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圣兽之血

第五十二章 圣兽之血

        九尾悠闲的摇了摇长尾,说道:“我要你帮我解开封印。”

        祁道源挑了挑眉,说道:“这封印是黎族族长所布置,我如何能解?如果是用蛮力的话,方才你也看到了,我们五人合力的攻势都被这封印轻易化解,单我一人怕是无能为力。”

        九尾笑了笑,说道:“自然不是要你用蛮力化解。这封印花溪能解,但她若解了,自己便要被反噬而死。她这个族长虽然做的没什么魄力,不过待族人还是极好的,我不想让她这么早死,所以需要想点别的办法。”

        祁道源问道:“不会是用什么替身之术,让我代她受死吧?”

        九尾轻掩红唇,说道:“小冤家看你说的,姐姐还没用过你,怎么会舍得让你死?我可没那么残忍弑杀呢!自然是有别的方法可以用。”

        祁道源说道:“还请九尾圣兽明言。”

        九尾朝他抛了个媚眼,挺了挺饱满圆润的胸部,说道:“这么着急让我出来跟你体验各种姿势吗?小冤家好坏哦。”

        九尾本来是想看他出糗,然而祁道源从头到尾都开着天道之眼,九尾这番惺惺作态,他只是看到了一堆白色骨骼在移动,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九尾见他无动于衷,有那么一刹那也是对自己的魅惑之术产生了怀疑,暗道被封印的三十几年里,难道世间男儿的审美发生了什么不可知的变化不成?

        不过她又想起祁道源初见她时的神态,显然不像现在这般古井无波,猜测他现在应该是用了某种不知名的术法,对魅惑之术产生了抵消而已。

        想通了这点,九尾便收了她的魅惑之态,说道:“此封印乃是当年五族领袖联手创造,施展之时需要耗费施术者半数功力和十年阳寿,正常解封则是需要施术者直接献祭生命。”

        “不过这道封印既然是专门用来封印圣兽的,其中自然也蕴含了我们一丝本源力量,因此只要能够集齐五族圣兽之血,解封之时就可用来抵消掉施术者献祭的生命之力,耗费的功力也可大大降低。”

        “我要你做的,就是前往其余四族,用我的精血换回他们族内圣兽精血,为我破封做准备!”

        祁道源咂了咂嘴,听起来这个任务好像没什么难度,然而事实肯定并非如此,若是圣兽精血真的这么好弄回来,九尾想必早就让花溪安排人去了,何必非要让他来做。

        “我可以答应帮你取回其余圣兽之血,但恐怕此行不会一帆风顺吧?”

        九尾点头说道:“你这小子猜的不错,此事确实有些难度。一来那些伪兽,也就是你杀掉的狸王那种,在各族外围虎视眈眈,特别是那只臭蝙蝠修为挺高,你若是万一遇上了,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二来嘛,我们黎族跟吼族、逐族的关系还不错,但是跟辰族和伏族的关系就要差了许多,你去这两族的时候,估计免不了会受些刁难。”

        祁道源一听顿时有些头大,这任务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

        九尾迷晕了四人,却单单留下他,想必就是觉得他修为还可以,有希望完成这个任务。

        有人质在手,她并不担心祁道源会耍什么花样,就算万一不幸身死,那也只能说是他命不好。反正不是黎族人,死了便死了,她完全可以再从四人中唤醒一人去做这件事,多试几次,总有一个人会成功的。

        祁道源算是明白了九尾打的如意算盘,不过倒也没有什么愤懑不平的心思,谁让他们栽了呢?

        而且这个任务虽然确实很难完成,但他对自己有着充足的信心,毕竟是有系统在身的男人,关键时刻开个挂,就算赢不了,保命总还是有办法的!

        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说出来,面上依旧摆出一副纠结无奈的神色,说道:“九尾圣兽还真是好算计,既然我此行可能有去无回,何不让我做个明白鬼,将当年事情的真相跟我讲讲呗。”

        九尾嗤笑一声,说道:“你个小滑头,为什么对我五族之事如此上心?乖乖的把东西给我拿回来,然后立马带着你的朋友滚蛋,其他的你不需要操心。”

        祁道源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说道:“不了解事情的缘由,不利于我与其他四族沟通啊,若是到时一问三不知,他们怎么会相信我呢?”

        九尾说道:“我自会让花溪给你黎族信物,五族自古就有约定,见此信物如族长亲至,不用担心他们会怀疑你的身份。”

        祁道源依旧不甘的说道:“信物毕竟只是死物,你们当年连圣兽内丹都失窃过,信物被盗也不是不可能嘛,我又不是五族之人,若再不知真相,他们起疑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九尾此时有些不耐烦了,威胁道:“臭小子,我只是跟你好言几句,不要想着得寸进尺跟我讲条件!若不是看着你对朋友还算不错,也有些能为,单是你外来人的身份,就该千刀万剐!”

        “赶紧给我拿上信物滚蛋!一个月之内取不回圣兽之血,我就把你朋友全部杀光,你给我好自为之!”

        九尾说罢便转身重新隐入了黑暗之中,她的身影孤独而萧索,刚才的放浪魅惑好像都只是假象,这才是她最真实的状态。

        祁道源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在花溪的带领下,牵引着昏迷中的沈云竹等人返回了地面。

        他将四人重新安置在藤床上,然后有些不放心的布置了一道小型的八荒归元阵法,不指望能挡住九尾,却能防止凝元境以下之人捣乱。

        做完这些,他郑重向花溪揖手道:“此去路途遥远,想必要花费不少时日,我的同门就拜托族长照顾了。”

        花溪回礼说道:“贵客不必如此,此事终究是因我而起,虽有许多不得已的苦衷,却也为您和您的朋友带来了诸多麻烦。拜托一事自然谈不上,照顾好他们本就是我该做之事。”

        看着面前的女子,祁道源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片刻后,他接过黎族信物和南疆地图,大踏步的走上了去往辰族的道路。

        师弟师妹们,安心等我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