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一花一世界

第六十五章 一花一世界

        说完这些,伏波也不待祁道源回答,便径直走向了一旁,或许在他心中,早就已经确认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方承不承认都没有什么分别。

        他拿起水缸中的木舀,舀了一些清凉的泉水送到嘴边,喝了几口后又将木舀轻轻放下,然后重新坐到木桌前,又翻开了那本仿佛沉淀着悠久岁月的厚重书籍。

        木舀在水缸里轻轻摇着,轻松写意,一如伏波此时的心情。

        波纹在水缸里此起彼伏,激荡不已,一如祁道源此时的心情。

        是的,祁道源直接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尼玛!伏波简直就是南疆的哥伦布啊,居然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南疆地域广阔,边境所在又多是凶山恶水,普通人根本不敢也没有心思去探寻外界究竟是什么样。

        但总有那么几个人,天生就有无与伦比的探索精神,驱使着他们去追求真相,而又有那么亿万分之一的概率,恰巧被他们发了真相。

        幸运又不幸的是,伏波就是其中之一。

        说他幸运,是因为他是南疆近百年来唯一发现了这个秘密的人。

        说他不幸,是因为当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和自己的世界是被别人创造出来的时候,都会觉得一切索然无味!

        是的,那时候的伏波就像是刚刚撸完五百次的单身汉,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只想安安静静的躺着做一名咸鱼,然后等死。

        然而或许是他命不该绝,居然碰到了一位神奇的来者,还送给了他一本更加神奇的书,从此之后,伏波重新拾起了生活的热情。

        对于书籍的内容,祁道源并不感兴趣,因为单看书名他便能大体猜到书里肯定充斥着大量带着浓厚辩证色彩的哲学语言。

        像这种书籍,对于不同的人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比如伏波这种厌世者,看了之后可能会变的热爱生活,而对于祁道源这种本来就对生活充满了各种幻想的人士,看了之后反而可能会变的厌世起来。

        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相较于书籍的内容,祁道源更感兴趣的还是这本书本来的拥有者——那名突然出现在南疆世界的人。

        能送出这么一本书,还知道这里是幻境,那这个人只能来自于外界!

        然而道梦真人明明说过,祁道源几人是南疆秘境的第一批进入者,那他又是如何进入的呢?

        再联想到一直隐在巨大黑暗当中的幕后黑手,祁道源瞬间毛骨悚然。

        虽然知晓这幕后黑手同样被称作外来者,但祁道源压根儿就没将他往真正的外界之人方面去想,而是以为他可能是道梦真人在秘境里安排的某个隐藏BOSS,战胜之后会有额外奖励之类的云云。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如果这幕后黑手确定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身份的一位外界来客,那此次历练的风险就需要重新评估了。

        且不说那人能避开道梦真人的探查,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在此数十年时间,必然是修为高绝或者有特殊秘宝。而且他布局良多,肯定是所图甚大,看来需要好好谋划一番了。

        不过当前要紧只是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伏波究竟是站在哪边的呢?

        祁道源不相信以他的睿智,会猜不到幕后之人便是送书给他的那个人。

        “伏波族长,对于我们的身份,您既然心中早有答案,又何必明知故问?其实我更好奇的是,您可知道送您这本书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祁道源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中已带了些明显的质疑,伏波显然听出来了,不过依旧神色坦然,一边翻过一张刚刚看完的书页,一边从容回答道:“我明白小友的意思,也自然知道那人便是在背后搅动了南疆风云的人。我曾经很感谢他,因为他是我的恩人,启蒙者和领路人,是他让我在迷茫之中找到了存在的意义,那就是屋子外面这些可亲可爱的族人。”

        “有了他们的爱戴和尊敬,我才能越发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这是我生存下去的信仰和坚持,也不允许有人伤害他们,包括他。”

        “所以,现在的我,是憎恨他的,少侠不用担心我的立场。”

        祁道源点了点头,暗中长舒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伏波的解释。其实这些单纯的话语,终究显的有些苍白,但祁道源对于面前的老者,其实内心一直都有股莫名的佩服和信任,问出刚才那番话,也只是为了打消心中的一点顾虑。

        这种信任并不是基于对方救了自己一命,而是一种莫名的直觉,而祁道源的直觉一向很准。

        “真实与虚妄,并没有那么绝对。于创造者而言,南疆或许只是一场虚妄,但对于在南疆生活的万千生命来说,这里从来都是真实的。”

        “于更高处而言,既然南疆可以被创造,那创造者的世界又怎能保证不是被更高级的生命所创造出来的呢?”

        “因此,去探寻这种真实和虚妄本来就没有太大的意义,徒增烦恼尔。我认为是真实的,那便是真实的,仅此而已。”

        单就此番论述,伏波便是去现世当一名大学的哲学教授估计都没啥问题,祁道源自然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过佩服归佩服,作为一名年年思想政治课不及格的学生,他其实对这些道理并不感冒,反而觉得有些头疼,但又不得不赞叹道:“我看花,则花在,我不看花,则花不在。伏波族长若是生在明朝,想必会跟王阳明先生结为莫逆。”

        伏波笑道:“王阳明?是你那个世界的人吗?”

        祁道源没有否认,点头说道:“确实,他是历史上的一名圣人,心学大家,与您刚才的论述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伏波摇了摇头,说道:“老夫不过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看开了而已,跟上界圣人的境界自然是没法比的,少侠真是谬赞了。”

        祁道源笑了笑,说道:“伏波族长不必自谦,便是在我那个世界,大多数人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而且我也觉得您说的没错,真实和虚妄旨在一念之间。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间之玄妙,尽在于此啊。”

        伏波对于这些大道理的感悟,祁道源肯定是拍马都赶不上的,不过好在他有现世上下五千年中华历史做后盾,扯上几句名言,故作高深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伏波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话,越品味越觉得韵味无穷。

        祁道源趁热打铁,决定好好在伏波面前装装逼,好找回那些年在政治老师身上丢掉的尊严,说道:“一切世间有为法,如梦幻破影,如露亦如电,如梦亦如幻,应作如是观。”

        伏波听罢颤抖着合上了那本厚书,由衷赞叹道:“此语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少侠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