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恩和情

第十二章 恩和情

        虽凭空生出许多波折,但最终结果还算是圆满,诸事既了,两人便开始慢慢往宁石村回返。此时已至深夜,月明星稀,万籁俱寂,祁道源和沈云竹都是劫后余生,有说有笑的走着,也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反倒是惊起了许多林中熟睡的鸟兽,一时之间颇为热闹。

        祁道源捡着重点向沈云竹述说了她死而复生的过程,不过有关天道系统和他穿越者身份的事情并没有透露,他倒不是不信任对方,而只是单纯的不想让沈云竹过多的参与进来,毕竟他未来要走的路可不是一条康庄坦途。

        正当他们刚刚踏入宁石村村口时,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再次想起。

        “叮,恭喜您成功完成隐藏任务——“拯救被献祭的少女”,奖励创世灵元100点。”

        “叮,恭喜您发现圣光族线索,主线任务——“驱逐圣光族”完成进度200/10000,奖励创世灵元200点。”

        “叮,系统检测到您尚有一笔未归还的借贷,已自动为您进行归还处理。”

        “叮,初次借贷享有免息福利,本次需归还创世灵元本息300点,成功归还300点,您的借贷已结清。”

        “叮,您当前的创世灵元余额0点。”

        ……

        九州系统这番左右倒右手的骚操作让祁道源一阵无语,忍不住在意识中开始吐槽。

        “小九啊,九州系统怎么还强制归还借贷,一点客户体验都没有,我要投诉你们!让我在手里捂热乎一下也行啊!”

        “主人,这只是系统为了防止宿主过度借贷而设置的基本规则,我也没有权利更改哒。”

        祁道源在意识中默默竖起中指。

        “主人,不过您这次还是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货哒。”

        “呵呵,什么收获,连我这个当事人居然都不知道,小九你莫非是在拿我当菜鸡?”

        “主人,沈云竹就是您最大的收获哒!”

        “咳咳,想不到你一个人工智能还挺八卦,这件事我必须要作出郑重声明,我跟云竹之间纯粹是同生死共患难的革命友谊,千万不要过分解读。”

        “呵呵,主人,您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九州世界的言情话本也是不少呢,男女之间那点事我都懂哒。而且我指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沈云竹的身体。”

        “哦,你说那个啊,云竹的身体现在确实是,那个有容乃大,很养眼。”

        “主人,为什么小九感觉您的思想需要净化一下呢,天道系统有一套《辟邪剑谱》,我可以破例免费兑换给您修炼哒。”

        “算了算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男人,太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老是让我猜猜猜好不好,这脱缰的想象力可是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好吧,主人,沈云竹这次死而复生,那块石头中的能量对她的身体进行了全面改造,她如今可以算是琉璃无垢体,修行速度较常人要快上数倍,再加上她本来就有的高级水灵根,如此资质在九州年轻一辈当中也算得上是翘楚了。”

        “这么说来,云竹此番也算是因祸得福,正好我还想问问她有没有修行的打算,那就一块把这件事告诉她吧。”

        意识中的交流只是一瞬,所以沈云竹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祁道源停下脚步,看着她说道:“云竹,你可考虑过以后要如何吗?是留在宁石村,还是去别的地方?”

        沈云竹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是跟着祁大哥啦,祁大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祁道源一窒,暗道这小妮子难道真的对我芳心暗许了?想不到我这个在现世连女孩手都没正儿八经牵过的扑街作者,穿越之后魅力居然如此巨大,果然有系统就是了不起。

        “不瞒你说,我此番是要去修道仙门归元宗拜师学艺的,我身负重任,未来的路可能会充满艰辛和危险,说实话我并不太想将你牵涉进来。”

        沈云竹有些气馁的说道:“祁大哥的意思,是在嫌弃云竹吗?”

        祁道源听罢连忙摆手解释道:“没有没有,云竹不要多想,其实你不论是性格还是资质都是绝佳,若入得宗门,未来一定是风云人物,我只是……只是……”

        祁道源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作为一名钢铁直男,他可以猥琐,可以搞笑,却就是说不出那种情爱之类的温柔言语。

        沈云竹从他的眼神中读懂了一切,温柔的说道:“祁大哥,你救我护我,为我父母报仇,这是我一辈子都难以偿还的恩情,在我心里,早已把你当成了要相守一生的人。我并不惧怕危险,而是怕你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却帮不上忙。既然你说我修道资质不错,那就更应该带着我一起,这样我才不会有遗憾。”

        祁道源心中感动,却依旧不想松口,说道:“云竹你要明白,恩是恩,情是情,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沈云竹笑着说道:“恩和情我自然能分的明白,看的仔细,只是不知道祁大哥你,看得懂自己的情吗?”

        沈云竹如此落落大方的一问,倒是让祁道源羞红了脸,他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我……我……”

        沈云竹微笑着握住祁道源的手,认真的说道:“祁大哥,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也请你能尊重我的心意。”

        祁道源看着沈云竹坚定的眼神,轻叹了口气,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啊,月亮真圆。”

        暧昧的氛围被瞬间破坏,沈云竹白了他一眼,抽出小手,一边往村里走着,一边轻“哼”道:“那云竹就不打扰祁大哥赏月了,您就在村口睡觉吧。”

        祁道源此时反而腆起了脸,说道:“村里给我安排的那间屋子已经塌了,我得去你家睡。”

        “男女授受不亲,让村里人看见了多不好,你不能去我家。”

        祁道源赶紧追上前去,两人并排走着。

        “云竹,你这是卸磨杀驴啊,你祁大哥今天为了揍死那头臭狗熊,现在可是累的腰酸背痛,居然连个睡觉的地儿都不腾给我。”

        “我家地儿小,容不下您这种杀熊英雄,您去找村长腾地儿去吧。”

        “村长那老小子早就吓得都不知道躲哪去了,我们回来都不敢出来迎接,我上哪找他去。”

        “我不管,反正你也没打算要我,不能让你去我家。”

        “谁说不要你了。”

        “你没说要,那就是不要的意思。”

        “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跟女人讲什么道理?”

        “云竹,我刚见你时,你可不是这样的。”

        “被抛弃的女人都这样。”

        “我没抛弃你啊。”

        ……

        两人就这样斗着嘴向前走去,皎洁的月光下,他们的身影逐渐拉长,渐渐合二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