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你想怎么个死法

第六章 你想怎么个死法

        祁道源自然不会真的要跟沈云竹殉情,因为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他之所以这么说,一是为沈云竹一家鸣不平,二则是找一个近距离接触熊王的理由。

        祁道源并不是个理想派,知道区区几句话并不能让宁石村这些人恢复良知,他们既然找到了沈云竹,就肯定会继续安排献祭,他想要的只是能一块被献祭而已。

        至于村民会不会答应?以他们的节操,巴不得天天有外人自动往熊王嘴里送呢!

        果不其然,祁道源说完后,村民中出现了片刻的骚乱,但石海简单的几句话便将他们刚刚被唤起的一丁点儿良知瞬间击碎。

        “不要听这个小子妖言惑众。此次献祭之后,我会亲自向熊王明言,罪魁祸首沈浪一家均已赴死,恳求它不要再让我们用人来献祭。只要我们今天把这些献祭用的吃食做好,熊王满意之下肯定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祁道源暗骂一声白痴,那熊王摆明了就是要找你们的茬,也不知道你们是哪里生出来的自信,会觉得有跟熊王谈条件的资本。

        可惜的是,就这么一群智商不在线的白眼狼,他还得拼上命去保护,如果放在现世,倒是挺好的一段讽刺小说题材。

        石海重新安抚好村民后,洋洋得意的笑着说道:“小子,你还有什么花样,尽管使出来吧。”

        祁道源已经懒得再跟这群叫不醒的人废话,说道:“小爷我现在没心情给你们表演花样,求求你们赶紧让我俩死吧。”

        石海冷“哼”一声,低声骂了一句“疯子”,随后转身向后安排道:“刘大、孙威,把这俩人押到祭坛,这是你们将功补过的机会,如果再让他们跑了,我饶不了你们!”

        被点名的两人连忙答应下来,叫了几个帮手就将祁道源和沈云竹押走了,石海不放心的又叫过来一名心腹,说道:“你也过去盯着点,我看那个小子是个花花肠子,嘴里说着要殉情,实际上指不定耍什么心思呢。你给我把他看好了,献祭之事事关重大,可别弄出什么幺蛾子,那熊王发起疯来,咱们全村都得遭殃!”

        布置完这些,石海心情放松许多,施施然的往家中走去,准备换上一身锦绣袍服,耐心等待熊王来临。可惜熊王不懂人类的审美,不管他穿的再隆重,在熊王眼里应该都没有什么分别。

        祭坛设在村中心的位置,此时各类祭祀食物已基本布置妥当,就差主菜沈云竹了,祁道源顶多算是个临时加菜。

        祁道源跑了一天,饶是体质已经异于常人,但毕竟还没正式开始修行,自然到不了辟谷的境界,他看着眼前摆的满满牛羊鸡鸭肉,不自觉的咽了一大口吐沫。

        “俗话说的好:宁死石榴裙,不做饿死鬼,我这晚饭还没吃呢,你们是不是得让我先填饱肚子?”

        孙威今天受了一肚子的气,对祁道源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狞笑着说道:“油嘴滑舌的小子,老子没工夫听你瞎掰扯,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熊王马上就来,到时候你只会做它的腹中鬼,成不了饿死鬼,你就放宽心安心去吧。”

        祁道源白了他一眼,说道:“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胆子这么小,你们二十几个人看着我,还怕我跑了不成?我告诉你啊,如果你不让我吃饱饭,我变成鬼后就天天去你家缠着你,吓死你!”

        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种近乎儿戏的威胁,一般人可能会一笑了之,可孙威他们是一手促成沈云竹献祭的罪魁祸首,本就心中有愧,此时被这么一吓唬,倒真的犹豫起来。

        “这……”,他看了看刘大,显然是想征询一下同伙儿的意见,不过刘大跟他是一样的心思,哪有什么主意可拿,两人正沉吟不定时,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如果真有鬼,沈浪两口子早就缠上我们了,他们会心甘情愿的看着沈云竹被推倒祭坛上?你们不要中了这个小子的诡计,他说什么都别听,就当是放屁!”

        此人正是村长石海的心腹,见祁道源似要耍诈,急忙出来阻止。

        祁道源叹道:“唉,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可以多一点点信任呢,我真的只是单纯的饿了想吃点饭而已,哪来的那么多诡计?我的脸上难道写满了阴谋?”

        一群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沉默不语,虽然没有明说,但答应已经很明显。

        祁道源再叹:“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想我祁道源大义凛然,要以身祀熊王,你们居然这么对我,呜呼哀哉!看来人性这东西,你们都拿去喂狗了。”

        祁道源没忘了再损他们一把,可众人依旧不说话,只拿他当傻瓜,静静看他表演。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古有荆轲刺秦王,今有情侣祀熊王,虽时事更迭,但殊途同归。云竹,此生有你,甚幸。”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祁道源干脆戏精上身,自导自演起来,沈云竹听得有些尴尬,小声的在旁边说道:“祁大哥,你这装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啊?是吗?那我收敛一点。云竹啊,你曾经说过,我们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

        “嗷嗷嗷!”

        祁道源的肉麻台词还没说完,只听一连串震天动地的吼叫由远而近,再不多时,一只体长二丈的棕熊缓缓出现在场中。它浑身布满的毛发浑似铁甲,熊掌足有人胸膛般大小,上面的利爪伸出数寸,泛着幽深的暗光,祭坛四周的火把映照出它身后长长的背影,仿佛来自暗夜中的君王。

        “嗷!”熊王龇牙咧嘴的再叫一声,将祭坛附近的村民吓得连连后退。

        “今天的祭品在哪里?”

        听到熊王发问,村长石海正要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回答,却见祁道源挥舞着双臂在呼喊。

        “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你这头笨熊是不是眼瞎,我俩站在这里难道还不够明显吗,非得在头顶挂上“祭品”两个字你才能看懂?哦,不对,你应该不认识字。”

        如此赤丨裸裸的嘲讽,直接将村民震惊的目瞪口呆,熊王却是出奇的没有暴怒,说道:“有意思,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类你还是头一个。为了表示对你勇气的肯定,我将施予你格外的宽容。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