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黎明之剑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与必然

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与必然

        寒风愈发冷冽,被卷起的旗帜拍打在金属制的旗杆上,带出阵阵风雷般的鸣响,要塞中的士兵们在紧急集合的命令下被迅速动员起来,来到城墙、哨塔、碉堡等各处战斗位置上,一名身披深蓝色短披风的骑士高举着悬挂有窄边燕尾旗的长枪,一路高呼着口令声跑过整段城墙,在愈发昏沉的天色下,骑士铠甲缝隙间的符文在城墙上划过一道流光。

        马里兰收回望向城墙的视线,转向跟随自己多年的副官:“佩恩,那些提丰人还有多久抵达帕拉梅尔高地?”

        “两小时内,”副官立刻答道,“如果在这之前雨没有下起来的话。”

        “两小时……”马里兰皱了皱眉,“侦察兵看清楚那支骑士团具体的旗号和规模了么?”

        “因为云层和敌人的狮鹫骑士干扰,视野很差,没法判断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但可以确定不是铁河骑士团或黑钢骑士团。”

        “不是铁河骑士团和黑钢骑士团?”马里兰怔了一下,脸上突然浮现出思索的神色。

        副官露出些许不解的表情:“是的,将军——您想到什么了?”

        “……对面还带着最后一丝谨慎,派出来的是冬狼军团的常规部队……或许这反而会成为我们的机会。”马里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神色严肃,思维转的飞快。

        “他们应该是想要首先用常规骑士团查探阵地情况,铁河骑士团或黑钢骑士团在平原地区待命……那两支骑士团有军团级冲锋战技,一旦在平原上蓄积起足够的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摧毁城市级别的护盾……长风要塞的大护盾或许能挡住,但应该会挡的很艰难。

        “如果敌人的指挥官判断出我们的防线上并没有足够的士兵,应该很快就能判断出长风要塞也没有足够的守军,到那时候铁河骑士团就会发动冲锋,即使无法一次破坏掉长风要塞的大护盾,也足以重创我们。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这之后会进入长风要塞的近距离范围,铁王座没法提供炮击支援。

        “这很谨慎,战术没有丝毫问题,但会产生一个很致命的时间差……

        “铁王座-零号现在在什么地方?!”

        副官略一思索:“最后一次通讯时正在进入卡隆谷地。”

        “他们的速度还能加快么?”

        副官皱了皱眉:“这可能会对动力脊造成很大负担……之后应该需要一定程度的调整和维修。”

        “没关系,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它可以安安稳稳地停在帕拉梅尔高地,不用像上次一样引着个暴怒的神明跨过整个平原,魔导技师们有时间慢慢修复它,”马里兰飞快地说道,“对菲利普将军发信,请他再加快一些速度……只要铁王座能够及时抵达,提丰人将不足为惧。”

        “是,将军!”副官高声领命。

        马里兰深吸了一口气,秋日风雨欲来的寒风穿过窗户,吹进房间,在这蕴含着潮湿泥土气息的风中,他轻声自言自语着:“下雨吧……”

        雨似乎就要下起来了,但又好像还在被云纠缠,铁王座深沉漆黑的装甲车头劈开湿润的空气,在风中越过了东境最后一个行省的边界线,轨道两旁的树木和石块在车窗外飞快地后退着,而伴随着冷风一同抵达的,还有来自长风要塞的紧急通讯。

        “提丰人已经开始进军,长风要塞局势危急。”

        菲利普大踏步来到了铁王座的中央控制台前,询问着操纵主动力脊的技术军士:“速度还能提高么?”

        “已经最快了,将军,”技术军士高声答道,“动力脊满载,所有斥力单元都已经激活了。”

        “我们需要再快一点,”菲利普沉声说道,“我授权你过载主动力脊——另外,把护盾的能量全部转移到推进单元上。”

        一个转折点正在临近,菲利普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它的出现。

        这个转折点就是提丰人的军团级冲锋和铁王座的炮击哪一个能先抵达前线。

        在这个时代,在常规的要塞攻防战中,战争是漫长且迟缓的,一支传统军队往往需要经年累月的围攻才能决定一座要塞的存亡归属,这在旧安苏王国内部的几乎所有贵族战争中都是常态,但东境那些留守要塞的老兵提醒过,提丰的超凡者军团已经改变了这种战争规则——

        提丰人将超凡者视作职业化的士兵,甚至从六岁就开始培养那些有基础天赋的儿童,这些量产化的超凡者天赋很差,放在传统法师眼中或许甚至不够格当个学徒,但提丰人却把他们集中起来,让他们十几年如一日地掌握那么一两种能力,最终训练出了特殊的超凡者军团——那些士兵可能只懂得一个技能,只会骑士冲锋或者一道闪电箭,但他们成千上万地集结起来,便诞生了被称作“军团级法术”的可怕力量。

        在摒弃了超凡者无谓的“骄傲”以及旧式的“正统学派”束缚之后,这些专为战争而生的职业士兵或战斗法师能够在战场上发挥出不亚于塞西尔魔导兵团的力量,他们大军团集结起来,一旦蓄积起力量,就能短时间决定一场要塞攻防战的胜败。

        提丰人的这项关键改革执行了十余年,鉴于量产超凡者的成长周期,几个王牌骑士团和法师团直到最近几年才完成最终组建。在几年前的第一次接触中,当时的东境兵团就险些吃了大亏——如果不是提丰人对于军团级法术的掌握还不够熟练,再加上当时的塞拉斯?罗伦公爵反应及时,恐怕长风要塞早已沦陷了。

        但当时的安苏王国仍然沉沦在歌舞升平中,沉沦在虚假糜烂的和平假象里——他们落后了整整一个时代,东境的危机却没有把他们惊醒,南境的炮声也没有把他们打醒。

        如今提丰人已经重新集结起了他们的超凡者军团,当年交手中暴露出来的短板和缺陷应该已经得到弥补,但昔日的安苏王国也已经脱胎换骨——新生的帝国军团或许稚嫩,但只要时间上赶得及,长风要塞就顶得住。

        如果长风要塞首先在提丰人的军团级法术打击下失去战斗力,那么铁王座即便抵达帕拉梅尔高地也无法独自支撑下来,如果铁王座首先抵达炮击位置,那么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提丰超凡军团就将遭到重创。

        两个国家纠缠了这么久,转折点就被压缩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了。

        技术军士把手伸向了控制台下面的一个隐藏机关,转动钥匙之后,控制台上一块原本锁定的盖板“啪嗒”弹了起来。

        一个醒目的大红按钮出现在盖板下的凹槽中,按钮上只有几个单词:全系统过载。

        大红按钮被用力拍下,极其短暂的延迟之后,整辆列车瞬间一震,所有的机械装置都发出了低沉的嘶吼,所有的魔力单元的嗡嗡声都变得响亮高亢起来。

        铁王座两侧下方的装甲板在机械结构的推动下张开了一道道缝隙,暗淡的红光在缝隙中浮现,动力脊过载产生的热量扭曲着列车附近的空气,用于紧急冷却的储备水被注入了动力脊和机械装置之间的沟槽中,大量热气呼啸着冲出轨道,铁王座-零号庞大的车身则在蒸汽中再一次加速,急速冲向东境边界……

        风变大了,湿冷的空气卷起了先导骑士手中的燕尾旗,纵使有微风护盾或气息防护的效果阻拦着周围的寒风,那不断在耳旁呼啸的风声仍然足以让人心情烦躁起来。

        安德莎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一眼已经在视线中的帕拉梅尔高地,沉默地带领着队伍继续向前。

        一点非常轻微的声响从头盔上传来,伴随着某种轻轻的“敲打”。

        安德莎伸出手,看着一滴水珠在手甲表面绽放,她的脸色和眼神都瞬间阴郁下来。

        “下雨了,将军。”

        一旁的副官低声说道。

        “我看到了……”

        安德莎沉闷地说道,越来越多的雨滴连成雨线,在她视线中变得密集起来。

        众神似乎要站在塞西尔人那一边了。

        但安德莎只是面无表情地扬起长剑,向前挥下:“继续前进!”

        雨会减慢骑士团前进的速度,即便他们是帝国精锐,即便超凡者能很大程度地无视天气影响,这种“迟缓”也是存在的,区别只在于程度。

        冬狼军团第一骑士团在雨中沉默地前进着,所有将士都忠实执行了来自指挥官的命令,空中盘旋的狮鹫骑士降低了高度,尽可能为地面部队提供着有效的视野与预警,但随着雨势越变越大,周围光线越发昏暗,天空的浓云中开始酝酿闪电,狮鹫骑士们的高度一降再降,到最后已经几乎是在骑士们的头顶不远处盘旋。

        这样的跋涉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在安德莎已经开始怀疑那些塞西尔人压根不存在的时候,她突然听到空中的狮鹫发出了一阵嘹亮而极具穿透力的鸣叫——

        远处的高地上有亮光一闪。

        “防御!”

        安德莎第一时间高声喊道,而几乎是同时,所有骑士都拔出长剑竖在面前,魔力激荡,一道道浅白色的光环扩散开来,并转瞬间形成了笼罩在队伍上方的护盾——片刻延迟之后,某种肉眼很难捕捉的武器便落在了那层护盾上面。

        轰然一声巨响,塞西尔人的武器制造出了强大的爆炸,一些骑士略微骚动了一下,但那层凝实的护盾岿然不动。

        安德莎握紧了长剑,护身灵气激荡着,做好了引导军团级法术应对敌人的准备,但像情报中提到的那种连绵不断的轰击并未到来。

        “维持防御姿态,继续前进!”

        骑士团持剑在手,在指挥官的命令下继续沉默地向前推进,而在片刻之后,那种伴随着爆鸣和尖啸声的攻击再一次到来了。

        这一次,安德莎和她的士兵们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年轻的狼将军甚至泛起一阵喜悦——

        她赌对了!

        骑士团的速度渐渐开始加快,而在发出第三次攻击之后,塞西尔人的阵地上就再也没有动静传来。

        安德莎一马当先,带领着整个队伍以小跑的速度跨过了到目标阵地之间的最后一段距离阻碍,伴随着一阵阵军马的嘶鸣,那片经过平整和加固修筑的土地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原本阵地上的塞西尔人已经全部撤离,只留下了一个空空荡荡的台地,以及一大堆来不及撤走的杂物和被苫布遮盖起来的、奇形怪状的东西。

        “这个阵地是假的!”副官高声喊道,“将军,您判断对了!”

        骑士们面面相觑,紧接着鼓噪起来,有人开始带着钦佩和敬意高喊起安德莎的名字,并准备上前接收塞西尔人的阵地和那些没来得及撤走的物资——对手撤离的显然非常匆忙,那些传言中的、沉重的魔导武装不可能全都带走,他们留在这里的东西,将是提丰帝国宝贵的情报来源。

        但安德莎突然扬起手,大声喝止了部下们的行动:“先别靠近!”

        喝止部下之后,女骑士翻身下马,随手旋转了一下手中长剑,紧接着突然扬起长剑,向前挥去——

        长剑表面浮动起一层耀眼的辉光,挥舞中化为一道威力强大的冲击波,扫过了远处的一片杂物堆栈。

        震耳欲聋的爆炸立刻以那些杂物为中心,沿着周围的壕沟和苫布覆盖物爆发开来。

        安德莎不知道塞西尔人的魔导装备有多少花样,有多少型号。

        但警惕战场上的魔法陷阱是每一个军人必须具备的素质。

        安德莎和副官发动的护身灵气挡住了些许四散崩落的爆炸碎片,附近的骑士们则略略后退了半步,有人脸上露出羞愧的神色——安德莎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摇摇头:“永远不要小瞧敌人,哪怕你们每次喝酒吹牛的时候都在嘲讽他们。”

        说完这句话,她随手甩了甩长剑,对身旁的随军法师点点头:“给铁河骑士团发信号吧——塞西尔人制造的这场闹剧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