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菩萨的考验

第四十章 菩萨的考验

        may自从到了加那热基地,身体总是有间歇性的不舒服,不是头晕,就是胃痛。

        ‘是久了没运动?

        还是因为不见太阳缺钙?

        按道理说,我这堪比运动员一样的身体素质,烈日下不中暑,暴雨中不感冒,怎么到了这儿就这么不耐折腾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水土不服?

        姐是行过万里路的人,到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怎么到了这里就成病猫了呢?

        不应该呀。’

        may又开始磨脑花了。

        ‘想起当初,在健身房跟伯瑞斯.冯偶遇,挑衅人家上场格斗,本以为对方就是个有钱的富家公子,没事出来耍个帅撩个妹,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个贩卖集团的头子。这下好了吧,把自己玩进来了。

        得瑟害死人啊!

        现在想想都后怕。

        那天,伯瑞斯.冯只是想跟我随便过两招,手下留情了,没准备把我弄死。否则,他完全可以一个不小心失手,那我就小命呜呼了。

        虽然,我现在的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天跟狗一样的被关在这个鬼地方,还要一刻不停的跟这伙儿亡命徒斗智斗勇,但好在留得青山在,总会有柴烧吧。

        别的就不瞎琢磨了,还是继续想办法怎么跟那麻秆接上头吧。

        这该死的聂远彬,这么久了都不来救我,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如果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唉,关键时刻,靠自己吧!‘

        may坐在椅子上转了几个圈,仿佛头晕的问题可以通过反向运动来解决,又或者,可以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要有事没事的就去想男人。

        伍莱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准时送一杯咖啡进来,熟悉的香味,已经让may爱上了这个味道,不喝竟然还会有点想。

        今天的伍莱有些不同,在放下咖啡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抬眼看了may两次,虽然每次的时间都很短,稍不注意,就捕捉不到。

        may把伍莱的这些小细节都看在眼里,但她没有任何表现,像往常一样,一口气把咖啡灌下肚。

        之后,她抹抹嘴,破天荒地说了句:

        “谢谢!”

        这是自她刚进来那天在小黑屋子交流以来,may第一次开口跟伍莱说话。

        伍莱身体微微前倾了一下,表示礼貌性回应,但立刻又收了回来,端起空的咖啡杯走了。

        到门口,伍莱回了一下头,又看了may一眼。

        这一眼,让may不由的升起了一种希望感;这种感觉,是她猜想,伍莱会在某一个关键时刻帮助她。

        ‘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时刻呢?’

        她不确定。

        但书上说,女人的直觉是很灵的。

        may坐在椅子上不想起来,她每次喝完咖啡都会有短暂的漂移感,

        ‘传说中的渐入仙境是不是就是像现在这种感觉!‘

        may面带潮红,双眼半闭,在满是冰冷机械和透明玻璃的实验室里,她炙热的像一朵名利场上微醺的交际花。

        “真没想到,撒旦会给她这样的礼物。”伯瑞斯.冯眯着眼睛,欣赏着屏幕中这反差极大的景象,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挑出一个让人厌恶的弧度。

        “这画面还真是美妙啊。

        就让你再舒服几天吧。”

        伯瑞斯.冯今天心情不错,因为他又成功贩卖了一副千手观音像的复制品出去,而且价格也比预期高了两成。

        一个男子走到伯瑞斯.冯面前。

        他头发刚过耳垂,眼睛很大,但大的有些无神。身材稍微有些臃肿,可能是很少运动的原因。

        “干的好,董老师。

        这些年,你为我们赚了不少钱。

        辛苦你了。”

        听一个没有人性的犯罪分子说这种话,真的让人头皮发麻。

        “不辛苦,都是应该的。”

        多年在基地牢狱般的生活,已经让董艺山习惯了唯唯诺诺,少说多做,活命第一。

        “哈哈,董老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才,有礼貌,有才华,还识时务,非常好。”

        “谢,谢谢,伯瑞斯.冯先生。”

        董艺山哆哆嗦嗦的,不敢抬头,也不敢太大声。

        “如果没别的事,我先去工作了。”

        董艺山说完,就准备走,他实在不想跟眼前这个人有过多的交流。

        “等一下董老师。”

        伯瑞斯.冯叫住了他,

        “来,一起欣赏一下。”

        说着,用手指了指屏幕。

        董艺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看到屏幕上的一个女人,半坐半躺,脸微微仰着,身体很放松,整个线条却完美的像被刻意勾勒过的一样,配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像一副活体雕塑。

        董艺山看呆了!

        “漂亮吗?”

        伯瑞斯.冯看着董艺山魂不守舍的样子,故意问道。

        董艺山突然意识到自己走神了,马上收回眼光,重新地下头,

        “看,看不清楚。”

        “是吗?

        要不要我给你放大,再看看啊!”

        “不,不,不用了,好看,好看。”

        “嗯,看清楚了就好。

        她就是新来的研制新型颜料的专家,以后,你再画的时候,就用她研制的颜料了。

        董老师,我对你不错吧,找了这么个美人跟你做搭挡,虽然不能随意交流,但看着也很爽,是不是?”

        伯瑞斯.冯冲着董艺山邪魅一笑,

        “行啦,下去吧,买卖很快又会上门了。”

        董艺山倒退着走了出去。

        在这里的这些年,他觉得自己活的就像个行尸走肉,没有思想,更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决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帮助这些毫无人性的犯罪集团人员赚了一笔又一笔的钱。

        ‘我这双,曾经让我自豪的双手,曾经画出了壮丽山河与美好人生的双手,现在是我最讨厌的地方。

        它沾满了欺骗、暴力与黑暗。

        我因为怕死,不得不向邪恶低头;

        因为怕死,不得不与他们为伍,成为他们的一员;

        因为怕死,不得不伪造出那些,曾经是我心中的殿堂级艺术品。

        是我玷污了壁画的神圣,是我利用了菩萨的慈悲。

        我有愧,我有悔,我有罪。

        但我,更想活着。

        菩萨,请您大慈大悲,原谅我这渺小的人类的私心吧。‘

        每次画完一副,董艺山都要在心里忏悔无数遍,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减轻他心里的挣扎与身上的罪孽。

        他知道,也许最后,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真当人走到生死抉择的时候,无论是谁,无论他有多么高尚或是多么卑微,求生的欲望会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菩萨,请您保佑我!

        如果有一天,我能从这里出去,我一定,给您画最美的容颜,用宝石磨成的粉来装点您的衣物。

        佛法讲究九九归一,我一定认真画够九九八十一张,一定会真心且虔诚的信仰您。‘

        董艺山已经把这段词在心里念烂了,念透了,但是菩萨的加持依旧是久久没有来。

        即使心里有些怨气,但他也绝对不敢对菩萨有半点不敬。

        此刻的董艺山,就像走在西行路上的和尚,目标明确,但需要一路降妖除怪才能到达终点。

        ‘我相信,这是菩萨对我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