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密谋

第四十五章 密谋

        如此多的谜团,别说祁道源这个外人弄不明白,五族之人也是同样疑惑不解。

        据说当年五族族长曾秘密调查过此事,后来也不知是不是查出了什么,竟从此对于圣兽之事三缄其口,族内也有不少人询问,然而无一例外的都遭到了族长罕见的呵斥痛骂。

        长此以往,自然没有人再敢提起此事。

        由于这种刻意的淡化,随着老一辈人逐渐凋零,五族之人对于圣兽的了解自然越来越少,只知道那是传说中领袖的坐骑,后续的圣兽之乱几乎无人知晓。

        祁道源如今就算有心探究,可世事更迭,当事之人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风化无痕,他又不会秽土转生这种骚操作,所以看起来短时间内是解不开这些疑团了。

        不过他的内心又有一股冲动,想要尽快了解当年事件的来龙去脉,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与他们能不能顺利完成南疆试炼有着巨大的关系。

        或许除了当年的五族族长之外,只有作为始作俑者的圣兽,才能知晓背后的真相吧。

        想到这些的时候,祁道源忍不住向花溪问道:“花溪族长,冒昧一问,不知目前贵族圣兽是什么状态?还在封印当中吗?”

        听到这话,花溪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想了一会儿后说道:“呃……我族九尾圣兽,自被上任族长封印以来,一直……一直处在沉眠当中,而且我也不知道它具体被封印在哪里。”

        花溪这番话说的有些结结巴巴,明显不是真的。

        且不提她本就不擅长隐藏心思,神情和语气已经表明她有所隐瞒,而且又说自己不知道圣兽的封印地点,像是生怕祁道源要前去探寻似的,这就更是诡异非常了。

        试问作为一族之长,像圣兽这种关乎重大的存在,她怎会一无所知?

        就算前代族长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不愿族人知晓圣兽的秘密,但它们毕竟有过作乱的历史,就算一直被封印着,可也像是个定时炸丨弹一般。

        万一某天它们破封而出,神智却依旧不清醒,以逐渐式微的族长巫术,又如何能够阻止发疯的圣兽呢?

        基于这种考虑,前代族长肯定不会把圣兽的秘密烂在肚子里,然后带进坟墓,而是必然会对继任者有所交代,以防患于未然。

        所以花溪刚才的说辞就颇值得玩味了。

        祁道源不知道她这番掩饰,是因为芥蒂他外来者的身份,还是有什么其他方面的顾虑。对方既然不愿说,他也便没有再继续逼问,不过继续交谈的兴趣已经淡了许多。

        祁道源又随便找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话题聊了一下,决定就此离开,可是花溪显然没有感受到祁道源言语中透出来得疏离感,依旧热情的说道:“贵客和您的朋友为我黎族除去了如此大患,我作为族长理应招待一番,不知贵客能否带您的朋友一起大驾光临,让黎族尽一下地主之谊呢?”

        祁道源心想,我带着诚意而来,你却对我有所隐瞒,那这饭吃起来岂不是很没有味道?

        “花溪族长的盛情,我代我的同门心领了。既然知道这南疆除了黎族之外,还有其余四族,我们也想去游历一番,日后有缘再来贵族做客吧。”

        祁道源这番话表达的意思很明确,态度也很坚决,花溪虽然直率,但并不驽钝,自然知道他这算是变相的拒绝,因此也没有再强留,只是有些疑惑自己方才究竟是哪里说错了话,为什么感觉对方的语气变得有些陌生呢?

        或许在她心中,圣兽之事乃是黎族密辛,并没有对外人透露的必要,即使这个人无意间为黎族化解了一位强敌。

        而在祁道源心中,交流的前提是互助互信,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我帮了你,又对我感恩戴德,却不跟我说实话,那就没有了再继续沟通下去的必要了。

        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们的想法都没错,只是立场和角度不同,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不过祁道源倒也没什么气馁,虽然黎族这边藏着掖着,但南疆还有其他四族,只要帮着这几族铲除魔兽的威胁,他不信几位族长都跟花溪一样死守秘密。

        反正他们现在战力不俗,没有内丹的圣兽应该对他们也造不成什么威胁,届时一定有机会从圣兽身上得到自己想要了解的真相。

        寒暄几句之后,祁道源向花溪打听了洪四的住处,便告辞而去。

        洪四大难不死,对祁道源充满了感恩之情,因此这顿家宴招待的极为“奢华”,当然这种“奢华”只是站在洪四角度的看法。

        不过祁道源还是看出了对方的用心,在洪四一家的热情款待下,自然吃的非常尽兴,黎族之酒浓烈甘醇,两人推杯换盏,不久之后洪四便喝的酩酊大醉。

        祁道源看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汉子,心中感慨万千。

        不论是在现世,还是穿越到小说世界后,他几乎都没有碰到过如此耿直真诚之人。虽然明知对方只是幻境中虚化出来的人物,却依旧对这名糙汉子生出了许多好感,朋友之间的那种。

        祁道源为对方隔空渡入一道木行灵气,将他身体里多年累积下来的一些暗疾尽数治好,随后与他的家人道别,飘然御剑而回。

        ……

        与此同时,黎族族长大殿后方,花溪在石墙某处轻轻一按,伴随着“咔啦啦”的声音,一条暗道缓缓在地面上出现,其内幽深阴暗,不知通向何处。

        花溪面色有些沉重,但并没有害怕,显然不是第一次开启这个机关,她犹豫了一会儿,便顺着阶梯走了下去。

        暗道重新关闭,花溪不点灯火,却像是能在幽深之处看见道路一样,轻轻的向前走着。

        她不时掐起手诀,口中低声呢喃,解除一个又一个隐在暗处的禁制,如是行进了足有一刻钟,终于来到了一处颇为宽大的空间。

        这处空间的最深处有一个牢笼,牢笼里有一道不辨身形的黑影。

        “你来了。”

        花溪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来了。”

        “如果只是族中杂事,你自己处理便好,毕竟你才是族长。”黑影动了动头,不耐烦的说道。

        花溪轻“嗯”一声,说道:“好,我知道了。不过我这次来,是有别的事情。”

        黑影好像有了些兴致,站了起来,问道:“哦?什么事情?”

        花溪回道:“狸王被人斩杀了。”

        黑影有些不可置信,声调不自觉的高了起来:“什么?如今圣兽被封,五族信仰被窃取,巫术威力百不存一,居然还有人能够战胜这些魔兽?是谁如此勇猛?”

        花溪如实回答道:“不是五族中人,而是几个外来人,他们的门派好像叫做归元宗。”

        “又是外来人吗?也不知是福是祸啊,五族现在弄到如此境地,当初也是拜那个外来人所赐,呵呵呵……”牢笼中的身影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往事,发出渗人的笑声,良久才慢慢停止,并继续说道:“那只臭果子狸既然身死,我的内丹可有下落?”

        花溪犹豫了一下,说道:“在他们手中。”

        黑影严厉的说道:“想办法把内丹夺回来!”

        花溪说道:“这……他们毕竟是为黎族抹平了灾祸的人,我……我没办法开口向他们索要内丹。”

        黑影暴喝一声,怒斥道:“花溪,你作为一族之长,怎能如此妇人之仁!若是承平之时,你这般性格也就罢了,可如今南疆暗流涌动,不要以为狸王一死我们就能高枕无忧,往后只会有更多的危险!”

        “没有内丹,我就无法恢复原来的实力,只能躲藏在这处暗无天日的地牢,无法庇护黎族!”

        “你如今是什么实力自己清楚,若是再有强敌入侵,能护得了黎族吗?”

        “难道还要靠那些外来人?你可别忘了,五族信仰被盗窃,跟你当年误信了那个外来人可脱不了干系!不然巫术之威怎至于如此不堪?”

        “不要以为换了身体,就可以忘了当年做过的事情!你始终都是南疆的罪人!”

        黑影的话语牵扯出一连串的陈年旧事,花溪的身形不断颤抖,眼泪不由自主的滑下,不知其中蕴含的是恐惧还是悔恨。

        过了好久,抽泣声逐渐停止,花溪低声说道:“我先前邀请了他们的领头人,但他并不愿来族中做客,如今他已离去,我不知道他们的住处。”

        黑影想了想,说道:“那他是怎么来到我黎族的?”

        “他是为洪四解了蛇毒,被洪四带到族里的。”

        “如此说来,洪四应该知道他住在哪?”

        “应该……是吧。”

        “他与洪四关系如何?”

        “洪四设宴款待于他,听说他们相谈甚欢。”

        “既然如此,想必洪四在他心中有些地位,我们倒是可以设计一番。”

        “您是想让洪四……他是无辜的啊!”

        “你个小丫头真笨,我自然不会拿族人的生命去冒险。其实只要假装弄一出异兽侵扰村子的戏码,再让洪四前去寻求帮忙,他们大概率是会来的。”

        “届时你再设宴款待,在饭菜里放上一些“神仙散”,将他们弄晕送到这里,我自有办法取回内丹。说不定还能借着他们体内的灵气,直接恢复修为!”

        “哈哈哈哈!”

        听着黑影放肆的笑声,花溪脸上满是纠结痛苦,不过片刻之后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终究是责任重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