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不想当首富在线阅读 - 第2章倒贴的娘家

第2章倒贴的娘家

        两桶水倒入大水缸里,才只满了四分之一。要装满一缸水,起码还得去井边打三趟。

        听到水缸哗哗水响,范梨花旁边的屋里走出来,看着地上阴开的几个大水滴子,皱起眉头,嘟囔一句“干活越来越不中用了”,然后去灶上撤下一把火,打开锅盖一边吹气一查看煮的高梁米饭熟了没有。

        “赶紧炖菜吧,江潮都饿了,海潮也该回家吃饭了。”

        范梨花重新盖好锅盖。

        菜板上放着一颗大白菜,一旁的瓷盆子里盛着两块大豆腐。

        白菜炖豆腐是李桃花最常做的菜。

        挖了一大勺猪油滑进烧热的铁锅里,再添一勺菜籽油,滋啦滋啦响了几声,大铁锅里开始冒烟。倒入姜丝和大葱花,灶间顿时充满辛辣葱香。

        菜刀很沉,看着刀刃切开掌中的白豆腐,一块一块落进滚开的白菜汤里,再淋上酱油和几颗大粒盐,盖上锅盖。不一会香气四溢,引得肚子咕咕叫……

        好神奇的感觉,李恬儿觉得她来这一世技能提升了,好像没有李桃花不会做的活。除了刚刚她还没有适应李桃花的身体摔倒在井沿。

        “二嫂。”

        屋门打开,一股冷风跟着陈海潮蹿了进来。他急忙回身关严门,转身对着李桃花嘻笑。

        “做什么好吃的?噢又是白菜炖豆腐。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肉啊,都快过年了,我二哥也该给家里寄点钱吧。”

        陈海潮走到灶台边,伸手从筐里拿起一个红皮大萝卜,操起刀切成西瓜块,拿起一块嘎蹦嘎蹦咬起来。

        听见小儿子的说话声,范梨花从屋里走出来,一边叫陈海潮去洗手准备开饭,一边笑眯眯地说有肉给他吃。

        李家送来一只蒸熟的猪大腿,本来是留着过年吃的,范梨花先切了一块下来,分成两碗,大儿子一碗,小儿子一碗。她从大儿子的碗里拈起一条放在嘴里慢慢含着,一直舍不得嚼碎咽下去。

        看着范梨花一副没吃过好东西的模样,李恬儿觉得好恶心,比李甜甜的妈妈还让她觉得恶心。

        闷头扒着碗里的高梁米饭,感觉有点卡嗓子。嗓子眼痒痒的,她赶忙扭脸掩住口鼻连着咳嗽了几声。等她回头拿起筷子,发现饭碗里多了两块肉。她抬起头望了望,陈海潮调皮地朝她眨了眨眼睛,张嘴无声地说“快吃啦”。

        范梨花正帮大儿子拣下巴上的饭粒子,转头发现儿媳妇的碗里有猪,脸立刻拉了下来。

        “你怎么能拿海潮的肉吃,他正长身体呢。”

        “妈,我都二十三了,哪还能长身体。让二嫂吃两块吧,猪大腿还是她娘家给咱家的呢。”

        陈海潮扒拉掉碗里的饭菜急忙放下筷子起身回房,就怕母亲强迫嫂子把肉还给他。

        原来这肉还是李桃花的娘家给的!

        真不知娘家爹妈怎么想的,把女儿送给人家干活已经很够意思了,还要倒贴女儿婆家,以为他们热心热脸能换来同样的热心热脸,他们哪能想到女儿婆家就是一张吃人不吐骨头的无底洞,怎么贴补都不会让他们满意。

        既然是自己娘家送来的肉,李恬儿替李桃花吃得又感动又伤心。

        范梨花见儿媳妇眼含热泪吃着饭,脸色立刻不好了。

        “你哭什么哭?你是想让云潮看见你这副死样子休了你?我可告诉你,他这两天就要回来了,你可能不给他掉小脸子。还有啊,云潮肯定会带你回你娘家妈走一趟,你最好不要和你娘家妈胡说八道。我儿子是村里几十年才出来的一位大学生,他能有今天,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你爹再有本事,也不能让他自己儿子考上大学不是……”

        本来从原主李桃花得来的记忆一团混乱,这会听范梨花说的话,李恬儿终于弄明白了。李桃花的娘家是村干部,陈云潮上大学的时候,是李桃花的父亲给批的介绍信。

        “妈,我要睡觉。”

        陈江潮吃完饭就犯困,两只眼睛已经睁不开的样子。范梨花推开碗,带他进屋睡觉。走到门口又回身看着李恬儿。

        李恬儿低头拿抹布抹着桌子,脸上一副平静的神情。

        “洗澡要用热水,一会再去挑几桶水,把水缸装满。说不定今晚云潮就回来了,他爱干净,得多预备水给他烧水洗澡。”

        “好。”

        李恬儿自己也想洗澡,多担两担水当是去健身房运动了。只要心态摆正,干点体力活也没什么,只是不能让她的心受委屈,她可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

        以前儿媳妇回她的话都是说“知道了妈”,可是从昨天开始,儿媳妇回她的话不是说好就是嗯,说话的语气神态都和以前不一样,感觉好像变了一个人。

        午饭天气没那么冷了,两只手握着扁担上的铁环走路稳定了许多。还没走到井台边,远远就看见了安长林。

        这个男人是在等她呢还是习惯在这里站着?

        李恬儿收回目光,安静地走向井台。果不其然,安长林又过来帮忙了。

        “长林,你帮桃花打水呢?”

        突然冒出的声音让安长林打水的双臂微抖了一下,然后又马上镇静。他抬头对说话的大妈咧嘴笑笑。

        “学**做好事,退伍了也得按月完成任务指标。”

        “噢,原来是做好事啊,那你能不能帮婶子也挑两桶水?”

        大婶掩嘴说笑。

        安长林立刻答应她,她又改口不用了。朝前走了一段路,又扭头看向安长林和李恬儿。轻轻摇头,脸上神情复杂。

        人人都觉得村支书会把大女儿李桃花嫁给安长林,可是结果人人都没猜中,村书家的大女儿李桃花嫁给了村里弱不经风的书呆子陈云潮。

        范梨花带着大儿子去四姑家串门唠嗑去了,陈海潮吃过饭屁股没在家坐热,又跑得不见了人影。家里没人,四周也没人看见,安长林这次挑着两桶水直接进了陈家的灶间。

        哗哗的水流进水缸,刚好没到缸沿。

        看到安长林身前的衣裳湿了,李恬儿拿来毛巾递给他,他推说不用。等李恬儿把毛巾塞进他手里,他忽然抓住了李恬儿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