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这个闷骚

第五十八章 这个闷骚

        骆星河将将把眼睛张开了一条缝。

        长时间的昏睡让他的眼睛不太适应眼前的亮光,只是从缝隙里隐隐约约看到两个人影,一男一女,一站一坐。

        他慢慢的抬起手,想要触摸眼前的人影,

        “may,是你吗?”

        骆星河的气息有点弱,话说的断断续续。

        may立刻伸出手去准备去接骆星河的手,只见,聂远彬一个跨步踏上来,一把抓住骆星河抬起的那只手的手腕,

        “骆博士,你醒啦!

        may,快去给骆博士倒杯水!”

        may诧异的看着聂远彬这个不合常理的举动,

        ‘你这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傻愣着干什么,去呀!

        骆博士为了保护你,受了这么大的罪,咱们得好好感谢人家!”

        聂远彬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个劲催促着,彷佛早点完事儿就不会露馅儿。

        ‘哼,这种道软不硬的说话方式,一看就不是你的主线。

        还咱们?

        你这是宣示主权呐!

        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就仗着你长得帅,我就得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

        我—偏—不—’

        may站起身,把骆星河的手从聂远彬手里夺过来,甩了一个”一边儿去”的眼色,轻言细语,极度温柔的对骆星河说:

        “星河,你醒啦,我在这儿看了你好久了。

        躺了这么久,还有点不舒服吧,

        来,我扶你坐起来休息一下!”

        此刻的may,就像看不到聂远彬的存在一样,左手拉着骆星河的手,右手伸到骆星河的脖子下面,由于使不上劲,她把身子整个俯了下去,胸口就在骆星河的头上2公分处。

        “这个死女人!”

        这种场面聂远彬怎么受得了,他气得像一只吹了气的河豚,恨不得立刻释放毒素让这对“狗男女”原地升天。

        “聂!”

        欧阳静林几乎是跑进来的,张开双臂,旁若无人的一个拥抱,那力度,直接把聂远彬抵到了床边,床棱重重的磕在聂远彬的大腿上。

        他把嘴凑在聂远彬的耳旁,厮磨的说着:

        “你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

        你,终于,安全回来了!

        “欧阳——”

        聂远彬话音未落,只听,

        “砰嗵——”

        一声闷响,刚被抬起一半的骆星河被may失手落回了床上,又变成了减号。

        “哎呦,我的肚子,疼!”

        骆星河一声惨叫。

        聂远彬顺声抬眼,发现may本来扶着骆星河的双手都已悬空,身体也转了过来,双眼张大注视着他,眼睛里的神情说不出的复杂。

        聂远彬连忙把欧阳静林的手从脖子上翻挡下来,身子向may的身边靠近一步。

        欧阳静林目不转睛的看着聂远彬,身体也跟着向聂远彬身边靠近一步。

        见此状况,欧阳静婷赶快走过去,卡在聂远彬和欧阳静林中间,

        “林,聂才回来,先让他休息一下,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来,过来坐。”

        欧阳静婷把欧阳静林拉到靠墙的沙发上坐下,回头看到桌子上摆的水果,

        “姐姐给你削个苹果吃。

        聂,你也有份!”

        “谢谢你,静婷!”

        “不用谢,以后说话对我温柔点就行啦!”

        欧阳静婷尽量活跃着气氛。

        “你这次还顺利?”

        欧阳静婷手上飞快的削着苹果,嘴上不停的说着话,眼睛不停的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真没想到,这家境富裕的大小姐,干起活来也是一把好手,完全没有养尊处优的优越感。

        “嗯,挺顺利。”

        聂远彬又是一副话不多说的样子。

        “看样子,may博士伤的不重吧?”

        欧阳静婷看聂远彬那个被迫营业的形态,不想继续说了,转头又问may:

        “嗯,还好,没什么大碍,谢谢!”

        欧阳静婷发现may很关心病床上的“伤员”,于是又问:

        “那,躺在床上的这位是?”

        “他叫骆星河,我的生死之交!”

        “哦,这位骆先生看起来伤的不轻啊。”

        “他是为了保护我,所以——”

        “好了静婷,看到我没事,你们就放心了,先回去吧。”

        聂远彬打断了may的话。

        欧阳静婷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聂远彬。

        此刻,聂远彬不想过多的解释什么,欧阳静林又不想走,这种尴尬的气氛让人觉得坐在这里很难受。

        欧阳静婷看看聂远彬,又看看may,又转身看看欧阳静林,现在的三个人,就像撑起摩天大楼的三脚架,无论哪个失去平衡,这大楼都要塌。

        欧阳静林一直坐在角落的沙发里,翘着二郎腿,一手撑着沙发座椅,一手放在膝盖上,眼睛就像挂在了聂远彬身上一样,一直这么怔怔地看着他,却没有说话。她感受到了欧阳静林的难以压抑的内心——他要当着may博士的面,跟聂远彬摊牌了——这实在不是个令人愉悦的场面。

        “各位!”

        骆星河发出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外太空传递的信号一样。

        “我,很疲惫,能,能让我休息一会儿吗?”

        “噢,抱歉抱歉,打扰到您休息了。”

        欧阳静婷赶紧就坡下驴,这真是老天开眼给的机会啊。

        “骆博士,您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林,走吧。”

        欧阳静林虽然不情愿,但看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下了逐客令,也不好说什么,起身,跟着姐姐走了。

        “还有你!”

        聂远彬看了看周围,指着自己说:

        “我?”

        “嗯,谢谢你救了我们。”

        骆星河说的非常吃力,短短几句话,他中间就停了好几次。

        “你也回去吧,有may博士在这里陪我就行了。

        等我身体好一点,我再当面道谢。”

        聂远彬,“……”

        may看着他,示意他就按骆星河的意思办。

        聂远彬就这样被赶出了病房,留下那对孤男寡女在里面。

        ‘我这是,被甩了吗?‘

        聂远彬掏出电话,拨通了欧游的号码,

        “漂亮的姑娘,十呀十八岁;

        哥哥我只想,只想你来陪;

        ......”

        听筒里传来欧游的手机系统音乐。

        “我去,这小子什么品味,这么低俗,简直拉低了蓝焰的平均审美。”

        “来来来,喝!

        干嘛,你养鱼呢,喝干净,喝干净,像我一样,要滴水不漏!

        哈哈哈!

        喂,老大,什么事?”

        音乐过后,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动次打次的背景鼓点夹杂着嘻嘻闹闹的人声,男的女的都有,就像一锅大杂烩。

        “在哪儿呢?”

        欧游一听聂远彬的口气很严肃,以为出事了,立马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状态,一本正经的说:

        “报告老大,我们在废墟酒吧。

        目前,几个人都很清醒,随时待命!

        报告完毕!”

        “好,定位给我,原地待命!

        还有,威士忌给我准备好,不加冰,不配可乐,我10分钟后到!”

        欧游,“……”

        ‘这个闷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