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熊王之死

第十章 熊王之死

        狂风倒卷,将另一边房屋上的瓦片又吹走大半,场中的火把也被吹散的七零八落,有一些落到茅草堆上,点起熊熊烈火,只是村民早已被吓破了胆,哪还有心思跑出来救火。

        如此大火,倒是将场中情形映照的异常清楚,只见原本熊王立身之处又出现了一个圆形大坑,而它也不见了踪影。

        沈云竹被祁道源扶着,不管此时有些衣不蔽体,兴奋的说道:“祁大哥,我们是不是赢了?”

        祁道源暂时没心思欣赏近在咫尺的福利,皱着眉说道:“恐怕没这么简单,熊王应该是逃了。”

        沈云竹神色黯淡下来,她心里无时不刻不在盼望着这个杀害自己爹娘的罪魁祸首能够伏诛,只是没想到今天明明如此接近成功,却还是被它逃走了。

        “逃便逃了吧,或许是这个祸害命不该绝。祁大哥,你身上伤势还没痊愈,我带你回去休息吧。”

        她没有央求身边这个男人继续去追杀熊王,在她看来,祁道源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已经让她无以为报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一份奢望,再将对方置于险地。

        虽然现在来看,熊王是因为斗不过祁道源才选择的逃跑,但谁又能保证如果将它逼入绝境,它还会不会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战力呢?

        听到眼前少女的话语,祁道源颇有些意外,沈云竹的心思,他多少能够猜到一些,心中不由为之一暖,不过事到如今,就算不是为了沈云竹父母报仇,他也有追捕熊王的理由。

        “我的伤势已无大碍,都是些皮肉伤而已。除恶务尽,这熊王既已重伤,是难得将它诛杀的好机会,不能就让他这么逃了。”

        沈云竹急忙说道:“祁大哥,你不必如此……”

        祁道源摆了摆手,说道:“云竹你不必多想,我这么做并不只是为了你。这熊王如此记仇,此次不将他彻底除去,恐怕后患无穷,况且听你之前所言,它力量成长飞快,想必身上有些秘密,我要一块去打探打探。”

        沈云竹说道:“可是我观那熊王手段颇多,纵然受了重伤,也不知是否还有别的后手,你跑到它的巢穴,遇到危险怎么办?”

        祁道源笑道:“这臭狗熊再厉害,还不是被你祁大哥给打跑了。没事的,我吉人自有天相,定能将它灭杀。”

        沈云竹还是不放心,说道:“如果你执意要去,那就带我一起去。”

        祁道源惊讶道:“你未曾修行,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可能会陷入危险,还是留在村里等着吧。”

        沈云竹倔强的摇了摇头,有些耍性子似的继续坚持道:“要不就一起留下,要不就一起追熊王,祁大哥如果怕我会拖累你,不如就直接别去好了。”

        祁道源没料到沈云竹会突然变成这种蛮不讲理的大小姐,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她应该还是怕自己去追熊王会有危险,所以才会故意这么说,目的只是让他留下来。

        他“嘿嘿”一笑,有些猥琐的说道:“如果云竹想跟着,也不是不可以,但我看你如今走路有些不便,得需要祁大哥背着吆~”

        祁道源装出如此模样,是打算让沈云竹知难而退,毕竟九州世界不比现世,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还是比较根深蒂固的,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应该很难接受被男人长时间背着,而且还是在衣服破损肌肤裸丨露的情况下。

        沈云竹愣了一下,也大概明白了祁道源的意思,她的脸蛋攸然飘红,暗道祁大哥真笨,这个法子对她可不会有用。

        因为她早就在心中暗许,谁若能为她父母报仇,她便是谁的人,而且祁道源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了两人情侣的身份,虽然是逢场作戏,但外人又不知原由,都已经这般了,除了祁道源,她还能跟谁?

        沈云竹轻“哼”了一声,小声说道:“背着就背着,你别嫌我沉就行。”

        熊熊燃烧的火光下,沈云竹脸上的红晕被巧妙的遮挡了过去,但祁道源还是看出了她的异样,暗道沈云竹这小媳妇神态是怎么回事,要对我以身相许吗?

        如果是在平时,他肯定是要调笑一番的,不过此时追捕熊王最为紧要,他收起纷乱的心思,正色说道:“那我们便一块去,不过我与熊王战斗时,云竹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沈云竹乖巧的点头答应,祁道源转身将她背起,随后运起天道之眼,追寻着熊王重伤后留下的血迹快速追上了上去。

        虽然正事要紧,但两人紧贴的肌肤还是让祁道源心中忍不住泛起一阵旖旎,他只能无奈的继续念起金光神咒,尽量保证思绪不乱飘。

        皎洁的月亮从乌云里跑了出来,想要偷看这对疑似趁夜私奔的年轻男女,可惜他们没怎么给月亮面子,不多时便钻入了茂密的山林,转眼已不见了踪影。

        山林之中尽是倾倒在一旁的林木,应该是熊王逃回时慌不择路导致的,祁道源没费什么力气,便顺着这些颇为明显的痕迹来到了半山腰一处洞穴旁。

        “小熊熊,你的主人来了,还不赶紧出来跪拜?”

        洞穴之中传来熊王盖茨的怒吼和粗重的呼吸声,他说道:“旗木卡卡西,何必如此赶尽杀绝,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吗?留我一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祁道源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们人类是有这么句话,但前提是对方有底线有原则,你这只臭熊坏事做尽,杀人无数,有什么资格让我留你一命?”

        熊王盖茨发出不甘的叫声,说道:“不要以为你就一定能杀死我,暴怒的熊王将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祁道源抽出黛雪剑,说道:“多说无益,手上见真章吧,臭狗熊纳命来!”随后便冲入了洞穴。

        祁道源不是莽夫,敢如此大胆的冲入洞穴,是因为他方才在说话时,已暗中用天道之眼确定了洞穴之内并无他物,熊王盖茨恢复了本体模样,胸腹之间有一个恐怖的大洞,也不知是怎么活下来的。

        本体状态的熊王没有任何速度优势,面对着手持黛雪剑的祁道源,只能发狂般的吼叫,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本就已经消耗一空的气血在黛雪剑的疯狂吸取下,也是愈加稀薄,庞大的熊身肉眼可见的干瘪下来。

        祁道源一个大力挥砍,将熊王盖茨击出了洞穴之外,它重重的落到灌木丛中,再也爬不起来。

        四肢的抖动越来越慢,呼吸声越来越微弱,先前还不可一世的熊王,终究逃不过死亡的召唤。

        “云竹,要不要亲手了结它?”

        祁道源将黛雪剑递到沈云竹身前,她犹豫了一番,虽然确实想为父母报仇,却接受不了亲自剥夺生命,便说道:“祁大哥,还是你来吧,我有点怕。”

        祁道源点了点头,说道:“好,你在一旁看着。”

        他走到熊王盖茨面前,高高举起黛雪剑,说道:“来生投个好胎,莫做坏事。”

        其实他也不确定九州是否有轮回,这么说,更多的是寻求心理安慰吧,毕竟是第一次了结智慧生命,祁道源并没有表面这般云淡风轻。

        熊王此时已然没有力气再回答他,他只能从熊王眼里看到深深的嘲讽,有些不明所以。

        祁道源犹豫了一下,没想明白熊王到底是嘲讽的什么,索性不再去管,将黛雪剑狠狠地插入了对方的心脏,熊王喉咙深处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微弱吼声,随后闭上了熊眼。

        祁道源拔出黛雪剑,轻舒一口气,收拾了下心情,展颜对沈云竹说道:“云竹,你父母的仇报了,这下该安心了吧。”

        沈云竹激动的流出泪水,呜咽的说了声:“谢谢祁大哥。”然后面朝东南跪倒在地,那是她父母合葬的地方,她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应该是在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祁道源有些手足无措,他想上前安慰一下沈云竹,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直接站在原地当起了雕像。

        低语渐不可闻,抽泣逐渐停止,沈云竹擦干泪水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久违的开心笑容,说道:“祁大哥,我们回去吧。”

        祁道源也笑了起来,说道:“着什么急呀,走,跟我去熊洞走一遭,看看这家伙藏了什么秘密没有。”

        沈云竹皱了皱眉头,捏着鼻子说道:“不进去行不行啊,熊洞里面好臭的,我在外面就闻到了。”

        祁道源“哈哈”一笑,说道:“那你就在外面等着,不过守着这头熊的尸体,难道就不害怕?”

        沈云竹嗔道:“祁大哥你好坏啊,知道我害怕还这样,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进去吧,臭点就臭点,我可不想自己呆在这。”

        祁道源收起黛雪剑,随后两人便说笑着走进了熊洞。

        “这头熊这么穷吗,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

        “咦?祁大哥你来看看这块石头,白白的还会发光,是用来干什么的?”

        “吆喝,看来是故意藏在杂草下面的,应该是怕被我们找到,这头熊还真是狡诈。这石头卖相不错,我得找专业人士鉴定一下具体功用。”

        “啊?哪里的专业人士?”

        “嘿嘿,保密!”

        “祁大哥你好坏啊,哼,不说就不说,云竹还不想听呢!”

        “嘿嘿嘿,别生气嘛!”

        ……

        两人就这样在熊洞中悠闲的说笑着,像极了恋爱中的小情侣,只是约会场所有些寒酸。

        一阵寒风吹过,早已停止呼吸的熊王猛然睁开了双眼,它忽的坐立起来,熊口之中一团金黄色光芒正在逐渐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