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喜欢都是相似的

第三十一章 喜欢都是相似的

        大概,所有的喜欢都很相似:

        无从掩饰的内心,还会让人患上一种叫嫉妒的病。

        聂远彬只要有空,就会到实验室去找may,跟她一起研究,并在完事后一起回住的地方。

        他的笑容比以前多了,虽然说话依旧毒舌,但听起来却温暖了许多。

        自那天后,欧阳静林基本没有再进过实验室,也尽量避免跟may打照面。每次到临沙阁,除了吃饭,都会直接去欧阳静婷的办公室,几乎不在公共区域停留。

        他端一杯酒,靠在窗边,眼睛向外望着,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外面有什么。自从may搬去了聂远彬的住所,欧阳静林就控制着自己,工作之余,没有再去找过他。

        爱而不得,想而不见,其实很难过,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以为蒙上了眼睛,就可以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以为捂住了耳朵,就可以听不到心中的烦恼;以为脚步停了下来,思念就可以不再前行;以为需要的爱情,只是有一个喜欢的人在身边。

        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热热的,湿湿的,划过欧阳静林的脸颊,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

        他觉得自己是,

        ‘一个渴得快要死去的人,明明知道自己爬进去的那口井放了毒药,却还弯下身去喝那甘泉。’

        那种感觉,又苦又涩,却甘之如饴。

        “林,在想什么?”

        欧阳静婷看着欧阳静林发呆的背影。

        “没什么!”

        欧阳静林抹了一下脸,转过身来,坐到沙发里,摇着手中的酒。

        “别骗我了,我知道你的,你那天的表现已经让我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欧阳静婷打开冰箱,取出冰块,夹了几颗放进欧阳静林的酒杯中。

        欧阳静林没有说话,看着冰块在酒杯中起泡、翻滚、融合,慢慢失去自己,成了威士忌的一部分。

        “你从没跟他说过你的想法?”

        欧阳静婷问道。

        “没有!”

        欧阳静林说的很平淡。

        “为什么不告诉他?”

        欧阳静婷有些不解。

        ‘是啊,为什么不告诉他!’

        欧阳静林回忆着这么些年跟聂远彬在一起的日子,

        “我们有相似的经历,有相同的理想与目标,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相互支持的走下去,我以为,我了解他。”

        欧阳静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

        欧阳静林喝了一大口酒,仿佛要塞满整个口腔。也许,他想让自己的舌头变麻木,这样,就不会再说出让人难过的话语。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欧阳静婷看着表面平静的欧阳静林,平静的让人觉得不真实,希望这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她害怕,当一个人的念越结越深,它就会把爱变成恨,而且这种力量,强大的无法抵御,会把人整个吞下,渣都不剩。

        “林,我认为,你该跟聂好好谈谈,把你的意思跟他说。”

        欧阳静婷很爱这个弟弟,她不想看着欧阳静林在这个坑里面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你要我怎么跟他说,告诉他,我喜欢他吗?”

        “为什么不可以!”

        欧阳静婷的思想是积极开放的,在她认为,爱就要说出来,无论对方接受与否,无论这份爱会不会被认同。

        “我当然可以说,但是说了以后呢,他会怎么想?

        他会觉得我恶心、无耻、下流、龌龊,从此以后,看见我就像看见一个怪物一样,跟我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吗?”

        欧阳静林打破了刚才的平静,眼神变的尖锐,音调从胸腔挤到了嗓子眼儿,杯子里的酒由于他胳膊的颤抖也跟着抖动起来。

        “林,你别这样,聂不是那样的人!”

        欧阳静婷安慰着激动的欧阳静林。

        欧阳静林含了一粒冰块,想让冰的温度帮他冷静一下。

        “在一起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事,他已经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发了芽,想要拔出来,那是连血带肉,硬生生的疼。”

        “疼也要拔!

        不拔,这个芽就会烂在你心里,腐蚀你的五脏六腑。难道拔个芽会比抽髓换血还要痛吗?”

        欧阳静婷没想到,她这个弟弟对一个男人的感情已经到了这种田地。

        “让我想想吧!”

        欧阳静林把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静婷!”

        聂远彬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may在你这里吗?”

        他仿佛并没有注意到欧阳静林的存在。

        “嘿,你每天跟她同床共枕,怎么跑我这里来找人。”

        欧阳静婷不管有谁在场,只要逮着机会就要调侃聂远彬两句。

        “别乱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聂远彬的语速有点急,有点乱。

        “那是怎样啊,说来听听啊!”

        欧阳静婷变着花样的逗着聂远彬。

        欧阳静林不太想继续听下去,站起来准备出门。

        “may不见了!”

        聂远彬的语气有点不同寻常的焦急。

        “吵架啦还是打架啦?”

        在欧阳静婷的心目中,女方离家出走玩失踪,无非就是语言不和或者肢体不和,前者就是吵架,后者就是打架。

        聂远彬确实是因为may答应跟伯瑞斯.冯合作研制颜料的事情跟她拌了几句嘴,但不致于就这么一点事情就玩人间蒸发吧。再说了,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也没必要在这里详述。

        “别开玩笑了,没有的事。”

        聂远彬矢口否认。

        “我这几天一直在院里研究榆林窟壁上的那几幅画,回到住处,发现还是我走那天的样子,说明我不在住所这几天,她都没有回去过。

        这几天你们有见过她吗?”

        欧阳静婷和欧阳静林一起摇了摇头。

        ’那她会去哪呢?‘

        聂远彬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她在这里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朋友?

        你问大刘他们没,他们有没有看见?”

        欧阳静林也象征的问了一句。

        “都问过了,这几天谁都没见她!”聂远彬回答道。

        “她是不是回去了?”欧阳静婷又问。

        “应该不是。”

        聂远彬思考了一下说:

        “她就算有急事,也应该打声招呼再走,况且,她的行李都还在,看样子,不是打算不辞而别的。”

        “喂,是不是你太不解风情,人家又没法说,只有一走了之,哈哈!”

        “静婷,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添乱了。”

        ’may,你到底在哪里呢?‘

        聂远彬有点沉不住气了。

        除了对壁画的保护与修复,欧阳从未见过聂远彬对谁如此在乎。

        看着聂远彬此刻的不安,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本来刚刚稍微有点平复的情绪又控制不住的涌上来。

        “真的,有点,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