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开个诊所来修仙在线阅读 - 1586章 天空的盖子

1586章 天空的盖子

        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希米亚还是没有回来。宁涛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将手伸向了身前的符文之墙。

        他的手触碰到符文之墙的那一刹那间,符力能量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他的手掌顿时被推开。他心中一片困惑,希米亚进去的时候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只是触碰到了符文之墙,却被如此排斥?

        他神念一动,唤醒造化之印,尝试将洪水一般疯涌流动的符力能量吸收进造化之印,可是这一次居然连一个符力能量因子都没能吸进造化之印,更别说是炼化成自己的符力能量了。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他要吸收和炼化符力能量的因子,那就只有一个途径,也就是希米亚的途径。

        他只有1,没有0,他只能通过他和希米亚10合一所产生的能量场才能吸收到符力能量因子,然后才能炼化成他自己的符力能量。

        不过,他也有他的办法。

        造化之印一颤,纯净的符力能量在他的右掌之上聚集,他的手掌转眼就被一层“金汤”包裹了起来。那金汤就是他炼化的符力能量,内里流动着一个个1和0,密密麻麻无穷尽。一个个1和0又构成了符文链条,纵向横向穿梭,犹如一张笼罩天地的大网。

        聚力完成,宁涛的右掌戳向了符文之墙。

        符文之墙的能量剧烈波动了起来,一条条符文链条在他的手掌上弯曲,并没有推开他的手掌。

        宁涛心中一动,身上的元素神甲自动解除,纯净的能量从他的每一个毛孔之中流溢出来,覆盖他的全身。一转眼,他的身体仿佛镀了一层金箔,浑身金光灿烂,1和0天之符文宛如银河中的星辰一样闪烁不停。

        然后,他的身体缓缓的进入符文之墙。这个过程就像是穿过了一道瀑布,而他成了瀑布中的一块礁石,分开了汹涌的水流。不过他并没有承受多大的冲击力,符文之墙的符力能量虽然强大,可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覆盖身体的纯净的符力能量似乎成了一个新的伪装,对方虽然有百万大军,可他却是打入敌军内部的一名间谍。

        宁涛的身体全部进入了符文之墙。

        在他的想象里,这符文之墙就是一道能量屏障,他迈过去之后就是另一个空间。可是不是,这符文之墙在他的视野里无限的延伸,好像没有尽头。而且,他很快就看见了希米亚。

        希米亚的周围,天之符文构成了山的形状,山谷的形状,还有森林和河流,甚至还有飞鸟和动物。她站在一个山谷里,抬头眺望着一个方向,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宁涛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东山人说东边的大山无边无际了。东山人看不见这符文之墙,东山人进来之后,他们看到的只是天之符文给他们构建的景象。

        这样的情况在希米亚的身上也适用,因为她是符文之身。她和东山人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她也看不见这符文之墙。哪怕她是女神,是造物主,可她的符文之身会让她变成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就像是构成眼睛的细胞看不见自己,是一样的道理。而沙漠中沙粒,永远看不见沙漠之外的世界,还有草原和大海。

        “希米亚,出去吧。”宁涛来到了希米亚的身边。

        可是希米亚没有任何反应,她根本就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宁涛干脆走到了她的身前,天之符文从他的身体上流过,改变了运行的轨迹。

        希米亚的神色这才有了变化,身形一动,往来时的方向飞去。

        宁涛也退了出来,他一出符文之墙,希米亚已经站在墙壁下等着他了。

        “刚才是你吗?”希米亚开门见山地道:“我刚刚在一个山谷里看见了一个影子,很像是你,可我不确定,所以出来看看。”

        宁涛说道:“我担心你,所以我也进来了,我看见了你,我叫你,可是你听不见我的声音,所以我就站在你的身前改变了天之符文的结构。”

        希米亚一脸惊讶的表情:“难道我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

        宁涛点了一下头:“是的,你看见的山谷、山峰、森林等等全都是天之符文构成的,只有我才是真的,但你只能看见一个影子,与我刚来这里的情况有些相似。”

        希米亚沉默了,似乎在琢磨宁涛说的话。

        宁涛抬头看向了天空:“我已经找到了杀死无的办法,我的手里也有了杀他的刀,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等天空神庙现身那一日了,我们上去看看。”

        希米亚也抬起了头来,但看的却不是天空,而是宁涛,她说道:“我刚刚在想,无将我带进了这个空间,将我变成了符文之身……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要胡思乱想,你这不是好端端的吗?难道你忘了吗,是你带我去那个过去时空,是你让我看见了那些发生在史前神山上的事。”

        希米亚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忧伤:“可那又能说明什么呢?”

        宁涛拉起了她的手:“好吧,以前的情况我就不说了,我就举最近的一个例子吧。我们在东山人的圣地之中修炼,如果你死了我肯定是会有感觉的吧?可当时我是什么感觉,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

        希米亚是否想起了什么,脸颊上微微浮现出了一抹金色的晕泽,顺带给了宁涛一个白眼:“我心里难受,你却还来跟我说这些没羞没臊的话。”

        宁涛笑了,看她就这个眼神,她的情绪显然已经好转了。

        “走吧,我们上去看看。”宁涛说。

        希米亚点了一下头。

        一朵金色神云载着两人飞向了天空。

        符文之墙在视线里往上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

        刚开始的时候宁涛贾云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上升了一段距离之后他加快了速度。

        金色的声音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笔直的扎向了暗蓝的天幕。

        几十万米的距离转眼就被甩在了身后,金色的神云忽然降低了速度。宁涛抬头望着天空,脸上蛮是惊讶和困惑的表情。

        “你看见了什么?”希米亚问。

        金色的神云停了下来。

        宁涛延缓了几秒钟之后才说出来:“上面是一个盖子。”

        希米亚顿时愣在了当场。

        上面不是什么暗蓝的天空,璀璨的星辰,金色的天神星和什么夏之月,秋之月,只是一个天之符文大盖子。

        宁涛能看见,可希米亚却看不见。

        不过宁涛这一说,她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我们被困在了这里吗?”希米亚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

        宁涛说道:“看样子是的,你在这里等我,我上去看看。”

        这里距离天空之上的大盖子还有一段距离。

        希米亚却拉住了宁涛:“让我去吧,万一无布下陷阱,你贸然进入的话会很危险。”

        宁涛说道:“如果无布下了陷阱,你去也一样危险,还是我去吧。”

        “你比我重要。”希米亚说。

        何须日久生情,现在已经是患难见真情了。

        宁涛苦笑了一下:“好吧,看来我们都想说服对方留下,不如我们一起去吧。我拿着你的手,你把你看见的告诉我。”

        “好吧,我们一起去。”希米亚同意了。

        宁涛点了一下头,身上的元素神甲开始溶解。

        希米亚看了一眼,然后偏过了头去。

        智慧女神的脸皮厚度肯定不及送子神的脸皮的厚度。送子神对她来说虽然也算是毫无马面可言,可她始终无法直视。不过,她很快又偏过了头来看,因为她感到了强大的符力能量。

        纯净的符力能量从宁涛的每一个毛孔之中渗透出来,犹如金汤一般包裹着他的身体,一转眼他的身上就多了一套与皮肤百分之百融合的符力能量“皮肤衣”。

        这衣服金光灿烂,天之符文流动,却也跟没穿没多大区别。

        希米亚的感觉还是很尴尬,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宁涛的自我感觉却非常良好,他拉起了希米亚的手:“我准备好了,你呢?”

        希米亚说道:“我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在我的眼里那只是一片正常的天空,我想我进入你说的那个盖子,与我刚才进入的符文之墙不会有多大的区别。”

        宁涛说道:“进去之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松开我的手,如果无在里面布下了什么陷阱,我们遇到危险,我会动用三界之印打开空间裂缝,然后带你逃出去。”

        希米亚点了一下头,宁涛拉着她的手,她并不紧张,也不担心什么,很有安全感。

        宁涛神念一动,金色神云再次启动,转眼间就来到了那只巨大无边的盖子下,然后他与希米亚一点点的融入了进去。

        在宁涛的视觉里,他是一点点的挤入那个盖子,眼前全是天之符文闪烁。

        在希米亚的视线里,她却只是往上飞了一点点距离,眼前还是暗蓝的星空,她能看见漫天的星辰,还有金色的天神星,以及正在偏离轨道的夏之月。可也有不正常的地方,那就是她看不见宁涛和那朵金色的神云了,她和宁涛手拉着手,可她发现他的身边就只剩下了一个透明的影子。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空间世界啊?