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伍莱的心跳

第三十九章 伍莱的心跳

        在已知条件太少的情况下,想解决一个问题,就像解一个二元一次方程,有各种可能与不确定,每种都对,或者每种都不对。

        今天may没有做到很晚,以身体不适为由,早早回到了小屋里。

        她把自己扔在床上,闭上眼睛,假装很难受的样子,

        ‘当时,画院的数据库被黑了,应该就是这伙人干的吧。

        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是不是就是那个麻杆带头?

        能黑画院的系统,理论上就能黑基地的系统。

        如果真是他带头干的,那他一定是高手。

        我要怎么样才能跟他接上话呢?

        怎么样才能让他帮我们,又不被阴阳眼发现呢?

        刚把库管弄过来,再弄个麻杆过来,如果我们的计划被发现了,肯定会被弄死了。

        到底该如何是好?’

        她知道,针孔的那头有眼睛一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现在想不到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横竖都是死,总要试一试吧,起码比在这里等死强。’

        may翻了个身,把脸朝向墙的方向,在监控里看来就是一个45度角的样子,刚好看不到被身体压住的那只手。

        may不停的在床上划拉着库管跟她说的那俩字,看是不是能从某个笔画中找到一点点思路。

        ‘石皮土不;

        皮土不石;

        不石皮土;

        不破土;

        土不破;

        图不破,不破图,

        ......‘

        may突然把眼睛睁开,手也停止了划拉,

        ’我知道了!‘

        此刻的may就像寻到了宝藏的探险者,

        ’计算机可以利用图像技术,把壁画还原出来,再根据现存的条件与壁画的氧化程度,反推演出当年的颜色,再把这个颜色都标注型号,我就按照标注的颜色为比对样本,进行新颜料的研究。

        也就是说,在研制颜料的过程中,计算机图像还原技术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且还要进行时时比对与修改。

        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充分的理由了!

        完美!

        我怎么这么聪明呢!‘

        要不是有ai系统监测着,may恐怕要在这里跳探戈了。

        检测设备的那头,伯瑞斯冯看着屏幕里的may一动不动,心想估计是睡着了。

        他转头看着伍莱,

        “你这几天有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问题?”

        “没有!”

        伍莱很平静的回答道。

        “是没有,还是你不想说?”

        伯瑞斯.冯的语气加了点劲道。

        “是真的没有,伯瑞斯先生。

        我每次送东西进去的时候,他们都很正常,包括may博士没有喊我的时候,我也进去过,他们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没有做任何交流。”

        “那就好,他们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否则有好玩儿的东西等着他们。”

        伯瑞斯.冯说完,盯着伍莱,看他做什么反应。

        “嗯。”

        伍莱表示认同的点点头。

        伯瑞斯.冯看伍莱的表情一直没有变化,又继续说道:

        “伍莱啊,你到这里几年了?”

        “差不多六、七年了吧。”

        “那年遇到你的时候,你正在垃圾堆上翻东西吃,饿的那个瘦啊,啧啧啧,大腿比我的胳膊还细,肋骨顶的比胸还高。要不是我把你带回来,恐怕早就被那些恶狗当晚餐了吧。”

        “是的,伯瑞斯先生,非常感谢您收留了我,让我吃饱,还有衣服穿,有事做。”

        “你记得我对你好的就行,那么多孩子,我就留了你一个在我身边,足见我对你的喜欢。只要你安心为我做事,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是的,我明白,伯瑞斯先生。”

        “明白,你真的明白?”

        说到这里,伯瑞斯冯突然站起来,一手揪住伍莱的头发,把他的身体拽成一个凸出来的弧形。

        伍莱被迫仰着头,挺着肚子,腿因要支撑身体的弧度也变成了跟身体一样的姿势。

        “你到底跟may说了多少基地的秘密?”

        伯瑞斯.冯恶狠狠的盯着伍莱。

        “没有,我什么也没说,真的没有。”

        伍莱表现的很恐惧,语言有些慌乱。

        “看来那天的教训还是不够,得给你来点更猛得啊。”

        说着,就把伍莱往密室里拖。

        “真的没有,真得什么也没有跟may博士说,每次都是放下东西就走,一句多余得话都没有,您可以看监控,真得什么都没有说。”

        伍莱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你还是没有说实话啊。”

        “真得是实话。

        自从那天告诉她基地名字,您‘教育‘了我之后,我就没再跟她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收过她得任何东西,您可以到我房间去搜,搜出来得话我就认罚。”

        伯瑞斯.冯看伍莱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改口,应该没有撒谎,便放开了他得头发,把他的身体扶直,皮笑肉不笑的说:

        “刚才就是跟你开玩笑,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说完,又摸了摸他的头,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下去领件合适得衣服吧,你这件也该换了。”

        “是,谢谢伯瑞斯先生。”

        伍莱说完,给伯瑞斯冯鞠了一弓,走了出去。

        这么多年,伍莱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虽然当年伯瑞斯冯把他带回基地,给他吃穿,还给了他在基地范围内得自由,但是,他却再也没见过早上的太阳和夜晚的星星。

        他看到大批得科学被抓来,用毕生所学为这帮犯罪分子作假,帮他赚钱,稍有不慎,就被各种“玩具”伺候,轻的满身是伤,重的终身残疾,这样得都还算好,起码活着。

        曾经有个科学家,因为宁死不屈,直接被伯瑞斯.冯拉去密室活活吓死了。

        在伍莱心中,这些科学家真的是太懦弱太愚蠢了,总以为只要按时研究出伯瑞斯.冯想要的结果就会被放走,殊不知,他根本就没打算让这些人出去,因为,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这么多年,这些人几乎就没有活着出去的。

        只有一个画画的,当年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逃了出去,害的伯瑞斯.冯因为看管不当,被老板挖掉了一只眼睛。

        这些年他一直耿耿于怀,一直想报这一眼之仇,所以更加得喜怒无常,更加得像个天生的心理变态。

        伍莱毕竟只有十几岁,都说孩子是最好塑造的雕像,你说黑即黑,说白便白。

        可伍莱不同。

        他在战争中失去父母,在监管下苟且偷生。其他孩子在他这个年纪,还在学校读书,回家还有父母照顾,而伍莱,只能靠自己,稍有不慎,就会性命堪忧,所以他比同年龄的孩子成熟的多得多,也更渴望蓝天与自由。

        ‘我不想在这里了。

        我不想像个凶神恶煞一样,在地狱里活着。

        我要出去,我要活得像个人,

        哪怕只有1分钟。’

        这是伍莱在心里想过千万遍的事,终于等到了机会。

        自从听到警报的那天起,伍莱就打定了主意。

        ‘我相信,她绝对不只是单纯的不懂材料,她在故意制造机会。

        而且,我看到了她在那个专家手上来回划拉。

        无论如何,这次我都要全力一试。‘

        伍莱用快走掩饰心跳的加速,内心的波澜不能让别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