材霸道,又A又飒,重要的是还有钱。

        要是找了她,我退休以后就可以一起跟她经营酒吧,早上睡到日上三竿,晚上嗨到深更半夜,神仙一样的生活,你们是不是很羡慕?”

        “羡慕你个屁!”

        欧游咬了一口西瓜──敦煌瓜是沙漠瓜,日照长,雨水少,皮薄肉大多汁──连吐了3个西瓜籽出来,

        “老大都搞不定的女人,你还想去招惹,怕是你到最后浑身是伤,哭着跑出来喊救命吧!”

        “哈哈哈,我觉得非常可能!”

        颜文博举着两牙西瓜也加入了进来,他便嚼着西瓜边说:

        “你还敢打参宿七的主意?

        啥都不说,就听她那名字,再看她那打扮,最后再说她那喝酒的气势,两个你都不够她蹂躏的。

        我猜,她应该还有些什么特殊癖好吧,比如角色扮演?

        给你穿个兔尾巴,让你扮演可怜的小白兔,她则扮演大灰狼,一口咬住你,扒你的皮,喝你的血,你越是用力的喊救命,她越是使劲的折磨你!”

        颜文博连说带演,房间愣是被他搞成了剧场。

        “哈哈哈──

        形象,太形象!

        老颜,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心里这么阴暗啊。”

        欧游是看别人的热闹不嫌事大,笑声像土拨鼠的叫声一样,声音又大嗓门又直。

        一个大老爷们被这要嘲笑,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左泽京直接跳上沙发,从欧游的背后窜过来,飞起就是一脚朝颜文博踹过去。

        颜文博敏捷的一个闪躲,双脚在地一个旋转,巧妙躲过了左泽京的偷袭,手里西瓜还没掉。

        “哎哎哎──

        君子动口不动手,

        这怎么连脚也用上了!”

        颜文博一边往床边退一边喊着。

        “对你这种臭流氓,老子没用**轰你,就他妈的已经算客气的了。”

        左泽京口脚并用,狂追猛打,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颜文博被追的满屋子上蹿下跳,就像一只受了惊的狒狒。

        “停停停──”

        颜文博把双手高举,还捏着那两牙西瓜,模样十分滑稽。

        “我错了,我悔过,我重说!”

        颜文博看左泽京好像吃了他这套,停止了追打他的架势,又继续说道,

        “我看老大的弟弟,那个叫欧阳的,还不错,长的那叫一个漂亮,要不,你考虑考虑他?”

        “颜文博!

        你这个登徒浪子!

        这些话都敢乱说!

        我今天要替天行道!”

        左泽京一个百米跨栏的姿势,两步就从床的这边跃到了床的那边,转身一个反扑,把颜文博死死按在了床上,用他手里的西瓜糊了颜文博一脸的红水,不明真相的群众还真以为是现场版的男欢男爱。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三个人一听,立马翻身起跳排成一排,以标准姿势站好。

        颜文博从头到脚满身的西瓜色;

        左泽京手里还握着瓜皮,明显就是作案凶器;

        欧游没有参与他们的西瓜大战,此刻看起来最像个人。

        “报告,我在替天行道!

        报告完毕,请指示!”

        被嘲笑的人先告状,左泽京首先开了口。

        “报告,我在帮他选对象!

        但是他不满意,还打我。

        报告完毕,请指示!”

        颜文博也不甘示弱。

        “报告,他们俩个都该罚!

        报告完毕,请指示!”

        欧游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怎么能不添油加醋呢。

        “哎,我说欧游,这事儿可是你起的头!”

        颜文博觉得画风不对,转向矛头对准了欧游。

        “就是啊,还不是你先挑起的,现在倒在老大面前装好人,有没有一点道德底线啦!”

        刚才还在“你死我活”的两人,此刻成了统一战线,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是千真万确的。

        “报告,我没有挑起话题,也没有参与话题,都是他们自己在说,与我无关!

        报告完毕!”

        欧游只当这俩人不存在,对他们的话根本不予理睬。

        “欧──”

        “别欧了!

        你们两个,去给我把这个床上的所有用品洗干净。

        只能用手洗,不能用机器!

        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啦!”

        左泽京和颜文博俩人异口同声,不敢再有异议。

        “现在立刻马上就去洗,记住,要洗的跟新的一样,否则,就给我到大街上去裸奔跑10公里!”

        “是!”

        俩人赶紧把粘了西瓜汁的床单被罩拆卸下来,拿到了洗衣房去。

        欧游现在甭提有多开心了,

        ‘让你们没事就嘲笑我!

        哼,总有机会收拾你们!‘

        “你们这几天玩的还开心吗?”

        聂远彬本来就是来看看他们,顺便给他们送行的,谁知道一进来就看到刚才的那一幕,火气不打一处来。

        “开心,可开心了,我都想留在这儿娶老婆生娃了!”

        欧游刚说完就后悔了,知道自己露馅儿了。

        聂远彬就当没听到一样,没有跟他计较。

        “老大,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嗯?”

        聂远彬有点差异,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察言观色了。

        “你以前惩罚我们的时候,最多就是俯卧撑或者负重跑,现在,竟然让我们裸奔?”

        聂远彬长出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的纠结都已经写在脸上了,原来,还好。

        “事情是有一点,但不是什么大事。”

        聂远彬在不发火的时候就是一贯的轻描淡写,有事都喜欢装在心里,自己扛着。

        “老大,有什么需要做的就尽管知会我们,指挥官的话我们都不听,但你的,我们一定听。”

        欧游边说边拍着自己的心。

        “别胡说,服从是军人的天职!

        段守平还是很靠谱的。”

        “是,老大!”

        欧游再次站了一个标准的姿势,就像在致敬心里神圣的时刻。

        “画院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这次就先不跟你们回去了。

        等处理完了,我就归队。”

        “怎么了老大,发生大事了?”

        欧游的直觉还是很准备的。

        画院还没有启动最高级别调查程序,现在不方便对外透露任何信息。

        “别问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聂远彬拍了拍欧游的肩膀。

        走在回去的路上,聂远彬转了弯,他想去喝一杯,释放一下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