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怎么变大了?

第十一章 怎么变大了?

        熊洞中,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外走着,浑然不觉危险已经临近。

        沈云竹走在前面,手捧着那块洁白的石头,像是发现了好玩意儿一般,恋恋不舍的打量着它。

        这石头不知是何材质,重量极轻,内里好像还氤氲着白色的光泽,端的是神异非常,对于女性有天然的吸引力。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祁道源说道:“祁大哥,你说我把它做成首饰戴在身上,会不会很好看。”

        祁道源嘴角抽了抽,心道女人真是个神奇的物种,什么漂亮的东西都想往自己身上弄。这石头一看就不是凡品,说不定熊王的力量就是源自于此,做成首饰不是暴殄天物吗?

        他正准备来一番直男操作,好好为沈云竹上一课,却见那石头骤然绽放光华,瞬间将山洞里照的宛如白昼。

        两人都是吃了一惊,可还没来得及猜想原因,祁道源便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熟悉,他仔细一想——是兽王咆哮弹!

        他眼角一缩,只见一颗宛如子弹般的小型光弹正呼啸而来,这颗兽王咆哮弹比之正常状态要小了数十倍,不过其中蕴含的能量却没有减少,祁道源只觉头皮发麻!

        “云竹快躲开!”

        他来不及思考这颗兽王咆哮弹是怎么释放出来的,但大概率应该是与那头应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臭狗熊有关,他用尽力气想要将沈云竹推到一旁,然而又如何快的过光弹骇人的飞行速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穿透沈云竹的左胸,随后贯穿自己的右胸,最后射入山洞深处。

        “轰隆隆!”

        炸裂的能量瞬间便将两人冲击而出,祁道源目眦欲裂,浑然不顾肺部的伤痛,在空中挣扎着抱住已然颓废无力的沈云竹,随后后背着地,以身作垫将她接下。

        “云竹!”

        祁道源慌忙起身,看着沈云竹胸前喷涌而出的鲜血,完全不知所措。

        此时的沈云竹的脸上毫无血色,她的手努力的向上伸着,想要触摸面前这个男人,却是怎么也抬不起来,嘴角嗫嚅着,想要喊着对方的名字,却是怎么也喊不出。

        本来以为终于摆脱了苦难,以后可以跟祁大哥一起快快乐乐的活着了,想不到终究还是虚妄,可能是爹娘在那边太孤单,想让我过去陪着他们了吧,沈云竹这般想着。

        祁大哥,对不起了……

        残留的意识逐渐消散,沈云竹两眼微睁,似有些不甘,却是再也没了声息。

        “啊啊啊啊啊!”

        祁道源发出震天嚎叫,完全无法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不远处,如诈尸般重新坐起的熊王盖茨,嘴角露出明显的残忍和讥讽,愚蠢的人类啊,就算杀了本王又如何,我可是说过会让你付出生命代价的,可惜你就是不听,现在这般结果可曾想到?绝望吧!自责吧!悔恨吧!轮回路上,我会继续好好蹂|躏那一家人的!哈哈哈哈!

        庞大的熊尸完成了死前的执念,复又重重落下。祁道源面露疯狂,抽出黛雪神剑来到熊尸身前,奋起全力挥砍起来,发泄着心中的不忿,一时之间血肉横飞,已近干瘪的熊王尸体顷刻间被大卸八块。

        做完这一切,祁道源心中一片空白,他不经意间瞥到熊王睁着的双眼,仿佛看到了赤|裸裸的嘲讽。是啊,此时再来鞭笞这个罪魁祸首又能怎样,云竹能够复生吗?

        突然,祁道源一拍脑袋,懊恼的自责道:真是关心则乱啊,怎么忘了还有九州天道系统这个大外挂?有它在,云竹一定能够救回来的!他急忙在意识中呼叫系统管家。

        “小九,小九,江湖救急!”

        小九好像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说道:“主人,人家刚睡着,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

        祁道源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小九状态好像有些特别,只是着急的说道:“你一个人工智能睡什么觉啊?我现在没空跟你废话,云竹被熊王杀死了,快想办法把她救回来!”

        小九不紧不慢的回道:“主人,她只是个npc而已,干嘛这么在意,怕完不成任务吗?”

        祁道源:“我管它狗屁任务,也别跟我说什么npc,在我眼里,她是人,活生生的人!我要救她!”

        听到此处,小九仿佛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她说道:“主人,天道系统确实有能令人起死回生的丹药,不过价值1000点创世灵元,您现在并没有余额点用来兑换。”

        祁道源:“不要紧,我可以借贷,再借贷一千点给我!”

        小九:“主人,您目前的借贷点已达上限,无法再继续借贷了。”

        祁道源气愤道:“你们眼中的创世者,就值300点创世灵元?”

        小九:“主人,创世灵元借贷额度与任务完成情况有关,在当前您尚未完成任何任务的情况下,只能借贷这些。不过……”

        听到小九话头一转,祁道源知道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急忙问道:“不过什么,快说!”

        小九:“主人,你们方才在熊洞中发现的那块蹊跷石头,蕴含着某种未知的精纯能量。那头熊王就是依靠这块石头,才从一只普通棕熊成长至今,他能够在死后发出攻击,也是因为身体里还有小部分这种能量的残余,并依靠与石头之间的感应,在执念的操作下完成哒。”

        祁道源:“你的意思是说,这块石头里的能量能够救回云竹?”

        小九:“主人,小九并不能完全确定这种未知能量的属性,它好像并不属于九州,不过其中隐藏的生命力量是非常浓厚的,小九觉得可以试试!”

        祁道源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说道:“不属于九州的未知能量,而且看石头内里明显有光的形态,难道是圣光族的搞出来的?”

        小九:“主人,九州天道数据库中与圣光族有关的信息寥寥无几,所以无法确定这种能量的归属,不过依照常规推断,您的猜测很可能是正确哒。”

        祁道源再次陷入了纠结:“圣光族搞出来的东西,你让我怎么能放心用?”

        小九:“主人,从理论上来讲,这种能量应该只是一种类似于元气的东西,所以您大可不必担心云竹吸收能量之后会发生不可知的变化。当然,由于我们对圣光族的认知有限,也不排除他们会有针对这种能量的某些控制手段。”

        “主人,小九建议您早做决断,再晚一回儿,九州天道将会进行npc灵魂强制回收,到时候云竹可就救不回来了哒。”

        祁道源咬了咬牙,说道:“当下还是救命要紧,就算圣光族后续有什么阴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注定是仇敌,我就不信斗不过他们!”

        说完这些,祁道源退出了与九州管家的意识交流,急忙从旁边拾起白色石头,颤巍巍的将它放到了沈云竹的胸口,并祈祷石头中的能量赶紧发生作用,可是数个呼吸过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祁道源强迫自己镇定,暗道是不是需要一个引子呢?他索性死马当活马医,玩命儿激发体内的先天木灵之气,引导周遭木行元气往沈云竹的胸口伤处汇聚,果不其然,受到木行元气的激发,白色石头也绽放出耀眼的白色光芒,蓬勃奔涌而出的能量先是注入沈云竹的伤口深处,随后逐渐笼罩她的全身,最后竟是化作了一个椭圆形的光蛋,蛋壳之上隐现两对金黄色的羽翅。

        “果不其然,还真是圣光族的杰作。”祁道源自言自语道。

        他虽然之前未在书中言明,但心中构想的圣光族确实便是一群长着翅膀的鸟人,与蛋壳上出现的羽翅正好能对应起来。

        “小九,记住这种能量属性,应该便是圣光族无疑了。”

        “好的主人,我会在数据库中进行记录。”

        这也算是意外之喜,祁道源本来还苦恼哪里去找圣光族的线索,没想到对方竟自己送上门来。知道了能量属性,以后在排查隐匿的圣光族时,就不是无头苍蝇了。

        祁道源用天道之眼密切关注着蛋壳中沈云竹的变化,待看到她胸口处血肉不停蠕动,心脏缓慢重生并开始跳动后,他终于松下了一口气,随后才感到右胸之上扎心的疼痛。

        他方才全部心思都放在沈云竹身上,早就忘了其实自己也是重伤之躯,右胸上的贯穿伤在外看起来只是一点,其实内里大块的肺部组织都受到了破坏,也就亏着他被动属性强力,从熊王身上吸取的气血之力也有残留,这才让他硬生生的撑到了现在,若是常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饶是如此,他这般耗费心神,现在也是强弩之末,既然沈云竹复生已无问题,他也便安下心来,调动先天木行灵元修复身体。

        半个时辰过后,祁道源身体恢复如初,而光蛋中的沈云竹一双眼皮也开始出现轻微抖动,应该是快要苏醒了。

        不出片刻,光蛋攸然破碎,化作点点光芒消失在夜空中,沈云竹缓缓睁开双眼,目中一片茫然。

        “咦,怎么大了这么多?”祁道源看着恢复之后的沈云竹,发出惊叹。

        熟悉的声音重新翻开沈云竹的记忆,点燃了她眼中的神采:“我怎么,又活过来了?”

        “祁大哥,你说大了很多是什么意思?啊!祁大哥你好坏!”

        重生之后的沈云竹身体莫名发育了不少,个头长了许多,身材也更加匀称,如果说之前的她是初现婀娜,那现在就是玲珑有致了。

        不过如此变化将她原本的衣服几乎撑满了起来,再加上那件衣服本就有些破损,因此某些露出来的部分就更能让人颇窥出一些端倪了。

        沈云竹发现了身上的异样,羞红着脸,用两臂将胸口紧紧的抱住,反而有些欲盖弥彰。

        祁道源撇了撇嘴,面不改色的说道:“云竹你想到哪去了,小小年纪怎么心思如此不纯洁?我说的是你的年龄好像大了几岁,哪里坏了?”

        沈云竹抬眼望天,心道:鬼才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