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打开方式不对

第三十二章 打开方式不对

        落云峰女弟子赶紧七手八脚的把李杀秋扶进屋里,并拿出各种丹药为她治伤。

        好在她模样虽然看着凄惨,但并未伤及经脉,大部分都是皮肉之伤,修养个几天便能痊愈。

        祁道源作为始作俑者,完全没有一点心理负担,拉着沈云竹便不知躲到哪儿去说悄悄话了。

        两人多日未见,即便称不上是干柴烈火,互相之间的思慕之情也是颇为浓烈。

        祁道源看着面前可人的女子,方才偷看女弟子洗澡时被李杀秋惊散的那股邪火又再次烧了起来,言语之中不免有些夹荤带腥,连带着双手也不老实,直羞的沈云竹连声轻“啐”。

        两人隐在厚厚的密林之中,不知道后来具体都做了些什么,只是偶尔会听到些奇怪的娇丨喘。

        过了足有一时辰,他们才手牵着手,依依不舍的走了出来,祁道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而沈云竹则是脸红到了耳根,一边走着还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衫,像是生怕被别人看出什么端倪。

        回到峰顶居处,祁道源被沈云竹硬拉着去探望已经醒来的李杀秋。

        祁道源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心道爱情的荷尔蒙还在沸腾着,这时候去见那个疯婆娘不是倒胃口吗?

        可惜沈云竹固执的认为李杀秋毕竟是被他所伤,不管是谁发起的挑战,他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

        祁道源自然知道沈云竹是为他着想,欣慰之余也是感叹自己挑的这个女主角着实不错,未来必然是个贤内助,所以只能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落云峰上都是些女弟子,她们偏好雅致的环境,所以一般不在洞府内修行,而是建造了许多简约别致的竹屋,作为日常居所。

        李杀秋正是被安排在这样一间小巧玲珑的竹屋内,两人进屋时,她正在盘膝打坐调养,身上显然已经擦洗了一番,衣服也换了一套新的,除了脸上有几道浅浅的红痕外,倒是看不出什么明显的伤势。

        听到有人进门,她收功睁眼,待看到居然是祁道源和沈云竹来时,眼中闪过一道诧异,随后有些艰难的起身下床,恭恭敬敬的做一个揖,说道:“见过祁师兄、沈师姐。”

        沈云竹见状急忙上前扶她,而祁道源则是感觉自己像是被五雷符轰了一下似的,心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小妮子怎么如此乖巧了?难道被老子打了一顿,脑袋出了问题?真让人头大啊!

        他倒是忘了李杀秋先前曾明言,若祁道源能败她,以后见他一次便恭恭敬敬喊一声师兄,现在只是在兑现承诺而已。

        见祁道源久不言语,沈云竹怕气氛尴尬,便说道:“杀秋师妹,你伤势不要紧吧,要不先坐着?”

        李杀秋摆了摆手,拒绝了沈云竹的好意,说道:“无妨,我伤势并无大碍,待会儿就可自行离去。此次不慎坏了落云峰上的竹林景致,还请沈师姐代我向姜师叔道歉,我回峰后自会秉明师父,并甘愿受罚。”

        沈云竹本想宽慰她几句,见李杀秋态度坚决,便也没再说什么,她知道面前这位冰美人是个不愿欠人情的人,所以只能点头答应。

        李杀秋随后又看向祁道源,说道:“祁师兄,此番比斗让我受益良多,日后杀秋定会多多拜访,还请不吝赐教!”

        以她的性子,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若是被熟悉的人听到,定然会惊掉大牙。因为她从来带给人的都是一副冰冷清绝的观感,从来没向别人低过头。

        若是寻常人能得到李杀秋这么一句话,一定会无比自豪,而祁道源却没有一点荣幸至极的感觉,只觉跟吃了屎一样有苦说不出。

        尼玛的,老子费劲千辛万苦给你安排了一场惨兮兮的败仗,本以为你会心灰意冷不再来找老子的晦气,怎么现在居然变本加厉,以后要不时找我切磋?

        这尼玛是老子判断失误,还是你脑子真的出了问题?

        不对不对,这绝壁是打开方式有问题!

        祁道源抓了抓头发,说道:“等一下,应该有什么地方不对,我们重来一次。”说着他便走出了竹屋,一会儿后又迈了进来。

        沈云竹和李杀秋都是一头雾水,却听祁道源说道:“好了,李师妹,刚才你说什么,可以再说一遍吗?”

        沈云竹最了解祁道源的性子,心思一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噗嗤”笑了出来,暗道祁大哥这不是掩耳盗铃吗,就这么来回走一遍有什么用,李杀秋说的话怎么可能会变?

        李杀秋本来就是心思单纯之人,不知道祁道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依旧诚实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说以后要请祁师兄多多指教,我们互相切磋。”

        祁道源听罢双手扶额,显然颇为头疼,这次是实锤了,看来不是打开方式不对,应该就是李杀秋脑子出了问题!

        “李师妹啊,要不要我去清灵峰找徐淮要一些治疗头部损伤的丹药,为你治疗一下?”

        李杀秋没听懂祁道源话中隐着的意思,认真回答道:“谢祁师兄费心,我头上只有些轻微的皮肉伤,并无大碍,不需要浪费清灵峰的珍贵丹药。”

        沈云竹心思玲珑,却是明白祁道源想法的,她有些不忍心看着李杀秋被自己这位时常不正经的祁大哥调侃,“咳咳”了两声,白了祁道源一眼,说道:“祁大哥,我看李师妹还需要休息,不如我们就先走吧。”

        祁道源无奈的看了沈云竹一眼,暗道自己这位未来的娇娘子心善是不假,可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

        李杀秋乃是一只实打实的母老虎,以后时不时跟她陪练,伤筋动骨还不得是常有的事?纵然自己皮糙肉厚,恢复力惊人,可疼痛总是免不了的吧,简直是无妄之灾啊!也不知道体谅一下自家老公此刻焦躁的心情!

        抱怨归抱怨,祁道源还是乖乖的听了话,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不过临走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又转头看向李杀秋说道:“我听你之前说还要挑战云竹,怎的,现在还有这想法吗?”

        祁道源的眼神和语气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之意,李杀秋虽然心思单纯,但不是傻子,已经看出了祁道源和沈云竹关系匪浅,当然也就明白了祁道源的意思。

        她挑战祁道源等人,本意只是想寻一名能够砥砺自己前进的对手,如今对手既然已经出现,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对沈云竹发起挑战。

        她清冷的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浅笑,看着两人说道:“只要祁师兄愿意与我不时印证所学,我自然不会再找沈师姐的麻烦。”

        祁道源冷“哼”一声,说道:“我平时最恨别人威胁!”

        李杀秋眉毛一挑,说道:“祁师兄在漱玉池……”

        她话才刚出口,祁道源立马打断道:“嗨,都是自家人,说什么见外的话,你以后手痒直接来第六峰找我便是。”

        李杀秋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祁道源则是暗骂对方奸诈,心道女人的话果然不可信!

        沈云竹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个人,像是隐隐猜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