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将计就计

第四十八章 将计就计

        祁道源等人的及时赶到,为黎族消弭了一场大祸,黎族众人自然对他们感激非常,在花溪的安排下迅速组织人手,井然有序的准备丰厚的晚宴。

        他们才落座不一会儿,一群身着盛装的黎族少女带着满身银饰,娉娉袅袅的走了进来。

        少女们先是朝着众人一礼,随后便跳起来黎族的传统舞蹈,随着身体四肢的摆动,银饰互相敲击出悦耳清脆的声音,与她们的舞蹈动作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虽然没有乐器伴奏,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韵律和美感。

        座上的三名男子看的赏心悦目,朱志祥是他们之中唯一的单身汉,自然没什么顾忌,不时指着几名女子点评一番。

        不过祁道源和徐淮可就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了,两人甚至不自觉感到身边蕴含着淡淡的杀气,只能正襟危坐,眼珠子都不敢乱转,可谓是难受至极。

        看着面前一个个散发着青春活力的蜂腰玉臂,祁道源一阵后悔!

        呜呼哀哉,老子为什么要这么急着确定女主角?

        多欣赏一下九州的风土人情,跟风格多样的美女探讨一番人生哲理,难道不香吗?

        老子究竟是哪根筋抽了要这么快跟云竹确定关系?难道是在现世单身太久的缘故?

        对,肯定是这样,那以后要不要开个后宫呢……

        随着黎族少女轻盈的舞蹈,祁道源的思绪也是在不知不觉间飘到了天外,若不是随后上场的黎族男子战舞将他惊醒,还不知道他能想到什么地步。

        随后的几个节目有些乏善可陈,当然如果从客观来讲,其实这些节目并不比少女的舞蹈要逊色,只是男人的欣赏角度永远都是那么现实。

        没有女人的表演,总感觉少了那么点意思……

        一连串的节目之后,丰盛的食物被陆陆续续端了上来。

        花溪坐在主位,站起来为他们敬了一杯酒,说道:“诸位贵客远道而来,先是铲除狸王,又是斩杀异兽,两次救黎族于危难,花溪忝为一族之长,在此代表黎族上下,敬大家一杯。”

        花溪说罢先干为敬,倒是露出了难得的豪迈之意,祁道源等人见状也纷纷举杯自饮,只是一杯清酒下肚后,隐隐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祁道源正要细细探查身体中的异样,突然听到徐淮传音入耳:“祁师兄,酒里好像被下了药,能够迷醉我们的神志。这药与酒混在一起,一般人根本察觉不了,也就亏我通读药理才发现了端倪,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祁道源心中一沉,暗道对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在酒里下药,不过面上神色不变,同样传音向徐淮问道:“徐师弟,可有解决办法吗?”

        徐淮回道:“太素九针中倒是有一套针法能够抑制这种药物的作用,我可以稍作更改,改用穴窍运气的方法进行压制。”

        祁道源说道:“很好,你先不要声张,将口诀修改一下告诉我,我传音通知大家。”

        片刻之后,徐淮将运气口诀传给了他,这口诀并不复杂,祁道源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原理,然后调动体内灵气依法运行,身体果然恢复了正常。

        见此法有效,他立马传音给朱志祥三人。

        “先听我说,都别表现出任何异常。刚才我们喝下的酒里被下了药,徐淮已经提供了解决办法,我马上传给你们,大家先自行运气压制住药力。”

        李杀秋一听,顿时怒不可遏,传音说道:“这黎族如此狼子野心,何不一刀杀之了事?”

        祁道源说道:“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酒里下的药,没法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主使,我决定将计就计,陪他们演上一演,且看究竟要待我们如何。”

        李杀秋冷“哼”一声没再说话,只是眼神变的有些冰冷,显然对黎族已是厌恶至极。

        朱志祥和沈云竹没有多说什么,依照口诀暗自运起抵消药力,等着祁道源下一步安排。

        “徐师弟,以这药力正常的发散速度,我们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徐淮传音道:“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再喝几杯酒就差不多了。”

        祁道源想了想,同时传音给四人,说道:“我们待会儿要表现出喝醉酒的样子,你们且跟着我做就行。”

        在花溪和黎族诸位长老的轮番劝酒下,祁道源等人越喝越多,脸颊纷纷变得通红,眼中也有了迷离之意。

        又是一杯美酒下肚,祁道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端着酒杯,醉醺醺的说道:“花溪族长如此……如花美眷,不知……不知嫁人否?我兄弟……朱志祥,尚未婚配,我看你们……郎才女貌,不如……不如……”

        话还没说完,祁道源竟是歪歪扭扭的跌躺在了地上,不一会儿便传出了微弱的鼾声,朱志祥等人一边赞叹祁道源这番如假包换的醉酒演技,一边有样学样,也纷纷趴着桌子睡了起来。

        花溪面色通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酒喝的有些多,一名黎族长老哑然失笑,说道:“想不到贵客仙人之姿,酒量却是不怎么好,正事还没说完就醉倒了,我看咱这“醉花酿”,以后直接改名就“醉仙酿”好了,哈哈!”

        听到这番话,花溪面色微变,她自然知道祁道源等人不是醉倒的,而是被她额外加入的“佐料”放倒的。

        但这件事情除了她之外,只有地底下的那位知道,她自然也不会无聊的对众位长老明言,叫过来几名青壮男女,说道:“几位贵客都已醉倒,你们将他们搀扶到后殿去休息吧。”

        “是!”

        这几人领了命后,轻轻搀扶起祁道源等人向后殿走去。花溪显然是早有准备,只见一排藤床整齐的摆放在一起,正好可以供他们休息用。

        虽然正主退了场,不过黎族众人今日大难不死,倒也颇值得庆祝一番。

        花溪下令让宴会继续进行下去,自然引来了不少青年男女们的欢呼,大殿外围不时响起热烈的歌声,男女老少们欢快的在一起跳舞喝酒,享受着生命的快乐。

        看着眼前祥和安乐的一切,花溪微微出神。

        为了族人的安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对不起了,外来人……

        花溪义无反顾的转身走向后殿,黑暗将她的身影慢慢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