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星楼望月

第十三章 星楼望月

        千年以来,九州大陆诞生了数之不尽的修行门派和势力,其间兴衰交替,真正能源远流传下来的只有五家,分别是北地霸刀门,西湖藏剑山,南海百花宫,东都天策府,以及中州归元宗,他们被并称为人族“五正”。

        其中归元宗由于传承最为古老,底蕴浓厚且大修行者层出不穷,乃是当之无愧的人族领袖。

        归元宗位于中州归元山脉深处,宗门依山而建,绵延足有数百里之广,其间飞瀑流云,仙鹤缭绕,实乃是人间仙境。

        近百年来,归元宗声名逐渐显赫,求仙访道之人络绎不绝,其中不乏毅力坚定者,数十年如一日在山门外叩拜,只求能入得仙门,求得大道。渐渐地,山门之外的人越聚越多,他们为了能够长久在此处生存下去,便自发的建立房屋,垦田经商,归元宗对此也并不反对,后来经过多年发展便逐渐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名叫临仙镇。

        归元宗自建派之初,其祖师便定下了每二十年大开山门一次,遴选新晋弟子的传统,门内一直遵照不辍。

        如今又一个二十年之期已到,前来碰仙缘的人不计其数,临仙镇中车水马龙,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

        如此纷杂热闹的地界儿,突然多出两个人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高瘦,女的窈窕,一身穿着打扮都很是朴素,看着颇为般配。

        他们发丝微乱,脸颊微红,鞋底沾着很多泥土,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刚刚从外地赶来,估摸着也是来参加归元宗门派大选的。

        这两人自然不是旁人,正是祁道源与沈云竹,他们日夜兼程从宁石村往这边赶,终于是在大选前一天来到了此处,也就亏着两人体质都异于常人,要不然就算是跑断腿也赶不过来。

        饶是如此,两人也累得够呛,不过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他们急急忙忙的挤进人群,前往报名地点。

        问仙楼前,参加大选的人排起了五条整齐的长龙,与外界的纷乱嘈杂泾渭分明。

        队伍最前面是五张摆放整齐的桌案,每张桌案后方均有两名归元宗弟子负责登记、核对人员报名信息,发放身份令牌。

        正门处放着一张颇为宽大的红色椅子,这椅子通体雕龙刻凤,不知是何材质制成,散发出浓烈狂暴的热气,偏偏上面坐着的那个女子却是浑然未觉。

        那女子也是着一身红衣,眉眼之间尽显凌厉,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她惬意的斜靠着椅背,不时举起葫芦饮一口烈酒,同时对下方前来报名的人发出犀利的点评,十个里竟有七、八个入不得她的眼。

        “这个太丑,不要。”

        “这个太老,不要。”

        “长得太俗,不要。”

        ……

        被刷下来的人不敢有任何怨言,反而还要遥遥揖手一拜,然后才不舍的离去,因为这女子的身份实在是高的吓人,众人有缘得见一面便已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儿,哪里还敢造次。

        她正是归元宗四大长老之一,丹阳峰峰主——翟星楼!

        祁道源和沈云竹此时正站在中间那条队伍的最后方,由于队伍井然有序,所以报名工作进行的极快,不过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便已快轮到了他们。

        对面的归元宗执事弟子面色冷淡,显然如此枯燥的登记工作很难让人做到微笑服务,只要后方的翟长老不开口,他就麻木的重复问着“姓名,籍贯,年龄”,然后用毛笔将来人报出的信息写在一张薄若蝉翼的纸上,随后左手一挥,那张纸便一分为二化作两道光芒,一道飞入报名者的手中变作身份令牌,另一道飞入桌案另一侧的玉碟,与其他已经通过的报名者一起登记在册。

        前面的人越来越少,转眼时间便轮到了祁道源,可他还没等到桌案前的执事弟子发问,便听门口处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

        发问者正是翟星楼,只见她此时已收了慵懒闲适的神态,手中的硕大酒壶也不知去了何处,她长身而立,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子。

        祁道源愣了愣神,待看清女子的身影后,心中一凉,暗道怎么会这么巧,碰到苦主了!

        作为九州世界的创造者,九州如今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基本都是由他亲手刻画出来的,翟星楼自然也不能例外。

        之所以说她是苦主,是因为祁道源为翟星楼设置的角色故事有点悲惨,确切的说,是情感故事有点悲惨。

        翟星楼天纵奇才,十岁入归元宗,至二十岁时便已是金丹上境的修者,离元婴仅有一步之遥。那时她性格开朗善良,时常下山游历,做些锄强扶弱、诛妖杀魔的义举。

        有一年,她在某个偏僻小镇救下了一位叫李望月的孤儿,这男孩儿身世凄惨,偏又有股不服输的劲头,让她动了恻隐之心。

        翟星楼看李望月修道资质不错,索性便将他带回归元宗,收为了徒弟。

        自此之后,翟星楼日夜悉心教导,李望月也是不负所望,年仅十八岁便入了金丹。要知道他的资质比之绝顶天才要差了许多,如此年纪能入金丹,自然与翟星楼的付出密不可分。

        只是两人如此长久的生活在一起,虽有师徒之名,却难以抑制情感的发酵,竟是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意,后来也不知怎的,宗门内关于两人的事情渐渐流传开来,让翟星楼颇为苦恼。

        李望月彼时年轻气盛,认为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不如索性直接公开两人的关系,但翟星楼碍于脸面,一时拿不定主意,便没有立刻答应他。

        李望月迟迟得不到回应,不免有些心灰意冷,便决定独自下山闯荡一番,翟星楼不知该如何挽留,为他亲手铸了一把剑后,默默送他下了山,哪知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原来这李望月下山后去了东都边界,恰好又碰上了一场人、妖两族血战,他金丹境修为虽是不弱,但在庞大的战争面前,也不过是星星之火,战争过后便不知所踪。

        翟星楼得知后心急如焚,发疯似的在战场遗迹上找了两天,除了她送给李望月的那把已经断掉的剑外,便再也找不到任何有关他的痕迹。

        她这样默默的找了一个月,后来终于还是放弃了,她心灰意冷之下单枪匹马冲进妖族大杀一通,于绝境中破入聚顶境,随后飘然归山。

        自此之后,丹阳峰少了一位明媚善良的姑娘,多了一位喜怒无常的峰主。

        以上便是祁道源为翟星楼设置的毫无新意的情感路线。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想到她一语致死把人撵回去的本事,心里不由得凉了半截,暗道不会是因果报应吧,我把你写这么惨,你让我入不了归元宗?这倒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想到这些,他不禁有些无奈,有气无力的回道:“我叫祁道源。”

        翟星楼看向他身边的沈云竹,问道:“她可是与你一起来的?”

        祁道源暗道,不会吧,祸不及家人,你这是要连我媳妇儿一块撵回村子里吗?不过他也没胆子在聚顶境强者面前撒谎,如实回答道:“是的。”

        翟星楼又打量了一番沈云竹,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沈云竹知道面前女子的身份必然不低,但对自己应该并无恶感,便微笑着回道:“我叫沈云竹。”

        翟星楼看着两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右手一挥,两枚火红色的玉简便飞到他们怀中,她说道:“明日入门比试,不管你二人成绩如何,皆可入我丹阳峰!”

        此语一出,祁道源一脸懵逼,沈云竹兴奋异常,在场的众人则是炸开了锅。

        “这两人是什么来头,竟能得到翟长老亲自垂青?”

        “九州这一代的年轻俊彦里,可没见过他们啊!”

        “看他们穿的这土包子样,还不知道从哪个穷乡僻壤蹦出来的。”

        “翟长老这算不算作弊啊!”

        ……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翟星楼面露不愉,她长袖一卷,万里晴空竟是惊雷四起,同时数道身影被瞬间抛飞,问仙楼前所有人立刻噤若寒蝉。

        “本长老做事,不需要任何人质疑,我归元宗,也从不收背后恶意伤人之辈!”

        “报名继续!”

        翟星楼话音落下,执事弟子们继续开始了手头工作,随后她又看向祁道源和沈云竹,说道:“明日辰时,你二人手持玉简静待召唤,现在可以回去了。”

        祁道源有些呆滞的被沈云竹拉着向翟星楼揖手拜别,往回走的路上也没注意到身边众人羡慕的眼光,心中只有十万个为什么。

        老子明明想低调一点,这是搞的哪一出?

        翟星楼啊翟星楼,我这个作者虐你千百遍,你却待我如初恋,啊,不对,你的初恋给我搞没了。

        虽然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这种强行往我脸上贴金的做法,还是让我感到了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实在是让我汗颜!

        不行,作为报答,我必须把你的初恋给找回来,给你一个绝对意想不到甚至颠覆未来人生走向的大大惊喜!

        “小九,帮我从九州天道数据库检索一下李望月的坐标位置。”

        ……

        入夜时分,归元宗无妄峰掌门议事大殿内,宗主道梦真人与四峰峰主齐聚一堂,商量着明日入门大比的细节。

        道梦真人乃是聚顶上境的绝世强者,一身紫霞神功已修至巅峰,虽然须发皆白,但面色红润,精神矍铄,颇有返老还童之象,恐怕离合道境也仅有一步之遥,此刻他正看向翟星楼,问道:“星楼师妹,此次你在山下主持弟子初选,可还顺利?”

        翟星楼恭敬回道:“掌门师兄,此次初选一切顺利,共录得2066人,相关信息均已整理在册,确认无误。”

        道梦真人点了点头,抚须说道:“如此甚好。”

        随后他又笑着问道:“我听说,你看中了两名前来参试的年轻人,还特意给了他们丹阳峰弟子令,这两人可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翟星楼同样笑着说道:“此事倒也没想瞒着诸位师兄,这两人资质确实不同寻常,除此之外,那名男子还与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位故人颇为神似。”

        道梦真人说道:“能得到星楼师妹如此评价,想必他们定是人中龙凤了,不过这位神似的故人,不知师妹指的是何人?”

        翟星楼故作神秘的说道:“容师妹先卖个乖,你们明天一见便知,不过提醒一下,这两人是我先预定好的,到时候可别跟我抢弟子!”

        殿中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看来众位长老对翟星楼口中的那位神秘男子颇感兴趣。

        而此时的祁道源,早已累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浑然不知自己的存在已经引起了整个归元宗高层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