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南疆之外

第六十四章 南疆之外

        祁道源说道:“听伏波族长的意思,是准备举南疆五族之力与幕后那人决一死战了?”

        伏波点了点头,说道:“我南疆五族隐忍如此之久,如今也该是与那人算算旧账的时候了。”

        祁道源皱了皱眉,问道:“我一个外人本不该说这些话,但那人既然能够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培养出万蝠王这样的高手,其自身实力想必也是恐怖。我听闻五族巫术之力如今早已不复往昔,纵使五族合力,恐怕也难以是那人的对手吧?”

        伏波抚须说道:“少侠的担忧确实不错,单以我们五族族长和长老的实力,确实很难与那人抗衡,但如今黎族、辰族和我伏族的圣兽内丹均已取回,圣兽实力很快便能恢复如初,届时再帮逐族和吼族取回其圣兽内丹,集五族圣兽之力,想必应该与那人斗上一斗。”

        祁道源沉吟片刻,问道:“九尾圣兽的实力我领教过,若她恢复至巅峰境界,想必能与万蝠王一争长短,其余四族圣兽之力估计与她相差不多,如此说来,倒确实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但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人既然三十年前能控制圣兽暴乱,如今就算圣兽恢复修为,又如何保证不被他再度控制呢?”

        伏波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笑着说道:“少侠一语中的,此事曾经确实是我南疆五族的一个软肋,但如今已无妨了。”

        祁道源不明所以,问道:“此话怎讲?”

        伏波说道:“此事其实事关五族密辛,不过少侠如今与我五族牵扯已经颇深,告诉你也无伤大雅。少侠应该知道,那人曾经自黎族窃取了我五族巫术的力量来源,也就是信仰之力的奥秘,而他之所以能够祸乱圣兽神志,也是靠的对信仰之力的运用。”

        “圣兽的修炼体系与巫术并非一体,但他们常年与五族领袖一同征战,同样获得了族人的尊重,因此其身体内也汇聚了大量的信仰之力。那人窃取信仰奥秘后,意图将五族重新引入混乱当中,便操纵圣兽身上的信仰之力迷乱他们的心智,致使他们发狂。圣兽实力仅次于曾经的领袖,在他们的攻击下,五族数百年基业险些便毁于一旦。”

        “当时的各族族长见此情况,只能按照领袖留下的封印术法暂时将圣兽封印起来,随后他们齐聚在一起共同探查原由,这才发现是信仰之力的缘故。前任黎族族长坦诚自己无意中曾对某个外来人泄露了信仰之力的奥秘,而他们身上日渐衰弱的巫术威能和圣兽暴乱的源头,显然都指向了那个人。”

        “为了避免圣兽在那人操纵下冲开封印,各族都默契的取出了圣兽内丹,并严令族内日后不得再提起圣兽之事,意图淡化圣兽身上的信仰之力,借以摆脱那人的控制。岂知那人居然无孔不入,神不知鬼不觉的便窃取了五族的圣兽内丹,并培育出五只替代品开始骚扰各族,让我们苦不堪言。”

        “前任族长由于施展封印术,实力和寿命耗费大半,不久便纷纷离世。我们这些接替者临危受命,实力比之他们更是不如,只能勉强带领族人抵挡那些妖兽的袭扰。而几十年下来,圣兽身上的信仰之力终于消耗殆尽,神志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可苦于内丹被夺,实力十不存一,不敢贸然解封。”

        “好在你们的到来,终于打破了那人的布局,圣兽内丹逐渐回归各族,我们终于有了反击的契机。”

        伏波解释的非常详尽,祁道源到此终于明白了这桩陈年旧事的来龙去脉,可他依旧不乐观的说道:“伏波族长最后那句话可能说的并不对,不是我们打破了那人的布局,而是我们正好入了那人的局。种种迹象表明,那人好像是故意引导着我们与那些妖兽硬拼,然后再制造机会让各族拿回圣兽内丹,我一直感觉在被那人牵着鼻子走。”

        伏波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容,沉默片刻后却又恢复了正常,大有深意的看着祁道源说道:“那人强邀你们入局,难道你们就甘愿做那棋子吗?说起来,你们应该才是接下来故事的主角才对,我说的对不对?”

        祁道源被伏波看的有些发虚,暗想难道伏波已经知道了他们是历练者的身份?但是不应该啊,道梦真人不可能告诉秘境中人这种事情,不会是他自己猜到的吧?伏波是个觉醒者?

        祁道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决定先装傻,说道:“伏波族长谬赞了,我们年纪轻,实力也不够,实在担不了主角的担子。这事要解决,肯定还是要仰仗五族圣兽和各位族长。”

        伏波依旧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不是你们的实力,而是身份。”

        祁道源还是决定守口如瓶,说道:“身份?哦,你说的是我们外来者的身份吗?是的,我们确实不是南疆之人,而是来自于大山外面,这件事件九尾圣兽和花溪族长也知道。”

        伏波“呵呵”一笑,说道:“我知道少侠可能有顾虑,因此不愿承认,但其实无妨的。因为实际上南疆外面其实什么都没有,整个南疆应该都是被人用大神通设计出来的。”

        伏波似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继续慢悠悠的说道:“我年轻时曾立志要踏遍四海山川,因此时常到外面闯荡。族中故老相传,南疆边境之处尽是混沌,触之则死。我自然知道这个传说,但没有亲眼见过,总是不信,因此便徒步走过南疆边境,倒还真找到了一处没有被混沌覆盖的所在。”

        “我当时以为那便是南疆与外界的通道,欣喜若狂的狂奔进去。那是一处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我一连行进了一个月,等到携带的干粮都快吃完了,却依然没有看到尽头。我依然不气馁,决定一直走下去,直到后来我在走过的地方发现了几天前不小心落下的一小块酥饼,才终于发现了问题。”

        “我确认自己的方向感没有出现任何偏差,始终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行走,那最大的可能便是这里并不是与外界的通道,而只是一处空间大一些的幻境。南疆外围,除了混沌便是幻境,若非是有心人设计出来的,又怎能解释的通。”

        “明白这一切的我,瞬间心灰意冷,认为这样的生活已经毫无意义可言,便直接躺在那幻境里,准备默默等死。而就在这时,幻境里突然出现了一位金发碧眼,通体白袍的年轻人,他似乎对于出现在此地的我很有兴趣,并耐心与我交谈。”

        “我将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告诉了他,他听到后大笑了好一会儿,说想不到幻境里还有我这么有意思的人,值得他的点播,便扔给我一本叫做《真实与虚妄》的书,随后带我离开了那里。”

        “之后他不告而别,而我也便回到了伏族,并开始研读这本书。咦,好像说的有些远了,果然是老了,一回忆就容易多嘴。”

        “言归正传,说这么多,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南疆之外确实什么都没有,因此你们并不是来自于大山之外,而是来自于上界,或者说,南疆的造物主所在的世界!”

        “我说的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