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要挟

第三十章 要挟

        接下来的几天,祁道源便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画符工作,终于是在画到恶心的要吐的时候,完成了一万张先天五雷符的绘制,然后交给了高沐。

        有了这批灵符,多宝阁应该可以撑上一阵。祁道源短时间内已经没有继续画符的欲望,算算时间与沈云竹已经有十数天未见,于是便放任分身在洞府内修炼,用刚刚掌握的御物技巧,踩着黛雪剑,歪歪扭扭的往落云峰飞去。

        由于是第一次施展御剑术,祁道源生怕一不留神把自己摔死,所以既不敢飞太高也不敢飞太快,好在整体飞行过程还算平稳,不枉他作为老司机积攒的多年开车经验,终于是平安的降落在了落云峰上。

        要说这落云峰确实峰如其名,整座山峰常年都氤氲着淡淡的云雾,峰上遍布竹林,山峰徐吹,竹叶飒响,颇有出尘之感。

        祁道源来到此处,有心找人打听一下沈云竹的住处,可一路行来竟是没见到几个人,无奈之下只能自行寻找,权当是看风景了。

        他走了半晌,突然听到不远处有“哗啦啦”的流水声和女子的嬉戏声,循着声音往前行去,赫然看到前方立着一块高大的石头,上书“漱玉池”三字。

        祁道源挑了挑眉,里面难道是落云峰女弟子洗澡的地方?

        峰上弟子一个不见,敢情都聚在这洗澡来了?

        我滴妈,那画面想想就贼刺|激!

        这可是在岛国片里都难得一见的绝美场景!不行不行,这要是错过了,岂不是得天打五雷轰,要看!一定要看!

        而且老子自带具备望远镜功能的透视眼,根本不用怕会被别人发现,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这般想着的时候,祁道源已经运起天道之眼瞧了过去,那白花花的一片瞬间就让他全身变得燥热起来,嘴里一个劲的咽吐沫!

        真是横看成球侧成峰,大小高低各不同,终识乳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各有千秋,各有千秋啊!

        咦,云竹也在这里,怎么感觉又大了一些,修道还能刺激身体发育吗?挺好!

        如此美景,祁道源自然是看的津津有味且无法自拔,却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冷峻喊声,瞬间把他吓出一身冷汗,差点从此不举!

        “你在干什么?”

        祁道源装作漫不经心的缓缓转过身来,只见李杀秋背着她那把金色长刀,正双手抱臂,冷冷的看着自己。

        这疯婆娘来落云峰做什么?偷窥都被她碰见,真是晦气!

        不过对方既然发问,祁道源自然要回答,只是偷看落云峰女弟子集体沐浴这种事情,实在是做得说不得,他可不想成为落云峰上的一抔黄土!

        “原来是杀秋师妹,真是好巧,你也在此处。”祁道源笑着说道,故意不回答她的提问。

        李杀秋却是不依不饶,依旧冷冷的追问道:“你在这干什么?”

        祁道源暗骂一声“白痴”,只能无奈的编了个理由企图蒙混过关,说道:“哦,我来山上寻云竹师妹,不经意间来到此处,见石碑上刻着的“漱玉池”三字颇为苍劲有力,便不由得停下来欣赏了一番,当真是好字,好字啊!”

        他说的冠冕堂皇,表现的也是轻松自然,然而李杀秋自然不是白痴,岂会被这寥寥数语蒙混过去。

        “是欣赏字还是欣赏人?恐怕祁师兄感叹的不是好字,而是好人吧?”

        祁道源怎会承认,义正言辞的说道:“李师妹何出此言?什么欣赏人、好人之类的,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李杀秋嗤之以鼻,说道:“哼,衣冠禽兽,你在这无非就是看落云峰女弟子洗澡,还解释什么?”

        祁道源暗道既然你知道还问,这不是有病么,不过嘴上依旧严严实实,说道:“洗澡?什么洗澡?李师妹,凡事要讲究证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偷看女弟子洗澡?”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那么我请问李师妹,隔着如此厚密的竹林,我如何能够看到女弟子们洗澡?”

        “这……”

        看到李杀秋无言以对,祁道源有些沾沾自信,暗道你当老子是吃素的吗,这种事情我会给自己留把柄?简直是笑话!

        然而,女人的思维显然不能以常理来揣度。

        “我管你怎么看的,反正你就是在偷看她们洗澡!”

        祁道源瞬间蔫了,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点,那就是女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讲道理的物种!

        他本来以为像李杀秋这样的冰山美人应该已经脱离了普通女人的低级思维方式,却没想到这种思维方式是深刻在每个女人骨子里的!

        显然,对于她们认定的事情,你就算讲再多道理都没用!

        而且最重要的是,李杀秋说的是对的……

        “李师妹啊,这件事情应该是有什么误会。”祁道源不死心,试图再次解释,甚至准备拿出大部分灵石和先天五雷符,作为对方的封口费。当然了,以李杀秋的性格,就算祁道源愿意给,她八成也不会要。

        “是不是误会,你自己清楚。不过……”李杀秋清冷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祁道源看着李杀秋的表情,只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说道:“不过什么,李师妹暂说无妨!”

        “入门大试我只居第五名,但是名次在我前面的你们四个,我一个都看不上,所以我要一一挑战把你们打服!”

        “徐淮和朱志祥已经败了,现在只剩下沈云竹和你。我本打算败了沈云竹再去寻你,今日既然撞见了,正好就做过这一场!”

        “你若答应,我从此不提你偷看别人洗澡的事,若是不答应……那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怂货加流氓,等着落云峰的姐妹们一齐来收拾你吧!”

        面对这赤|裸裸的威胁,祁道源继续保持着一名优秀演员的素养,说道:“你要战,那便战!何必找这些撇脚的理由来激我!既然想打,那我就把你打到心服口服!”

        李杀秋取下背上的长刀,面上露出昂扬的战意,她长刀一横,周身瞬间鼓荡起浓烈的寒冰之气,凌厉的刀意向四周穿透而过,一大片青翠的竹叶齐刷刷被斩落而下!

        “这才像是大试第一名的样子!来吧!”

        祁道源心中万只草泥马齐声鸣叫,压力山大,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