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这是什么操作

第七章 这是什么操作

        罗布泊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里,白天可以看到硕大无比的太阳,夜晚可以看到整个银河系:

        大熊星座,猎户星座,射手座,天平座。

        这是may从为见过的整个宇宙,透明又璀璨。

        两点之间的距离隔着数亿光年却又目光可及,就像叠加的化学元素,闪光的背后是无尽的黑暗。

        may靠在聂远彬的肩上睡着了。

        醒来时,太阳已经在天上。

        没有了车,他们没有了遮阳蔽日的工具,当太阳直射的时候,他们只能坐在原地不动,用毯子盖住头。

        聂远彬嘴唇开始干裂,眼皮也渐渐失去弹性,眼窝开始凹陷,呼吸轻一声重一声,喘气的时候,胸口起伏很大。

        “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may突然发现,

        “你这是,这是脱水了?”

        may捏捏聂远彬手上的皮肤,翻翻他的眼皮,凑近他的脸仔细的观察。

        “不应该呀!”

        may想不明白,“走的路一样多,喝的水一样多,晒的太阳一样多,我没什么特别不对劲的感觉,他怎么会虚弱成这个样子!”

        聂远彬挤了一点笑容出来,

        “别担心,没有脱水,我只是,只是紫外线过敏而已。”

        may长出一口气,

        “哦,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要飞升成仙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看着还是很不放心,我的小命现在在你手里,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来来来,喝口水吧,增加点生命值。”

        may拿出仅剩的半瓶水让聂远彬喝,而聂远彬只象征性的喝了一小口。

        “大叔,保重身体,我能不能活着回去就靠你了!”

        聂远彬浑身一哆嗦,“大叔......大叔......好久没听到人这样叫我了……”

        “放心吧小鬼,大叔做鬼之前一定会送你出去的。”

        也许聂远彬是天生神力,带着不与尔同的力量来到人间,总能在关键的时刻打开防护罩,抵御风险。

        may似乎共享了聂远彬的脑电波,开始坚定的相信,聂远彬的脑子里刻着出去的地图,只要跟着他,一定没错。

        太阳升起两次,落下两次。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画院里有没有知道他们在大漠迷路了?

        会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如果他们的方向和行走的速度都没有问题,那现在距离魔鬼城应该还有50公里。

        50公里,在平时也就是半个小时车程,但现在......

        may不敢想了。

        虽然他相信聂远彬,但现实真的太残酷了。

        也许,他们真的要魂归大漠了......

        聂远彬的眼窝陷的更深了,皮肤也逐渐失去了弹性,跟戈壁的颜色差不多了,就像一条变色龙,会跟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有时会头晕,偶尔还会出现幻觉。

        水只剩下仅有的半瓶,喝进去连牙齿都不会完全打湿,却被晒的烫手,即将全部化为蒸汽,仍然没有看到城市边界也没有看到救援的人来。

        终于,聂远彬双腿一软,倒在沙地上。

        may终于意识到,什么过敏,都是骗人的,那就是脱水的开始。

        “聂远彬,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你就是个大骗子,你不是说能带我走出去吗?”

        may一边大声喊,一边赶紧把那一点晒的快蒸发完的水递到聂远彬的嘴边,

        “我没事,你留着吧。”聂远彬推开may的手。

        “你这是干什么?”

        may拿着水就要给聂远彬灌。

        “再不喝水你会死的!”

        聂远彬挡住may,

        “may,may,你听我说,”聂远彬尽量让自己声音大一点。

        “脱水了不能马上补很多水,否则身体也受不了。这个时候的细胞都憋了,经不住这样撑。”聂远彬试图摆脱。

        “别装了,半瓶对你来说一点都不多,我是学化学的,这点知识还是懂的。”说着,may又要灌。

        聂远彬一把推开了她。

        “化学博士怎么啦,很了不起吗?

        每个人身体需求不一样,不要用你那点理论知识来装专家。

        现在,无论做什么,你都要听我的,我从戈壁中走出来过,只有我才知道该怎么做。”聂远彬用仅有的一点力气大声吼着。

        may很委屈,紧紧抓着那半瓶水,看着生气的聂远彬。

        也许他说的对,毕竟,他经历过一次;毕竟,他成功的走了出来,虽然,曾经学过的知识告诉她聂远彬需要大量的水,但在这样的关头,除了听从聂远彬的安排,may别无选择。

        “聂远彬,”may哭了起来,“你说过要带着我走出去的,你说不会把我一个都在这里。起来,我扶你走。”may一边说,一边把聂远彬往起拉。

        “may,你停下,停下,听我说......”

        聂远彬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

        “不要白费力气,你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儿。”

        经过刚才的折腾,此时的聂远彬,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知道,这是严重脱水后的回光返照,撑不了多久。

        “不,不,我不要。你说过我们会活着走出去的,我相信了你,你就要负责到底。”may不听聂远彬的话,依旧拉扯着他。

        “may,我给你看样东西。”聂远彬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

        这是什么?

        是水!

        “聂远彬,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啊,你真是个傻瓜......”此时的may已经泣不成声了。

        原来,这两天,聂远彬一口水也没有喝,每次倒的那一小盖,他都存了下来,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打算。

        “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走不出去是不是?

        你那样说,是为了增加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是不是?”

        ”may,你听我说。

        我们的水量,如果两个人同时饮用,我们谁都出不去,如果给一个人,就会延长两天时间,就有被救援的希望。

        你不要难过,沿着东方一直走,一定会走出去的。。。。。“

        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牺牲自己,只为这个人平安,这不符合逻辑。

        但事实就这样发生了。

        佛祖为了让鹰不再吃人,割自己的肉喂之将其佛化,这是佛法的普度众生;

        战士为了祖国和人民战斗,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这是为了崇高的信仰;

        但聂远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may看不懂这个男人的操作,但事情又这样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无论因为什么,都不可否认眼前的这个男人光辉而伟大。

        ”好了,你别说了,省点力气吧。”

        may就像变了身的美少女战士,气场突然强大起来,

        “之前是你在那种情况下给我信心,让我不再恐慌,现在,换我来把这个信心坚持下去吧。我不会扔下你,我带你走,相信我们一定能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