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能量守恒定律

第五十章 能量守恒定律

        细胞增殖剂的效果开始凸现。

        骆星河的的面部神经不由自主的抽动着,眼睛没有规律的向上翻,手紧紧的攥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伯瑞斯冯觉得骆星河的意识模糊的差不多了,就命人把锁住他的扣打开。

        骆星河直接瘫倒在地上,同时还在不住的翻白眼,双腿无目的的乱蹬着,但却感觉不到力量;背上像插了钢筋棍,梗着脖子,笔直的向上挺着。

        may也难受的越来越厉害,身体僵硬,头晕目眩,坐在地上,动不了身。

        伯瑞斯冯幸灾乐祸的说:

        “看看你们俩现在这个样子,一个无意识,一个无行动,一个只会进攻,一个无力反抗,真的是太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may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去看着在地下打挺的骆星河,

        “星河,星河!”

        may冲着那边喊着。

        “别喊了,他现在在自己的世界里,听不到你叫的。”

        伯瑞斯冯仿佛太无聊了,竟然磨起了指甲。

        “你把他怎么了?”

        may强行支撑着自己快要跨掉的身体,呵斥着。

        “没怎么,只是给他打了一针而已。”

        “你这个可恶的死变态,到底给他打了什么东西,把他折磨成了这样?”

        “死变态?

        哈哈哈哈!

        may博士,我太喜欢你送给我的这个名字了。

        我告诉你,当年聂远彬也被我打过这个细胞增殖剂。

        唉,可是他身体素质真是太好了,打了两针才达到跟骆星河一样的效果。”

        伯瑞斯冯说起当年做过的事,简直是骄傲至极。

        “什么?”

        may一听,

        ’当年竟然也被伯瑞斯冯注射过药物,这个药物到底会对哪里造成伤害,他是怎么恢复的,有没有后遗症?’

        一连串的疑问从她脑子划过,搞的她的头疼的像被人用锯子锯开了一样。

        “你说,你当年还给他用了什么?”

        may觉得知道的越多,脑子里的裂缝越大。

        但事关聂远彬的过去,她控制不住的想要问一问。

        “没什么,就是我这里的工具药物都给他试了一遍而已。

        我上次见他,还是那么英俊的一张脸,看来后遗症还没有发作。

        如果有一天你早上醒来,发现身边睡了个老头,你可千万别意外啊,哈哈哈哈!”

        ‘怎么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存在。

        聂,你当年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你又是怎么逃出去的?

        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聂,我现在好难受,你什么时候才回来救我?

        不,不要,你不要来!

        这次你可千万不要来救我,千万不要来!’

        may从没有像此刻这样纠结过,一方面她渴望聂远彬从天而降,像个盖世英雄一样把她救出去,同时又希望聂远彬不要来,这样的地狱,进来容易出去难,万一出不去了,还要再搭上一个人。

        “我真的太难受了,伯瑞斯先生,你有止晕止吐的药吗?”

        may因思考过度,脑子像被五马分尸一样的疼,连抬头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药,我当然有,但现在还不能给你,我要等着看一出好戏。”

        说完,邪恶的一扬嘴角,may感觉到,接下来的事情会非常的糟糕。

        骆星河像走完流程一样,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may博士,想不想看看细胞增殖剂的效果?”

        “嗯?”

        may勉强支撑着脑袋,望向骆星河。

        “骆博士,把你面前的这几个人都打到。”

        骆星河就像被输入了指令的机器人,不假思索的朝那几个武装人员走过去。

        几个人见状,各自摆好了迎战的架势,看着文弱的书生,想必也没什么本事。

        骆星河单手揪起一个185cm的大汉,直接一个过肩摔,大汉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的直直的被摔在地上,躺了半天都没爬起来。

        其他人见此情形,一下就慌了,没想到这个药能带来如此大的爆发力,这绝对是突破人极限的力量。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当你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的时候,那另外一个方面就会很弱,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此消彼长。那以他现在的力量,肯定就需要身体里别的什么东西来转化了,而且量肯定不会少。

        几个武装人员互相对视了一下,如果一个一个上,肯定不是他对手,那就干脆一起上吧,速战速决。于是乎,几个经过训练的武装人员一哄而上,想一击击倒骆星河。但是没想到,骆星河在药物的作用下,除了力量的爆发还有敏捷度的提升。

        他迅速的躲闪开围攻,以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移动到一个人的背后,用力一脚,直接踢破他的内脏,一口鲜血从这个人口中喷出,当场死亡。

        剩下的其他人被这样的情景红了眼,一起冲上来,把骆星河死死的压在地上,用力的踢打。

        骆星河的衣服被撕的支离破碎,身上被打的血肉模糊,每一拳都打在他身体上柔软的地方。

        但他仿佛就跟不知道疼一样,一声不吭,而是试图挣扎着站起来,继续与他们厮杀。

        “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停下来,我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may强忍着身体上巨大的不适,使劲全身力气喊着,但声音小的,就在他隔壁都听不到。

        “好了,停下。”

        剩下的几个人正在打的上头的时候,伯瑞斯冯下了口令。

        所有的人都停了手,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骆星河被打的已经没了人形,但他任然挣扎着,摇摇摆摆的站起来,等着伯瑞斯冯输入下一条指令。

        “怎么样,精彩吗?”

        may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

        ‘他本来可以成功逃脱的,却为了要带自己一起走,又被困在了这里;

        本来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别折磨成一个没有意识、没有感知的怪物;

        都怪我,身体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问题,自己没有跑掉就算了,还连累了别人,’

        may心里有深深的罪恶感。

        她感觉自己已经不会思考了,这么强力的药效,瞬间激发潜能,这要用什么来当代价!may细思极恐,不敢再往下想了。

        “may博士,下面轮到你了。”

        “你要干什么?”

        may惊恐的看着伯瑞斯冯那半笑不笑的样子,

        “干什么?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要看看你们这对亡命鸳鸯在生死关头是怎么欲|仙欲死的,我要让聂远彬死不安宁,哈哈哈哈。

        骆博士,去吧,做你想做的事吧。”

        这是may自出生以来,听到过的最可怕的笑声。

        骆星河踉踉跄跄的走向她,may这才看清楚,他的小腹被斜割了一个口子,血还在”突突”的往外冒,顺着腿往下流,但他似乎没有要管的意思,就好像肚子里有个造血机,可以源源不断的供应血液一样。

        “星河,星河,你醒醒。”

        may对着他边哭边说,虽然她知道此时的骆星河什么也听不到。

        “星河,别再过来了,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看看我,看看我啊,我是may,我是may!”

        此时的骆星河眼里已经没有了璀璨星辰,只有一团漆黑,毫无生气。

        may本来就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被此时力大无比的骆星河轻轻一推,后背重重的铺在了地上,疼的起不来了。

        骆星河两腿分开,从她的身上跨了过去,毫无意识的俯下身去。

        “砰!”

        骆星河在俯身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栽倒,不动了。

        “星河,星河你怎么了?

        星河!”

        may哭着,摇着压在她身上的骆星河,

        “伯瑞斯冯,你这个禽兽,你为什么要这样,我要你偿命。”

        “这个没用的骆星河,本来想让你爽一下呢,谁让你自己不争气。”

        伯瑞斯冯看了一下时间,

        “38分41秒!

        聂远彬当年59分18秒的成绩至今无人能破啊。

        may博士,你放心,他死不了,只是药效过去了。

        没能看到你们行快乐事,我深表遗憾。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其他的。

        等他醒了,我们接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