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极限逃亡

第四十六章 极限逃亡

        几个人平稳的渡过了实验室大厅,眼前出现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这条走廊,跟may每天从小屋到实验室的那条是一样的,金属质感的墙壁,由特殊材料制成,向尽头无限缩小延伸,但从方位判断,这条路不是她每天都走的那条路。

        “嘘——”

        伍莱比了一个手势。

        “脚步轻一点,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这里的系统是声控的,刚检修完,还在休眠。

        但是,它有一个备用启动装置,就是在休眠的时候,如果采集到了跟基地声音数据库不符合的音频,系统就会从休眠状态自动重启。这种重启,属于暴力重启,它会激发这里的武器装置发射激光射线,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在干什么,一律射杀。

        这个设置,就是了为了防止在系统检修期间,有人伺机逃走而做的双保险。”

        董艺山听到射杀二字,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伍莱和may一前一后费了大劲才把他拉住。

        他那个吨位,如果就这样倒下去,发出的声响,足够ai重启几回了。

        “对不起,对不起。

        年纪大了,腿有点不听使唤。

        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我肯定不会给大家拖后腿。”

        董艺山抱歉的轻声说着。

        “行了,少说两句,没人怪你,赶紧走。”

        骆星河在后面催促道。

        may也继续跟着往前走。

        “may博士,”

        骆星河看到刚才的状况,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点担心may的安全,于是叫住了她,

        “我觉得这个董胖子像个定时**,你离他太近会有危险,这样吧,我们俩换个位置,我跟着他,你跟着我,万一遇到什么突发状况,你还有缓冲的机会。”

        “没事,不用,其实我----”

        may不想平白无故的接受别人的好意,正准备拒绝,

        “好了,就这样吧,你一个女孩子,在我们两个男人中间,总之是要安全一点。”

        骆星河不由分说,把may拽到了他身后,一副”你的安全由我来负责”的样子。

        ‘你确定要给我当先锋?’

        may在心里略过了一下,但她不想在无谓的地方拉扯,就依了骆星河的意思,从第三的位置退到了第四的位置。

        伍莱感觉到了微妙的变化,看了看后面的人群,没有说话,继续向前。

        几个人蹑手蹑脚,轻抬轻放,屏气凝神的向前挪着,抬腿的弧度和落脚的角度每一次都尽量的保持一致,连身体的斜度都是差不多的,手也不敢随意触碰墙壁上的任何地方,活像一群被吊着手脚的皮影。

        突然,伍莱停下了脚步,一抬手,几个人也停下了。

        他用抬起的手,指了指顶上几个若隐若现的针孔一样的小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这是激光射线发射装置。

        顺着伍莱的手望过去,密密麻麻的布置着上百个,朝着各个方向,360度发射路径,即使你有铜墙铁壁铠甲护体,设备一但被触发,也绝对把人打成筛子。

        几个搞技术的专家哪里见过这阵仗,顿时变成了龟缩的鸵鸟,恨不得把头埋到地板下面去,看不见这吓人的场景。

        ‘刚出门就遇到这样的障碍,真的是一个好大的惊喜啊。’

        may苦笑了一下,

        ‘可是已经出来了,难道再回去吗?’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愁眉苦脸,抓耳挠腮,

        may做了简单的思想斗争,说:

        “我跟着伍莱走,你们要么就跟着我,要么就回去,自己决定。

        但是要快点,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说完,两步跨到了董艺山的前面,示意伍莱继续前进。

        伍莱点了点头,没有等其他人的回复,继续往前走了。

        骆星河稍微停顿了一下,也紧跟其后。

        穆丰看了看,也紧跟着他们,走进激光射线装置区。

        只剩下了董艺山还在那里。

        “菩萨啊,我该怎么办?

        给我一条指引吧。”

        他一边默念,一边双手合十作揖。

        “菩萨是很忙的,收到的祈求要排队处理,一时半会儿给不了回信儿。”

        穆丰回头给了他一句。

        董艺山又低头不知念叨了半天什么,最终还是决定,跟上大家的脚步,碰碰运气。

        伍莱的走位很诡异,一会儿斜线,一会儿直线,一会儿画8字,一会儿走方格,仿佛在跳一支古老的祭祀舞。

        may经常运动,身形灵活,还算勉强跟着上步骤,后面几个大男人,精神恐惧夹杂着身体僵硬,走出了身心疲惫的步伐。短短100米的走廊,硬硬走出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经过漫长的手舞足蹈和心里煎熬,终于,五人小组全部平安通过了激光射线装置区,没有引发ai重启,也没有人掉队。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

        这第一关,过了。

        伍莱这一关成功获得了大家的信任,这个活地图,就是出去的希望。

        “我们在这里稍作调整。”

        伍莱看了一下表,说道:

        “1分钟以后,我们继续走。”

        “感谢菩萨保佑!

        感谢菩萨保佑!”

        董艺山又开始双手合十,不停的点头作揖。

        另外几个人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跟他跟神棍一样的举动,好笑又无奈。

        “前面是什么区域?”

        穆丰问到。

        “前面是货品存放区,就是存放已经做好、但还没有找到买家的文物和艺术品。”

        “这些东西不是应该放在很难找到的地方吗?为什么会放在出入的必经之路上?”

        穆丰不解地问。

        “这条路不是人的出入口,而是货品的出入口。

        过了货品区,就是一个升降梯,每次出货的时候,就直接搬到升降梯里运出去,然后运输到它应该要去的地方。”

        伍莱在基地的这些年里,伯瑞斯冯对他还算过得去,没有限制他的自由,让他可以在基地里任意走动。

        “那也就是说,刚才的激光装置区是最危险的地方,现在我们平安通过了那里,接下来,过了货品区,就可以直接乘坐升降梯出去了?”

        穆丰觉得好事来的太突然。

        “我最大的权限就是通过货品区,坐升降梯是需要生物验证的,但系统里没有我的基因储存,所以我无法带你们坐升降梯。”

        伍莱的这句话,实实在在的给大家浇了一头冷水。

        “什么?”

        几个人这下彻底傻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眼看就要开门见到光明了,结果发现没有开门的钥匙。

        前有虎豹,后有豺狼,退是退不回不去,走也走不出去,现在的感觉,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稍微一用力,马上就会断气。

        “那怎么办?

        我们好不容易到了这里,结果就是一个这样的答案?我开始就觉得这个小子靠不住,果不其然。

        他是不是故意的,让我们来这里送死?”

        董艺山急了,刚才还在感谢菩萨,回过头来,发现菩萨只是跟他开了个玩笑。

        “闭上你的嘴!”

        may没有给董艺山留任何情面。

        “你会拿自己的命开这种玩笑吗?

        要不是伍莱给我们带路,你早就死在刚才的激光区了,还有气在这里指天骂地?”

        骆星河和穆丰认同的点了点头。

        “与其在这抱怨,不如赶紧想个办法,毕竟我们时间不多了。

        穆丰,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顺着may的声音,大家一起看着穆丰,希望从他那里找到一点希望。

        “办法是有的,但是现在,一没时间二没设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也无能为力。”

        穆丰摊摊手,表示很无奈。

        “难道是天不让我们活?”

        董艺山又开始他的神棍理论。

        “别说那些丧气话,能走到这里,就说明上帝没打算收我们。

        伍莱,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may转身望着伍莱。

        “办法还有一个,但是,危险程度是刚才激光区的数倍。

        而且,我从进来后就没有再出去过,只知道货品是从升降梯运出去的,至于上去以后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

        伍莱说的很客观,也很委婉。

        “已经到这里了,你就说吧。”

        骆星河补着问了一句。

        伍莱看了看大家,接着说道:

        “升降梯的背面有一个通道,那个通道上面安装的有一个金属楼梯,是拿来人工检修升降梯时用的。

        通常情况下,检修升降梯的工作都是人工智能在做,但偶尔也需要人工,所以那个梯子安装的非常窄。而且,这个是通往外面的通道,所以防卫也格外严格。每一个梯位上都安装了触发装置,只要你碰到或者踩到,就会有电流发出,也就是说,电击。升降梯的下面有多深,我也不知道,如果你受到了点击,即使没有把你打死,你也会本能的收缩手脚,从梯子上掉下去。”

        ‘这是什么变态基地,检修的地方还要安装电流触发器。’

        may觉得,设计这个基地的人一定是以折磨人为乐趣的家伙。

        “那平时检修的那些人怎么办呢?”

        骆星河继续问道。

        “人工检修的时候会临时关闭电流触发器,但会有其他设备监控他们的检修情况,如有一点异常行为,直接射杀。”

        几个人听的打了一个寒颤。

        “看来今天要经历的,才是正儿八经的极限运动啊。”

        may自言自语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