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让子弹飞一会儿(三合一大章)

第十五章 让子弹飞一会儿(三合一大章)

        祁道源只来得及给了沈云竹一个鼓励的眼神,两人便双双进入了各自的梦境。

        一阵无法抵抗的眩晕感过后,他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场景,周围尽是迷雾,看不清楚附近到底是什么,只有某个地方隐隐透出些亮光,不知通向哪里。

        祁道源没有急于起身,他先是检视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现各类外挂属性依然存在,不由得便放下心来。虽然这道梦空间仅是一种类似于幻境的场景,即便在其中遇到危险,也不会对现实造成影响,但在面对未知事物之前,有所倚仗总比手无寸铁要好。

        而且他的目标可不是单单做一名普通弟子这么简单,即便翟星楼先前曾明言,不管他与沈云竹成绩如何都可入得归元宗,然而祁道源却是自有一番计较,这五个梦境,他是要拿出全力好好闯一闯的。

        他又试着沟通了一下小九,对方迟迟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因为处在梦境中的缘故,还是故意不理他。不过九州天道系统在梦境中能够发挥的作用有限,因此祁道源也没有再强行呼唤。

        随后他又想到了沈云竹,在心里默默祈祷对方能够在梦境中一切顺利。来归元宗时的路上,他已经把凌波微步教给了她,以沈云竹的智慧,想必自保应该不是问题。

        确认完这些,祁道源运起天道之眼,慢慢往光亮处前进。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前方豁然开朗起来,祁道源走出迷雾,双脚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地面。

        他闭着眼睛适应了一下这里的光线,再睁眼时,只见前方立着一栋三十多层的高楼,这楼房造型别致,远看就像是一个大写的字母“t”,颇为有趣。

        “嗨,在这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登记?”

        祁道源顺着声音瞧去,刚才只顾着往高处看,竟是没发现对面还站着一个黑白相间的球,球也会说话?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不是叫你难道是在叫鬼,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胖球身上露出具象化的不耐烦表情。

        “你这只球还真是有意思,居然自带表情包,哈哈哈!”祁道源忍不住笑道。

        听到这句话,胖球身上的表情瞬间变为暴怒,说道:“你才是球,你全家都是球,老子叫球球!再乱叫,小心我告你毁谤啊!”

        祁道源有些无语,这胖球怎么如此敏感,实话实话居然还被威胁,不就是个负责接待的吗,看把你嘚瑟的!

        不过他刚来到此处,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直接开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模式,万一拽到一半嗝屁了岂不是很尴尬,所以还是决定暂时猥琐发育,说道:“好吧,球球先生,我是初来乍到,如有冒犯还望海涵。话说,您刚才让我过来登记,是要登记啥?”

        胖球又换上了高傲的表情,说道:“当然是来登记做我球球公司的员工,不干活你拿什么吃饭?”

        这个理由确实有些无可辩驳,祁道源无奈的走上前去,一边感叹社会的残酷,在梦里还要免不了被压榨,一边看向球球身前桌子上的一份合同——《球球集团雇佣协议》。

        祁道源翻了几页,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只觉有些头大,说道:“你们这么大个公司,应该不会在合同上坑人吧?条款反正我也看不明白,你就直接跟我说让我做啥呗。”

        胖球露出满意的表情,说道:“你的工作很简单,每天绘制一幅合格的画放到公司网站上,风格题材不限,只要按时完成任务,公司就会每月支付你一份可观的薪水。当然了,如果你的画被很多人喜欢,为公司带来了额外收益,你也会得到相应的分成。”

        祁道源一听这工作不错啊,有天道之眼的复制功能,画画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站着就能把钱挣了,所以毫不犹豫的就在合同上签字按了手印。

        “这样就行了吧,还需要别的手续吗?”

        胖球脸上的表情变成大笑,说道:“这样就可以了,拿好你的工作证,里面集成了你可以知道的一切信息,进去工作吧。”

        祁道源接过工作证,看看胖球,又看看面前的大楼,总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可惜一时也想不明白。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反正这里的人看起来也不像有真气修为,就算球球公司是家黑店,到时候自己大不了一走了之,谅他们也拦不住。

        想到这些,祁道源便优哉游哉的走进了大楼,按着工作证上液晶显示屏的指示,找到了自己的工位,准备开始工作。

        “画些什么东西好呢?”祁道源自言自语道,他环视左右,发现周边同事的绘画风格都各不相同,有人体艺术,有抽象画,有风景画,有山水画,甚至还有沙雕画……

        咦?怎么没有画漫画的?难道这个幻境世界还没有产生漫画这种形式?既然如此,就让我用漫画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改变吧!出来吧,嘴炮鸣人!

        这般想着的时候,祁道源的手已经在手绘板上快速移动,在天道之眼的加持下,他下笔如有神助,经过数个时辰的忙碌,终于是将记忆中《火影忍者》前5话的内容画了出来。

        他将漫画一张张的上传到网站,然后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咕……咕……”

        肚子发出不满的叫声,祁道源抬头一看,原来已经到了傍晚,他拿起工作证,按着屏幕指示来到了员工食堂。

        食堂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他随便打了些饭,便坐到靠窗的位置,默默吃了起来,顺便思考这个梦境存在的意义。

        道梦真人说每个人都会在梦境中遇到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可是祁道源今天忙活了一天,只是画了些漫画,难道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展现自己的绘画天赋,然后一画成名?

        很明显这肯定不是正确答案。

        道梦真人虽说是个话痨,却不是个无聊的人,自然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会不会问题可能从一开始就已经出现了,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祁道源细细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除了觉得那个胖球有些欠揍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的异样,难道问题就出在它身上?

        这般想着的时候,一个陌生人突然端着餐盘坐到了他的对面。

        “新来的?”

        祁道源抬起头来,只见对面那人浓眉大眼,脸型方正,留着一头短发,嘴上还蓄了一圈胡子,他的声音浑厚中透着股沧桑,很有磁性,虽然只问了简单的三个字,却并不令人反感。

        “我叫祁道源,幸会。”他放下筷子,点头说道。

        “鄙人张牧之,他们都叫我张麻子。”那人回道。

        “可是你的脸上并没有麻子呀。”

        “你的脸上也没写着道源两个字。”

        “张兄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其实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意思,不过确实想做些有意思的事。”

        “能跟我说说是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这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你过段时间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真是越听越觉得有意思。”

        “看来祁老弟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哈哈哈!”

        面对面的两个男人同时发出开怀大笑,听起来傻子般的对话,却恰恰符合他们的口味,或许男人间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祁道源没想到这个主动与自己打招呼的人居然如此有趣,此人有一股难言的魅力,像是天生的领导者,只是身上带着些神秘,有点儿看不透。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人相谈甚欢,因为祁道源并没有感觉到他对自己有什么敌意或者企图。

        随后的几天,祁道源白天继续画盗版火影漫画,晚上偶尔会跟张牧之一起吃饭,乱七八糟的闲侃,顺便思考这个梦境的意义,他隐隐有种感觉,一场精彩的故事就要揭开序幕。

        火影忍者漫画的热度逐渐升高,球球网站也加大了宣传力度,半个月后,各大媒体开始纷纷转载传播,并对漫画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开始了广泛讨论,祁道源也成了球球公司的名人。

        如此一炮而红后,公司迅速组织人力开发火影周边产品,什么动漫、手办、游戏之类的衍生品层出不穷,且全部卖到脱销,为球球公司瞬间攫取了大量财富,祁道源对他当月的薪酬充满了期待。

        可当看到工资表上多出来的区区500元版权分润明细后,他简直无法相信,然后彻底出离了愤怒!

        你个胖球赚了上十亿,就分老子这么点,当我是要饭的吗?

        虽说漫画是老子从现世盗的,但在这个世界,我可是有版权的!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安安静静画了几天漫画,是不是就以为我好欺负了?

        本来不打算亮出自己准修道者的身份,既然你们不要脸,那就别怪我打你们脸!

        祁道源一脚踢开胖球的办公室,怒气冲冲的说道:“黑心的球球,赶紧把老子应得的收益还给我,否则别怪我跳槽!”

        胖球露出嫌弃的表情,说道:“你应得的收益已经在工资中有了体现,还想要什么?”

        祁道源说道:“老子画的漫画,版权是我的,凭什么赚了钱就分我这么点?”

        胖球露出轻蔑的表情,说道:“谁说版权是你的,拜托你看清楚自己签的合同,你已经无条件把包括笔名在内的所有版权转让给球球公司,漫画赚的钱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你只是公司雇佣的一个画手而已,反正漫画已经火了,以后是谁画关系都不大,你要走,可以!根据合同约定,你需要支付版权收益2%的违约金,也就是2000万元,付完这笔钱你就可以滚蛋了。如果付不起,那就赶紧老老实实给我回去继续画,一堆漫迷还等着更新呢!”

        听到这里,祁道源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刚来时那种异样的感觉是什么了,怪不得胖球急匆匆的催着自己签合同,原来是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这样的祸害留它作甚,看来自己此行目的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搞死这个黑心的胖球!

        祁道源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抽出黛雪剑就要给它来个一分为二,不料还未有任何动作,就听到胖球的办公室传来刺耳的报警声。

        “警告!警告!检测到不明危险信息,立即执行异常清除计划!”

        “砰!”祁道源还没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大力拍打在身上,便被驱逐出了胖球的办公室,飞出去的瞬间,他好像还听到了胖球放肆的嘲笑声。

        这力量虽然比之熊王全力一击还有些差距,可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必然是非死即残,饶是祁道源被动属性变态,猝不及防之下也是断了几根肋骨。

        想不到老子一个系统傍身的外挂人士,居然会在科技公司大佬面前吃了瘪,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祁道源郁闷的想着。

        不过话说回来,胖球捣鼓出来的警报系统确实有独到之处,居然能提前预判危险并进行阻止,胖球坏事做尽还敢有恃无恐的让祁道源进来,应该就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看来祁道源要想为人民除害,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一边思考对策,一边不知不觉的踱到了餐厅。

        “现在知道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了吗?”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张牧之。

        祁道源苦笑道:“确实是有意思,真的没想到。”

        他要了瓶红酒,两人各自斟满,然后张牧之继续开口问了起来。

        “怎么你签合同的时候没看条款吗?”

        “写那么复杂谁看啊,你看了?”

        “我也没看。”

        “正经人谁会想着在合同条款上坑你?”

        “用合同条款坑你的能是人?”

        “下|贱!叮!”

        两人碰了碰酒杯,各自饮下一口红酒。

        祁道源说道:“其实它本来就不是人,只是个球而已。”

        张牧之摇了摇头,说道:“我刚认识他时,他确实是人,后来只想着昧良心做坏事,就变成球了。”

        “不知我现在是否有资格听张兄讲一讲您要做的有意思的事了?”

        “祁老弟如此有意思的人,怎么会猜不到我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事?”

        “正是因为猜到了,才想让这件事更有意思一点。”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这件有意思的事,中间出现了一些没意思的人,我得先解决一下,要不然就真没意思了。”

        “那就更有意思了,需要我意思意思吗?”

        “暂时不用,我不会让这件事变得没意思的。”

        两人这次的对话时间不长,但其中还是透露出了很多关键信息,祁道源不由得对张牧之的处境有些担忧,待看到他临走时那失望中透着决绝的眼神后,更是有了一股不祥的感觉。

        凌晨时分,球球公司天台上,张牧之和四道身影站在一起,这四人是他最信任的朋友和伙伴,曾经的。

        张牧之很罕见的抽起了烟,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抽烟的人,夹着烟的右手有些微微颤抖,显示出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平静,左手则是拿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我们的计划要失败了。”

        “我们的身份被泄露了,胖球正在派人暗中调查。”

        “我知道内鬼就在你们四个人中间,大家兄弟一场,自己承认吧。”

        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各自回答。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对钱没有兴趣……”

        “可是你对女人有兴趣。”

        “砰!”

        “下一个!”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对女人没有兴趣……”

        “可是你对男人有兴趣。”

        “砰!”

        “下一个!”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对男人和女人都没有兴趣……”

        “可是你对权力有兴趣。”

        “砰!”

        “下一个!”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对权力没有兴趣……”

        “可是你对名利有兴趣。”

        “砰!”

        随着最后一声枪响过去,曾经因为要实现共同梦想而建立起来的友谊也分崩离析,张牧之感觉自己老了好几岁。看着面前四个被自己用枪打穿手掌的男人,他疲惫的说道:“别人跟我说你们背叛了,我刚开始是不信的,但今天一看到你们,我便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我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公平?”

        “胖球是什么货色,你们比谁都清楚,投了它就算能带来一时利益,可终究不会长久,它卸磨杀驴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你们,太短视了啊!”

        “算了,大家缘分一场,既然你们各有追求,我也不勉强,以后好自为之。”

        “我知道你们已经供出了我,我走时,你们不必来送我。”

        “就这样吧。”

        ……

        第二日,祁道源没有在餐厅见到张牧之。

        第三日,祁道源从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从楼顶跳下的他,张开的双臂就像是雄鹰的翅膀,他以悲壮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天晚上他没有吃饭,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当看到宿舍床头上突然多出来的麻将形状u盘时,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挺有意思的男人。

        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抱怨悔恨,u盘里只有孤零零的三样东西,一个可以用来躲避球球公司扫描的聊天软件,一个可以用来使胖球高科技防御系统失效的破解程序,以及一个简单的使用说明文档。

        那个人什么都没说,但祁道源却知道,他已经把那件有意思的事业交给了自己。

        这也正是祁道源想做的事情。

        与张牧之不同的是,祁道源不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人,他觉得有时候一件事情能不能做成功,只取决于内心的热情和冲动,而现在便是最合适的时候。

        他打开那个麻将图标的聊天软件,看到了里面几百个闪亮着的头像,他不确定这里面是否还有内鬼,但他相信张牧之,然后便发了一段平淡而简短的话,

        “张牧之死了,但这件有意思的事情还没结束,愿意继续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的,我在天台等着你们。”

        发完这段话,祁道源执行了胖球防御系统的破解程序,并设定20分钟后起效,随后缓步走上了天台。

        他站在张牧之跳下去的位置,想着这个人曾经付出的努力,不禁唏嘘感叹。

        良久,他转过身来,看到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他们的眼里都有不屈的光芒,那是最难能可贵的力量。

        “我,叫祁道源。你们很多人可能不认识我,但这并不要紧。”

        “今天,我站在这里,只想做三件事,那就是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你们都是优秀的创作者,都创造出过优秀的作品,现在却被球球公司剥削的一文不值!这是他|妈|的什么狗屁道理?”

        “作品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他们肆意用我们的孩子换取价值,却反过头来说孩子不是我们的!这又是他|妈|的什么狗屁道理?”

        “就因为他们用一些不知所云的条款忽悠我们签了合同,我们就要被他们吸血,被他们压榨,为他们卖命!天底下没有这样的狗屁道理!”

        “同志们,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兔子,哪里有压迫,哪里就要有反抗!”

        “打倒球球公司!”

        “杀掉黑心球球!”

        伴随着众人高声的呼喊,祁道源召出黛雪神剑,一马当先的往胖球办公室直冲而去。

        防御系统破解程序已经开始生效,但球球显然是坏事做的太多,为了安全起见,并没有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那套防御系统上,比如面前这队全副武装的雇佣士兵就是祁道源始料未及的。

        这些士兵显然经过多年生死磨练,不仅配合默契,单兵作战能力也是极强,同时武器装备极为先进,祁道源在只有黛雪剑这把近战武器的情况下,很难突破这些人的封锁。

        他躲在一堵墙后面,正在思考该如何打破僵局时,对面扔过来的一颗***倒是帮了大忙。

        祁道源有天道之眼,透视功能一开,***对他来说就跟没有一样,但对面的雇佣兵可做不到这一点,这正是他可以利用的机会。

        雇佣兵们缓步移动,逐渐向祁道源位置靠近,他们的队伍开始收缩,不再如方才般各自分散,祁道源瞅准时机,运起凌波微步便穿过烟雾冲入人群,随后黛雪剑一个旋转,顿时血肉横飞,当场就有四名士兵惨死。

        这些雇佣兵反应也是极快,虽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但还是迅速分散躲避开来,并轮流开枪掩护。

        不过祁道源怎么会再给他们机会,凌波微步运至极致,宛若幽灵一般的身影根本就无法被瞄准,黛雪剑下亡魂迅速增多,而当倒数第二名雇佣兵被一剑枭首后,场中剩下的最后那人已经像是见鬼般被吓破了胆,居然拿起手枪自杀了。

        祁道源捡起一把自动步枪,拿着黛雪神剑继续往前走。

        “嗡嗡嗡……”

        一群携带微型武器的智能无人机迎面而来,祁道源竖起黛雪神剑暂时当做盾牌,随后用天道之眼配合自动步枪进行远程射击,这种把把十环的超远距离射击准确度,直接导致了无人机尚未进入有效射程便被尽数消灭,居然没有对祁道源造成一点点伤害。

        祁道源此时可以说是基本达到了近程加远程无敌的状态,在没有修道者的世界,他的特殊能力再配上热武器,就是个大大的bug。

        继续往前,祁道源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阻拦,终于,他来到了胖球的办公室门前,然而一道巨大的铁门堵住了他的去路。

        铁门上方挂着一个摄像头,胖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愚蠢的人啊,你就算走到这里又如何,即便是最新型的坦克,也休想轻易轰开这道铁门!哈哈哈,这里是我的国度,与我作对,你们都没有好下场!”

        “哦?是吗,我倒是很想试试看呢!”

        “你……你要做什么?你嘴里的是什么东西?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啊……”

        “轰隆隆!”

        一发硕大的兽王咆哮弹轰击在铁门上,剧烈的爆炸声后,铁门被硬生生的炸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圆形孔洞。

        祁道源走了进去,只见胖球正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把公司的股权都给你。”

        祁道源摇了摇头。

        “我可以给你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

        祁道源又摇了摇头。

        “我可以给你全世界最帅气的男人。”

        祁道源继续摇头。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胖球近乎绝望的吼道。

        “我要的很简单。”

        “什么?”

        “要你死。”祁道源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手中的枪,然后轻轻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过后,胖球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不禁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你终于答应我的条件了,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有谁能不喜欢钱和女人呢?”

        “你想多了,我只是让子弹飞一会儿。”

        “噗!”不知飞到哪里去的子弹终于回到了正轨,轰入了胖球的脑袋,它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祁道源走上前去,用剑刨开胖球的尸体。

        “啧啧,果然心是黑的,死的不冤。”

        ……

        没有参与胜利后的狂欢,祁道源一个人再次来到餐厅,倒上两杯红酒,拿起一杯,轻轻碰了碰另外一杯,说道:“你想做的有意思的事,我已经替你做成了,不过你不在,这件事终究是少了点意思。”

        说完这些,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身影缓缓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